莫等闲

束缚

第七章
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很奇怪,当然,这里是指罗单方面的避着多弗朗明哥,堂吉诃德家族觉得气氛奇怪。虽然少主态度未变,关心明面上都可以见到,但终于不是两人黏黏糊糊的姿态了,众人纷纷松了口气。
【因为终于不再是被塞满嘴狗粮了。】

罗也不怎么和堂吉诃德家族的人接触,这些天窝在实验室里,人造动物系恶魔果实SMILE的制作过程虽不清楚,但是它的效力与生效机制,通过凯撒留下的实验报告与数据,结合这些天的人体实验观察,也弄明白了七七八八。恶魔果实虽分三种,但人工制作的SMILE却只有动物系。因为恶魔果实作用于人体瞬间产生的血清用于普通人,反而是动物系的能力能产生最大限度的共鸣。通过多次提取的各种动物强大能力的基因,与血清一起注射到果实中引起异变。但是其成功率很低,容易狂暴化,便是人造恶魔果实主要的缺点。

朝着生命纸的指向前进,已经是BIG MOM的地盘,因为多弗朗明哥到处渗透了势力的缘故,他们一路走来倒也轻松,最起码没有被BIG MOM家族的成员刁难。到处都能听到草帽当家的一行人和BIG MOM为敌的事迹,罗隐隐有些担心。

这么多的事情让罗忙得团团转,以为这样可以逼迫自己不去想那天的事情。然而这根本都没有用。该死的藤蔓,该死的未知的危险,罗在心里诅咒着。面上恶狠狠地把面前的人砍成几块,取出了失败的果实在血液中产生的毒素。助手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将人像拼图似得拼了起来。

该死的多弗朗明哥。

手术刀“嘣”地一声从手中蹦开,罗怔住了,这样可不行,他想。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来到这儿的?这只是意外,谁也不知道那那该死的藤蔓汁液具有催*情效果,多弗只是在帮我……那天肌肤相亲的触感、狭窄空间上彼此的呼吸、欲*望最真实的碰撞又一下子跑到罗的脑海里,他深吸一口气,捡起手术刀。恨不得回到过去,把那个向多弗求助的自己给砍了。对,这只是帮助。罗努力做着心理建设,想将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影像与不合时宜的想法挤开。

如果不是帮助,又能是什么呢?

“呋呋,罗,进展怎么样?”多弗朗明哥辨识度极高的笑声从门口传来,罗下意识便抬头朝着他微笑。可一看到多弗朗明哥,看到的不是金色短发、嚣张的表情和粉色羽毛大衣,是他不怎么注意的古铜色皮肤,亲手触碰的六块健壮腹肌,被抱在怀里的强有力手臂……罗觉得脸瞬间烧了起来,刚刚做的心理建设早忘光光了,低头支支吾吾着:“身体承受不住血清而爆发出的毒素已经提取出了一些,等凯撒研究就可以应用于引发SMILE狂暴。但是太容易挥发,而且缺少先进仪器,”罗有些嫌弃地盯着在他眼里十分简陋的设备,一旁的助手们不知怎的觉得心里一凉。“在血液中难以提取,而且保存起来十分困难。”

谈到这个话题罗倒是讲个不停,多弗朗明哥盯着他张张合合说个不停的嘴。他到底是个外科医生,出生医学世家,想必挺热爱医术吧。可能是为了向自己复仇,才行事狠辣,剑走偏锋,得了个“死亡外科医生”的称呼。或许罗西南迪让罗吃了手术果实是对的,多弗朗明哥有些不情愿地想。“呋呋呋呋呋,说到这个,罗,我已经替你邮购了一套顶尖设备。”

罗明显兴致缺缺,他自己船上的设备都是环遍整个东海和新航线的前半段才淘到的,对多弗朗明哥口中的“顶尖”二字明显存疑,想必是只是砸大价钱买的。“是贝加庞克实验室那儿弄过来的,想必你会喜欢,罗。”

瞬间他的眼神便亮了,多弗朗明哥心情也不自觉好了起来,笑声中便多了些温情脉脉。“多弗,你可真厉害。”罗抬头笑了,跃跃欲试着要蹦上来抱住他,多弗朗明哥已经做好了张开手臂的准备,可罗又原地转了转,再次夸道:“我可喜欢他的设备了,我有一台他那儿的呼吸机,各方面参数都很高。”多弗朗明哥觉出几分不爽,上前拉住他的手,“你喜欢就好,罗,现在去吃饭。”罗扭捏着要不要抽出来,到底还是放任多弗拉着,这种接触让他安心,多弗朗明哥的手掌宽大,能直接包住他的手,连温度都带着恰到好处的安心。

乌索普坐在桅杆旁的吊篮里观察四周,最近他们闹得动静很大,导致乌索普总有事没事上来侦查敌情。嗯,风平浪静,难得没有敌船骚扰。乌索普伸了个懒腰,正要放下望远镜。“咦,那是什么?”调了下焦距,咧开嘴的小丑海贼旗冲他阴森地笑,乌索普怪叫一声,连滚带爬地从吊篮上下来,“不好了,堂吉诃德家族来袭了!”

