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束缚

第十章

总之路飞消停了下来,SUNNY号上的气氛好歹没有那么沉重。凯撒终于可以离开这里,走时一阵耀武扬威,“真是承蒙你们这群混*蛋照顾了啊。”威胁意味满满道,看得娜美等人牙痒痒。等到了堂吉诃德家族的船上,凯撒刚离开就改了一张脸,眼泪汪汪地哭诉草帽小子一行人的暴行,等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趴在多弗朗明哥的肩上唠叨完后,罗已经烦得想把他打成一团煤气了。

 

好在他终于倾诉够了,在了解现状后,又嘚瑟着一张脸去看实验室。虽说没有之前岛上的试验条件,但他可不是个将就的人。罗黑着脸坐在沙发上,痛定思痛,果然不该把凯撒这家伙放出来。一旦手中没有了心脏的威胁,他立刻就趾高气扬起来,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啊啊啊JOKER你竟然给我弄来了贝加庞克那家伙的实验设施,你真是太厉害了。”凯撒以前以“只不过是设施没有你用的好”为借口霸占过贝加庞克的实验室,因此十分清楚这些装置性能。其实当然不是设施有多大差距,但贝加庞克也就把实验室让给他,让凯撒更加不爽。

 

罗黑着脸,“那是给我弄来的。”凯撒低着头,轻蔑地看着说话的罗,“你那点手法哪够看,也就给我打打下手,当然是我用更有价值。”抬着下巴高高在上的样子,很让人想给他一拳。又转过头对多弗朗明哥道:“实验体虽说有这小鬼照顾,但到底是不够用,不如在找几个人实验?而且草帽小子一行人里面,那个叫桃之助的,竟然吃掉了目前为止最成功的一枚人造恶魔果实,而且没有不良反应。能拿他来实验观察就最好了。”

 

难得语气正经,但提到草帽小子时明显的磨牙声充分显示了他想报仇的私心。罗低沉着语气,“只要你不对他们下猛药,这些人是能坚持下来的。况且,”他锐利地盯着凯撒,“你就别打草帽当家的他们的主意了。”

 

“哎?我说,你是我们的同盟吗?”凯撒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JOKER,从一开始我就不信任这家伙,要不是他,我们也不会沦落到这地步吧。不如我们抓了这家伙,还有草帽小子他们,继续和凯多合作吧。”

 

颇有些期待地看着多弗朗明哥,虽然凯撒很相信JOKER,但背靠凯多好乘凉嘛。罗目光阴鸷,逼着凯撒一步步退到了多弗朗明哥的身后。“呋呋呋,罗,别那么紧张,凯撒不过是在开玩笑。”多弗朗明哥拍了拍凯撒的肩,“凯多没有帮我的意思,那么合作关系可以终止了,现在不过提前和他翻脸罢了。”

 

“呋呋呋,更何况,罗,”多弗朗明哥勾着嘴角望向罗,笑里黏着不知名的意味,“可是我们重要的同伴呢。”

 

罗没有再加入他们的话题。“可是凯多很强……我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JOKER,只是凯多……”凯撒颇为纠结,“至于实验体,还有一两批,会和永久指针一起送过来。草帽小子那边的小鬼便算了吧,毕竟他们可是盟友。”多弗朗明哥单手撑着脸颊,“凯撒,你可是最好的科学家,我相信你能完成这次实验。”

 

“哈哈哈哈哈没问题凯多那家伙算什么只要能诱发那些人造恶魔果实能力者的狂暴化他们可是会窝里斗的放心交给我吧JOKER!”

 

烦人的家伙被多弗朗明哥三言两语便打发掉了,罗窝到多弗朗明哥的怀里,看他手中的文件,是罗整理出来的实验体报告。罗觉着无聊,偷了个吻,“多弗,你早知道厨师当家的身份了?”

 

多弗朗明哥任他闹腾,“嗯,那通缉令很让人在意。”罗听了他的话忍不住笑了,“说起来,他和你一样是金发啊。”伸出手去抚摸他的头发,硬,有些扎人,和他这个人一样。这种温情的动作让两人都不自觉怔住了。多弗朗明哥反应过来,变本加厉地揉乱罗的头发。“天龙人中好像多是金发,柯拉松先生也是……”

 

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话,却像是一道魔咒,攻击范围大而伤害高,两人都静默了。明明靠得这么近,却忽然觉得两人之间距离的遥远。罗紧紧抱住了多弗朗明哥,这不是应该回避的话题,但他现在还不知道该说什么。想起草帽当家笑容明朗道:“这个世界上有无法赎清的罪,但是却没有不能去爱的人。”

 

其实是个伪命题,正确的题设推断出错误的结论。他以为如果无法原谅,要怎样去爱?可原来真得会有无法相容的情感,互相交织成无法逃脱的网,越挣扎束缚得越紧。

 

即使有罪,也要拉着这个人一起。我或许只有他了,罗想。

 

