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束缚

第十四章

这事件到底没掀起什么风波,倒是多弗朗明哥和罗两人之间简直腻歪地没眼看了,这是乔拉的原话。连沉迷在艺术世界无法自拔的乔拉都已经快被闪瞎,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罗除去实验室里的工作时间,几乎就挂在多弗朗明哥的身上,工作的时候跟着,吃饭的时候跟着,只要两个人都空闲下来,便钻到房间里去胡天胡地。之前黏人归黏人,而现在真正是不分场合的发*情,乔拉都得捂住砂糖的眼睛不忍直视。家族众人本来是要和少主聚餐、办公,交流感情,现在是看到他就躲。

 

因为……别扭吧,多弗朗明哥是枭雄,自然分得清轻重。少主待干部是极好的,不可能把他们和自己的女人相提并论,这也是为什么莫奈毫不犹豫地吃下恶魔果实的缘故。如今那个从小被少主看重的左右手在背叛之后又成为了少主的枕边人……这种过山车式急转的现实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这算不算,罗一直是最特别的那个人。

 

多弗朗明哥在办公桌上吻得罗气喘吁吁,文件洒满一地,笑道:“呋呋,例行能力考查这次都没有参加,可都怪你霸占了我。”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罗喘过气,拍开多弗朗明哥从上衣下摆伸到胸前撩乱的手,“他们果实能力掌握得不错了,只是霸气修炼不够。”罗之前确实是和多弗朗明哥一起参加过试炼,打着哈欠看完干部们的比试。没有万能的能力,虽然在战斗伊始,不清楚能力的效用与范围,能占些便宜。但新航路上完全以实力综合论胜负,这到底有些不够看,干部们的修炼便是从霸气这方面着手。

 

“更何况,说得好像你想去似的。”多弗朗明哥想要做什么事,会被人缠住吗?罗从他大腿上转身跳下来,“我要去实验室了,你别跟过来。”

 

话是这样说的,等到了实验室前多弗被朗明哥猛地摁倒在墙上的时候,罗也没什么怨言,反而自己亲了上去。多弗朗明哥低笑一声,反客为主。罗虽不矮,但被窝在多弗朗明哥的怀里,从后面是看不出人的。凯撒本是出实验室向多弗朗明哥报告情况,就见他按着一个人在墙上吻。他和堂吉诃德家族的干部本就不是一同行动,近来又投身实验,并不知晓两人的事情,因此很是乐意看热闹,还兴致勃勃地吹了声口哨。

 

罗推开多弗朗明哥,面色因缺氧而潮红,心里吐槽着天龙人的肺活量,边喘气边钻出多弗朗明哥的肩膀,“呵,我当是谁。”眼神话语间满是轻蔑,若是平时,凯撒得煤气爆炸了,而他这时只是瞪大了眼,脸皱成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罗?”

 

红晕未退,气没喘匀,软倒在JOKER肩上,活脱脱被疼*爱狠了的样子。明明是熟悉的眉眼,可那其中的神态与风情,硬是让笔直的凯撒疑惑起了他的身份,出口便带着迟疑。多弗朗明哥放下怀里的罗,又搀了他一把,等罗好好走路方才走到凯撒旁边,“呋呋,我们来看看实验进展。”

 

什么时候都已经发展到“我们”的程度了,凯撒立马忘了刚刚的场景,心里对罗忿忿不平。“这家伙难道不清楚我们的进度吗?还不是卡在合适的药材上。”他伸出手指,几乎很不客气地要往罗脸上戳,“与提取出的毒剂成分相似的药材还没找到,人体实验的进度又因为这家伙慢下来……”

 

啪啦啪啦便是一顿抢白,多弗朗明哥早迈前一步,有意无意将罗护在身后,“虽然问题确实值得考虑,但是我们仍有时间,凯撒,我相信你能解决好的。”爆炸到一半的凯·煤气·撒立马激动得快要上天,罗黑着脸,感觉他马上要长出一根因主人夸奖而左右摇摆的尾巴。“JOKER,果然还是你懂我……”一副高山流水知音难求相识恨晚的样子,“我已经向船医拿了些药材,不过可能需要多采补些……”

 