本来贝波他们就为多弗朗明哥的越狱和自家船长的消失忧心不已,听到这消息连忙跑了出来,就见乌索普一把抱住端点心给甲板上剑士的厨师鬼哭狼嚎,而后者则毫不客气地踢开他。剑士拿着望远镜,看的方向有一艘船。航海士他们也赶了过来,“怎么了怎么了?堂吉诃德家族为什么赶过来了?”“这个时候我可不想和堂吉诃德家族成员再打一架啊!”

索隆放下望远镜,脸上表情凝重,“你自己看。”贝波拿过望远镜,抱着鬼哭站在船头的,不是罗是谁?“船长!”贝波大喊,冲着他摆手。“哎?特拉男吗?怎么这个时候才过来?”路飞挤了上去,一把拿过望远镜,丝毫没有注意自家船员夹杂着怀疑与担心的面孔。等船靠得近了,“橡胶橡胶——”直接把自己砸到了船上,立刻八爪鱼似地缠到罗的身上,“特拉男,我们都和BIG MOM家族打起来了,你怎么才来?好——慢——啊——”路飞拖长了声音抱怨着,听起来更像撒娇。

“放开我,草帽当家的!”罗气急败坏地想把路飞扯下来,路飞倒缠得更紧了。“呋呋呋呋呋呋呋,”多弗朗明哥牵着砂糖,从船舱里走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罗,你为什么和堂吉诃德家族的人在一起?请解释!”船靠近了SUNNY号,娜美倒吸了口凉气,大声质问着。“路飞,快回来!”多弗朗明哥的背后跟着堂吉诃德家族一行人,看着本应该在推进城的敌人们,SUNNY号上的一行人脸色都不太好看。多弗朗明哥和罗都没开口,他正饶有兴致地看着罗被草帽小子缠着时有些窘迫的表情,心里倒是明白过来,这些天罗这么黏人是从哪儿学的了。而路飞,“贝拉米?”他放开罗,走到贝拉米的前面,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你没死!太好了!”因为自己活着这件事这样高兴,贝拉米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又觉得局促,“是少主救了我。”

路飞这才把眼神分给了多弗朗明哥,“你倒还有点良心。”“呋呋呋呋呋,多谢夸奖。”路飞“哼”了一声,问罗道:“特拉男,这是怎么回事啊?”

低着的头抬起来,罗和多弗朗明哥之间的距离很安全,不亲近也不疏远。堂吉诃德家族的人觉得奇怪,这些天罗虽然不再动不动就要亲亲抱抱,但两人还是很亲近的,好像忽然便冷淡了下来。可能是不想在自己船员面前也表现得那样黏人吧。

“我,和多弗朗明哥结盟了。”罗勾了勾嘴角,“应该早些跟你说的,草帽当家的。”

无异于一声惊雷,“什么!”路飞和SUNNY号上的众人都喊了起来。“你要是不同意的话……”罗看到路飞这样排斥,想着就和草帽当家的解除联盟也不错。“我们就可以打败凯多啊,根本不需要明哥,是叫这个吧,来帮忙啊。”

两人的脑回路显然没接上,“多弗朗明哥可以使实用SMILE的能力者失去战斗力。”罗解释道。路飞“啊啊?”地思考着,“我们打得过凯多的!”

仍然是自信满满的话语,根本没把罗的话听进去。“话虽如此,罗,你怎么保证多弗朗明哥不会背叛我们,和凯多合作呢?毕竟我们和他可是有仇的。”索隆跳到船上开口,山治和弗兰奇也跟了过来。罗终于对上了多弗朗明哥的视线,“我相信他。”

四个字,罗望着多弗朗明哥,一字一顿,目光里有太多看不懂的讯息。多弗朗明哥回望过去,银灰色的瞳孔略微缩着,像是表达真诚的想法,又像是强迫自己相信所说的话。一瞬间所有人都沉默了,一直喊着要杀了多弗朗明哥的人说相信他,未免太过戏剧化了。路飞深吸一口气,看罗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好吧,我们合作!”