“如果担心他们的话,和草帽小子一起去也没有问题,罗。”多弗朗明哥善解人意地先开口,“我不会,我只要呆在你身边。”罗把头埋在多弗朗明哥的胸口,声音闷闷地。

 

可诺言这种东西,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被打破。

 

Baby-5有些踌躇地盯着托雷波尔。说到底,那只是少主的私事。愿意和谁在一起是少主的选择,可是……罗很危险。并不是指他在堂吉诃德家族中一人之下的实力,或者说是他对少主的恨意。他的危险在于他对少主的影响力,以及两人纠缠至今的执念。罗一回来就将堂吉诃德家族弄得乱七八糟,少主也身陷囹圄。Baby-5想,可不能任由两人互相拽着对方走向毁灭。

 

“嘞嘞嘞,我说你啊,不是来找我有事吗?怎么什么话都不说?”托雷波尔流着鼻涕靠近Baby-5,他是干部中最有权力的一个人,这件事拜托他总没错。Baby-5甩掉心里七上八下的念头,“永久磁针是方块第三小队送过来是吗?”

 

他点头,“大概7、8天后能到吧。”“让他们改道把少主的情人接过来吧,尤其是,爱丽丝。”托雷波尔拖着鼻涕,“嘞嘞嘞,是少主命令的吗?这个时候,叫女人过来只会增加负担啊。”Baby-5摇摇头,“不是,只不过……放任罗那家伙和少主同吃同睡,总不是好事。”

 

爱丽丝,蓝色的鸢尾花,代表仰慕。蓝眼睛的公主唱着歌从高塔一跃而下,抛弃国家落到爱人的怀中,那是为了自由与爱情不顾一切的出逃。

 

罗简直受够了和凯撒在一起研究。凯撒惯会对人指手画脚,简直独断专行到了让人难以忍受的地步。明明已经警告过他那样的剂量病人会承受不住,结果他还是直接注射,果然经不起他折腾,费了老半天才把人给救回来。

 

两人面色俱是十分难看地从实验室中走出来,气氛阴沉得可怕。罗的冷笑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别在这儿给我玩什么救人游戏,小鬼,听我的指挥,否则从我的地盘滚蛋!”

“病人只有三批,他们可经不起你折腾!”

 

“呵,病人?他们是实验体!实验体!他们成今天这样,都是我的杰作,难道你以为救他们会被感激?你这样慢吞吞,等凯多打来了你还是同情你自己吧。”

 

鬼哭出手,凯撒做瓦斯状散在空气中。“啧,自然系的就是麻烦。”霸气附在刀上就要挥出去,“哎哎哎你要干什么我要告诉JOKER……”凯撒见状不好就要跑,白色丝线缠住了鬼哭,“你们是要拆了我的船吗?”

 

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罗知道他生气了。多弗朗明哥讨厌家族之中的人起冲突,虽说罗不是堂吉诃德家族成员,但凯撒可是他看重的人。凯撒当然不放过这个机会告状,“是那个小鬼先动手的。”

 

多弗朗明哥面色有些难看,“我可不希望有人在我的船上放肆!”他已然动怒,这话已经是最后警告了,本来是打算过来看看实验进度,现在也没有了心情,直接拂袖而去。

 

明明是同样被训斥,凯撒却表现出“果然JOKER是我这边的”样子。他翘着下巴,眼角向下瞥着罗,“这本来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不要告诉我你没发现。弱者生来就是被统治被压迫,只要给他们一点好处,他们就巴不得俯首称臣。”罗懒得与他分辨,他便觉得罗是心虚,更得意地自说自话起来,“那些说着爱呀和平呀的君主、改革派,不过是冠冕堂皇。多给了那些弱者既得利益,他们便甘心为之卖命罢了。”

 

“胜者才是正义。”这句话从凯撒口中说出,罗便觉得深深违和。像凯撒这种欺软怕硬的人,模仿多弗朗明哥的台词也太有戏剧性了。只不过罗现在只想追上多弗朗明哥,凯撒却在前面啰啰嗦嗦,罗毫不客气地无视了凯撒,把他丢在身后。“哼哼,JOKER救了我,又给我提供实验设备,我可是一定要研究出结果的,你就不要来添乱了。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恩将仇报,小鬼。”

 

正在往前走的罗突然回头,银色眼瞳里闪烁着嗜血的光芒,如淬火而出的刀。为那样的眼神所慑,凯撒下意识屏住了呼吸。罗哂笑,向他比了个中*指,动作、语气、神态里无一不透露出轻蔑,“你这样的人,知道些什么?”