多弗朗明哥向来大方,“呋呋,这不是问题,断不会少了这些。”瞥眼见罗少有的安静,右手抚摸着他的羽毛大衣,眼里却有些凝重,不由问道:“怎么了?毕竟你是外科医生,不需要多考虑药材问题。”

 

这是难得的宽慰,罗当然知道多弗朗明哥的在乎,整理思路道:“之前确实没有想过药材代替……”但是他看够了凯撒得意到翘高尾巴的表情,便一句话糊弄过去,“狸猫当家的是很出色的医生,加上他也食用过人人果实,可能会有些心得。”

 

那一天凯撒又想起了被草帽海贼团一行人支配的恐惧……他抖了抖身子,斗志昂扬损了一大堆乔巴众人的话,只是多弗朗明哥却和罗聊起了可行性,他在一旁窜上蹿下,“……所以说他们不行啦……你有听我说话吗?JOKER!”罗给这烦人的家伙一记眼刀,因为剑士当家的他们在处理和之国武士的事件,多弗朗明哥一行人不好出面,这才很久没有联系。

 

“总之先进行手头上的工作吧。”多弗朗明哥一锤定音,凯撒仍在唠唠叨叨,罗觉得心烦,便由着两人说着话,自己钻进实验室讨个清净。

 

而路飞在和BIG MOM的干部们交过手后,终于找到了香吉士。长长的队伍,豪华的马车,白色披风边缘镶着繁华复丽的花纹,严丝合缝地披在金发青年身上。凛冽的眉眼让这个人瞬间就陌生起来。娜美前进奔跑的步伐慢了下来,下意识想去抓住路飞,然而船长还是十分欢脱地跑着攀上马车,咧嘴笑得高兴,好像这些天的分别完全不存在。

 

“……乔巴还哭鼻子了呢,大家都很想念你……还有烤肉。”

 

“……我们和BIG MOM的手下交过手了,果然我们还得更强大才行……”

 

他一个人絮絮叨叨着,车厢里文斯莫克的兄弟们无一不是带着轻蔑地笑,像看动物园里的杂耍。香吉士一脚踹开他,“不好意思啊,我已经忘了你们这群贱民的名字了,该回哪里就滚回哪里吧。”

 

因为极度震惊,娜美盯着眼前陌生的青年,甚至忘了这是哪里,该怎么办。而香吉士的攻击还未停止,因为路飞一直在说着话,每说一句他都打得更加厉害,好像想打死那个心里蠢蠢欲动的自己。

 

“香吉士对梅利号、万里阳光号、娜美、乌索普、托尼托尼·乔巴、妮可·罗宾、弗兰奇、布鲁克来说很重要,”一记“恶魔风脚”直接踢上了他的下巴,路飞坚决不还手,有什么理由要对伙伴动手呢?他被冲击力击退,在地上摩擦出血的痕迹,“对我,蒙奇·D·路飞来说很重要,没有你,我不会成为海贼王啊!”路飞和着嘴里的血沫大喊,却顾不上擦,娜美又惊又怒,想要抓住他,路飞却挣开她的手。娜美几乎要哭出来,她对香吉士喊,“我们只是想带你回家……”话被香吉士冰冷的眼神冻在喉咙口,她猛地后退,她从未被香吉士用这样的眼神对待过,因此突如其来的伤害让她胸口疼痛不已。SUNNY号的大家都舍不得香吉士,因为无论他嘴上多么凶,大家都确确实实被温柔地照顾着,而娜美更是近乎理所应当地享用这份温柔。

 

而今天她才清醒过来,没有什么是理所应当的。“对罗罗诺亚·索隆很重要。”路飞仍然在喊,攻击也丝毫未停止。“我知道的,我们对你来说也很重要!所以,”话还没讲完,裹着武装色霸气的腿重重砸在他的脑袋上,路飞闷哼一声往后飞去。

 

“滚吧!”香吉士最后说了一句,没人看到他披风下颤抖的双手。娜美扶起路飞,走到香吉士面前,用从未见过香吉士的目光好好地看眼前的青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她眼神逐渐冰冷,“我们会离开的。”她一巴掌甩在香吉士的脸上,头也不回地走向路飞那里。

 

所谓亲疏有别,自然能够根据自己的情感做出自认为是对的判断。

 

香吉士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向车里,路飞却不管娜美,仍然在喊着,“无论你怎么攻击我,我都不会还手,因为,你才更痛不是吗?”