“不,开什么玩笑啊,路飞!”娜美在后面怒吼,路飞转过头,按着帽子,“我相信特拉男!”既然已经是船长的决定,他们只好接受,只是接受中略有沉默的反抗,到底再没人说出反对意见了。

因为是船长啊,是撞破南墙也不回头的路飞啊。

“呋呋呋呋呋,既然我们结成同盟了,也该表示些诚意。”多弗朗明哥一挥手,陆陆续续有人搬着特制的巨大盘子上来,里面堆满了精心烹制的肉。本来多弗朗明哥是看不惯这种胡乱摆放的架势,但罗坚持,便只好这样不甚美观的端出来。而看到草帽小子趴在肉堆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解决着那些肉,他便很明白罗的坚持了。“虽然你弄哭了蕾贝卡……我……可没原谅你……不过……你也是个好人嘛”路飞一边塞肉一边模糊地讲者,众人一头黑线,你区分好坏的标准不对吧。

“呋呋,这些是我,和罗,一起去抓捕的。”多弗朗明哥拉长了语调,显得不怀好意。罗明显便听出了字里行间的意味,虽是瘫着一张脸,表情不变,脸却一下子变得红了,一句话便联想到了许多。他强自镇定,顺便在安抚扑到他身边哭个不停的贝波。红心海贼团当然对船长的决定毫无疑义。“船长,你别再丢下我们了……”罗摸了摸软茸茸的触感,颇有些无奈道:“我已经留下生命纸了……”“那有什么用,你得带上我们!话说……船长,你还失眠吗?”

听到这问话,罗下意识地看了眼多弗朗明哥,路飞正拉着贝拉米,和肉,邀请新合作的船员去SUNNY号上开宴会,和肉。两船人员之间的气氛僵硬得连时间都停滞住了,路飞仍大大咧咧地什么也没注意到,而多弗朗明哥则是毫不在意地接受了邀请。“不了,已经不会再失眠了。”后面一句话回答得很轻,像是自言自语。“去参加宴会吧。”

无论之前有多剑拔弩张,布鲁克的音乐弹起,美酒碰杯,人便不由得被熏染得放松下来。塞尼奥尔和弗兰奇早已经相谈甚欢,而路飞则忙着大口吃肉,拽住贝拉米聊起来这些天的经历。砂糖看到乌索普,吓得怯生生得拽住罗宾,一副好不可怜的样子。罗宾笑着摸摸她的头,“大姐姐,你可真好看。”砂糖抬头,“很像我的姐姐,莫奈。”乌索普在一旁鬼叫:“你可别信她,罗宾,这小孩可会把人变成玩偶哦。”

罗宾却只是笑着听砂糖说话,“是吗?”“是啊是啊,也很温柔。”砂糖甜甜地笑着,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忽然她的声音便冷了下来,“不过她死了。”

罗就坐在她们旁边,离多弗朗明哥有些远。他听着砂糖的话,拿肉的动作慢了一拍,便被路飞抢走了。罗宾显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安慰地拍了拍她的头。“呐,大姐姐,你可以做一直陪着我的人偶吗?”
声音还是那么甜,仿佛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有多惊世骇俗。“小鬼,你对罗宾chuang说什么可怕的话啊。”正在给女士献甜品的香吉士跳脚,恨不得揍她一顿。“大哥哥,仔细看你也很好看嘛,要不要考虑做我的玩偶。”
“哈哈哈……”“噗噗噗。”宴会上听到香吉士被小女孩调戏,纷纷笑得前俯后仰起来。索隆更是喷出了口中的酒:“哈哈,臭厨子,仔细看……哈哈,你也蛮好看的嘛。”
脸涨得通红的香吉士终于找到发泄点,“绿藻头你是想打架吗?”抬脚便要踢上去,两个人乒乒乓乓地打起来。砂糖对那两人旁若无人的互动翻了个白眼,继续摇着罗宾的胳膊问:“大姐姐,好吗?”
她的眼睛里带着期盼,哪怕知道小女孩皮囊底下是成年人的心,也很容易被迷惑。而果实能力一般能体现能力者性格,因为会互相改变。多弗朗明哥的线线果实,表现了他性格中的控制欲望;路飞的橡胶果实随意伸缩,则表现为自由。砂糖的玩具果实将她变成这副小孩子的模样,谁说不是内心渴望玩偶的陪伴呢?
或许是不想长大的孩子,像温蒂快记不得的彼得潘。
摸了摸她的头发,是和她姐姐一样的颜色,“喜欢玩偶的话,读过《玻璃人偶》的故事吗?”
“嗯嗯,是少主特地给我买的书哦。”砂糖笑了,“很愚蠢的人偶,明明乖乖做只人偶就行了,却妄想要变成人,所以只能是毁灭。”
“我可不这样认为哦,”罗宾抬头,望了眼哈哈大笑的路飞,“因为……单纯的陪伴是不够的。玩偶没有温度,不能拥抱她。”罗宾用花花果实的能力给有些醉了的娜美换上了饮料递过去,“所以才想变成人类,为了那一瞬间的渴望而死,其实也很幸福啊。”罗宾笑了,和萨乌罗临死前的笑重叠了。“大海是很辽阔的,你早晚会遇到愿意保护你的伙伴。”砂糖怔怔地看着那个笑容,有些不甘心地承认,有着这样笑容的罗宾更加漂亮迷人。看起来是在说玩偶,却又像是在说自己。
【被遗忘在船舱里的凯撒:……其实我觉得欺软怕硬的凯撒很可爱啊,下一章放他出来遛遛】

TBC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