 

这世界弱肉强食与我何干?我只要能束缚多弗,和他一起搅得海上鸡犬不宁就够了。

 

罗走到书房,多弗朗明哥坐在窗前读书。海风温柔地拂过书页,羽毛大衣翩翩欲飞。阳光落在他的金发上,让那张扬的颜色更加耀眼。罗挡在他面前,书上投下一片阴影,多弗朗明哥这才舍得抬头。罗咬住了他的双唇,多弗朗明哥揽住了罗的腰,罗轻呼了一声,被按在大腿上,多弗朗明哥反客为主,狠狠地侵进了他的口腔内。书早落到了地上,翻过来的书名是Tiramisu【提拉米苏】。

 

直到气喘吁吁,两人才舍得分开。“呋呋,罗,你还是不会撒娇。”罗看到自己咬在多弗朗明哥嘴角的血痕,除了莫名的心疼外,自然还有几分得意。“我不会撒娇,还不是因为,我想要的东西,即使撒娇也得不到。”

 

比如多弗朗明哥拦下了他的攻击。罗和凯撒两人实力并不悬殊,真战斗起来凯撒吃不了什么亏,但多弗朗明哥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多弗朗明哥沉默了会儿,“你想要什么?”难道我要你就会给?罗没有回答。“如果是你说的爱的话,罗,我想,我能给的都已经给了。”多弗朗明哥向来觉得自己对情人十分大方,更何况,他再没见到比罗更合他心意的人。他欣赏罗的那股毁灭一切的狠劲,对这个世界的怀疑与厌恶。他给罗刻下深深的属于他的烙印,一样强大、精于谋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罗是难以驯服的野兽,但轻而易举地使他兴*奋。多弗朗明哥从未对男人有什么兴趣,但是罗的身体却如罂粟般使人沉溺,打开他欲*望的开关。他可不愿强迫罗,要等罗自己情愿才好。

 

“只有你,只是一个你而已。”罗轻轻道,不知道多弗朗明哥有没有听到,或许这只是在告诉自己罢了。

 

等方块第三小队的补给船花了不少时间,这些琐事多弗朗明哥不太过问。罗直接无视凯撒,尽量跟上他的实验进度,力所能及加以补救。而多弗朗明哥大抵也是对凯撒交代了几句,两人的相处便有种心照不宣的意味。

 

等托雷波尔拿着永久磁针过来时,多弗朗明哥便带着罗他们去了SUNNY号。罗被高兴得立马吵着要出发的路飞缠住,多弗朗明哥走到罗宾身边,“呋呋呋,罗宾小姐,有时间单独谈谈么?”

 

如果是那个好色厨子,一定大喊着跑过来“你想对我们罗宾chuang做什么?”边像个笨蛋国王子般守在一旁。正在锻炼的索隆僵住,怎么又想起这个家伙,不由自主的微笑冻在嘴角。他走到他们旁边打个哈欠躺下,不会打扰他们,也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明明白白是是保护的姿态。

 

多弗朗明哥抬眼看绿色头发的剑士,发现罗不知什么时候也过来这边,双手抱着鬼哭。低着头,帽子挡住了眼睛,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他收回目光,和罗宾交换了一个笑容,也不在意彼此是否明白这其中的意味。

 

“青雉目前正在单枪匹马调查……和革命军的关系有些近,有关于……你不用担心,现在还没时间找你的麻烦。”

 

“关于历史正文……这我也知道,不过文本破译的事情还得交给你……如果是奥哈拉的事情,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倒愿意为此出一份力。”

 

两人靠在围栏上,蓝天白云下真真是养眼的一幅画。罗宾将被海风吹乱的发拂在耳后,有些释然地看着多弗朗明哥,“说实话,你对我们有所予夺,有所求取才让我安心。”“呋呋呋,罗既然与你们结盟,我也没兴趣与你们为敌。”

 

看起来倒是聊得很开心,真是赏心悦目……才怪!罗不能想象出任何一个女人站在多弗朗明哥身边的样子。没有任何女人配得上他,而且,罗一想到这样的画面,莫名的情绪就会翻滚着把那些吞没掉。虽然理智上明白两人之间当然没什么,只是身体还是不受控制地走过来。

 

“那我们先走啦!”路飞当然是要开着SUNNY号把自家的厨子接回来,其他成员便打算先上“红心号”走另一条水路。多弗朗明哥没想到这人的行动如此之快,“慢着,之前就想交给你们,这些天整理出一些各国的甜品烹调书籍,还有一些原料。我让人送来。”

 

“D组书柜第三排吧,我最近有看你翻那上面的书。还以为你口味变了。”罗跳过来拽住多弗朗明哥的粉色羽毛大衣,接了句,“我去拿吧。”

 

两人看着罗离开,路飞笑着对多弗朗明哥道:“谢啦,明哥!”笑容将空气渲染出温度,好像能穿透一切的阳光,没有丝毫阴霾。然后转身,声音里听不出情绪,“如果喜欢特拉男的话,就好好去喜欢。”太阳恩泽万物,尽情为世间洒落着一切光芒。“明哥,不要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

 

后悔……吗?他不会有这种不受控制的情绪。多弗朗明哥望着罗将整理好的东西拿给路飞,被缠住暴躁得让他快滚。两人看着那只船慢慢消失在水天相接的地方。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