 

笨蛋,真是笨蛋,为什么在被这样无情地对待后,还要相信着无可救药的我呢?“回来吧,香吉士!”我已经……没办法回去面对你们了,要我怎样看着自己毁灭你们呢?“只要我们在一起,没有什么是没办法战胜的!”我已经不敢相信这样的话了,我没有勇气把你们放在达摩克利斯之剑下。

 

他想起来之前在SUNNY号上,绿藻头说的话。“是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而死……那么,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吧。”对,我早已经下定了决心。他提醒自己,一步也没有停顿。“如果你不回来,我就……不吃饭了!”香吉士的步伐僵住,又大步回到车中。

 

那个疯子,他真得会做到的!

 

车上他名义上的兄弟们指指点点,香吉士不予理睬,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在行进的路途中,他找到机会跑了出来,带着车子所能最大程度负重的料理,朝那个心里念着的方向,奔了过去。

 

罗终于忙完了药性测试,想着不方便的话就自己去找狸猫当家的吧,就被多弗朗明哥抱在胸前,碾磨起他的唇瓣。很快罗就禁不起引*诱配合起来,如今他不会被吻得憋气了,但被多弗朗明哥放开后还是要大喘几口气。

 

“呋呋呋呋呋,”多弗朗明哥见他满脸通红的样子,不厚道地笑了起来,“先去用餐吧,从草帽小子那儿传来消息了,等会儿去找他们吧。”

 

既然要过去,顺便也可以找狸猫当家的。罗边走边问路飞的情况,毕竟在BIG MOM的地盘,再怎么说信任草帽当家的实力,罗还是有几分担心的。“已经和BIG MOM的干部交过手了,不过对方刚修炼成霸气,不足为敌。不过……”多弗朗明哥话锋却凝重起来,“这消息传过来毕竟是需要时间的,这期间会发生什么都不奇怪。最重要的是,那个厨师小子不肯回来。”

 

边走边听着多弗朗明哥的声音,罗十分受用两人一块用餐。听到最后一句,罗笑了,抬头时嘴里嚼着饭团,腮帮子鼓鼓的,眼里却是笑意,“放心吧,即使厨师当家的是为了草帽海贼团离开,只要草帽当家的去,他一定会回心转意。”

 

有些人就是有这样的魅力,只要是他说的话你会不由自主地相信,罗对路飞深信不疑。多弗朗明哥自然是领教过,认同是有几分,更多的却是几分不得劲。“这可说不准。”罗也不在意,慢条斯理地吃完饭,和多弗朗明哥一起去找剑士当家的他们。刚出舱门,就见凯撒不情不愿地扑了过来,“JOKER,我一定要去吗?”

 

多弗朗明哥笑着拍拍他的头,“罗掌握的草药没有你的详细,你只是去给他们当个顾问,更何况,他们的船医也不一定知道相似成分的草药。”罗不爽地“啧”了一声,见凯撒立马嘚瑟道,“对,恐怕他们还需要我指导呢!”便立马蹦跶开了。

 

虽然一周前娜美在电话虫中说到了岛上,但后来便一直没消息,罗宾便拜托了多弗朗明哥。听到这些情报后,众人虽心里稍稍宽慰,不过仍是不容乐观。“倘若草帽小子出什么事,我们自然是插不上手的,不过,”多弗朗明哥伸手揉开罗皱起的眉心,罗冲他笑了笑,直接坐到他怀中偷了个吻。“呋呋,我已经将这些消息通知给了你们之前的朋友,到时候我派的人过去带路,应该可以接应到草帽小子他们。”

 

这个计划当然是没什么问题,只不过众人被多弗朗明哥温柔的照顾与罗驯服的姿态雷得愣住了,尤其是红心海贼团一众,再看多弗朗明哥的表情就更加狰狞,恨不得立马把他下锅油炸,或者是回炉重造。之前看到吻痕和两人之间的暧昧,他们还有几分庆幸,如今看到这么乖顺的船长,内心悲愤不已。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多弗朗明哥,老牛吃嫩草,禽兽啊,自己养大的孩子都下的了手。纷纷认定船长是识人不清,才会瞎了眼看上这老男人。

 

被一只熊以“杀人偿命”的眼神狠盯着,饶是多弗朗明哥也觉得十分新奇。罗已经和乔巴聊起实验进度,“说起动物果实的狂暴化……我倒是有过失控,主要是服用多了蓝波球。”乔巴倒觉得刚刚一幕没什么,没想到罗那么爱撒娇,他在心里偷笑,就像路飞黏着艾斯一样。

 

哎,不知道香吉士他们怎么样了。乔巴和罗一起无视了凯撒的质疑,拿出了蓝波球,凯撒嗅了嗅,也不嚎了,直接回船化验去了。“对实验倒是很认真。”乔巴嘟囔着,见罗心不在焉,瞅着多弗朗明哥的方向,贝波和他打了起来,可多弗朗明哥只避开攻击,十分游刃有余的样子。

 

乔巴看了会儿,抬头问罗,“既然罗喜欢多弗朗明哥先生,那他就不会做坏事了吧。”显然还是对德雷斯罗萨的事情心有余悸。罗的笑意噙在嘴角,低着头像是没听到乔巴在说什么,“我相信他。”声音很轻,但是话里有着坚定,乔巴听了便十分高兴起来。

 

已经饿得奄奄一息的路飞瞬间席卷了所有的吃食,香吉士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便要离开。路飞瞬间化作牛皮糖,手脚并用捆了上去,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香吉士怎么也挣不开,要讲什么的时候,就见娜美搬了一大堆书过来。

 

因为那个巴掌,两人的气氛还有些尴尬,娜美黑着脸将书扔了过去,香吉士翻开几页,立刻被其中甜点的配方与制作方法吸引。他双眼立马化作桃心状,若不是被路飞抱着都要立马到娜美跟前献殷勤,“娜美chuang,这么费心给我准备菜谱,真是辛苦你了!”

 

“这可不是我收集的。”娜美冷冷道,桃心状缩小一圈仍然不灭,又立马膨胀起来,“那一定是罗宾jiang。”“是明哥找的啦。”路飞插嘴,香吉士立马冷漠状,“哦,是那个包藏祸心的家伙啊。话说回来,罗没事吧。”

 

路飞从他身上下来,挠了挠头,“罗能有什么事?倒是明哥说BIG MOM喜欢甜点,便让我们将这些东西带过来了。”香吉士仔细瞧了瞧,还有些配料,心里更是高兴。“我们回去吧,sanji。”路飞盯着香吉士的脸,眼里满是真诚,他别开目光。“文斯莫克家族的事情,我没办法直接收手,还有布琳……”布琳就是他要联姻的对象。

 

终于吐露出所有的心事,“总之,我现在没办法回去。”路飞完全不在意,“那我们一起处理好了,等完事了一起走。”

 

明明不愿意把他们扯进来,明明已经决定了要自己承担这一切……但是他没办法说出拒绝的话,“和布琳的事情你就别掺和了,BIG MOM家族的干部会来找你们麻烦,你们先解决这件事,等到时候……一起回去吧。”他展颜一笑,尽扫这些天的阴霾,“不过得给我保护好娜美chuang啊,知道吗。”连娜美都和他一起笑了起来,能回来的话,和原来一样的话,真是,太好了。

 

吩咐托雷波尔派遣小队盯着草帽小子一行人,多弗朗明哥看着海图沉思许久,将诺比岛永久指针交给他,让他一道送去。虽然现在情势还不明朗,但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准备好。托雷波尔背地里搞些小动作他也不在意,总之是为了自己考虑。这些天他们的行程很慢,多弗朗明哥很是看不上草帽海贼团松散的纪律,但貌似干部们同他们相处得很不错,草帽一行人甚至邀请他们参加和之国的宴会。

 

处理完公务,心里因为许久没见到罗,有些莫名的急躁。动作却慢悠悠的,想着该去检查下实验进度了。如果能赶在草帽小子会合之前就研制出来的话,将大大减轻他们对战凯多的压力。只是刚起身走几步,门就被“嘭”地一声撞开,凯撒直接蹿了进来,身子做煤气状飘在空中,下身还在地上慢慢挪动。“呋呋,”多弗朗明哥笑出声,凯撒一把抱住他,“太好了太好啦,JOKER……”

 

罗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鬼哭砍上了凯撒的下半身。凯撒鬼嚎一声,吃痛不已,收回了身体,“小鬼,你在搞什么?”罗理都不理他,走过去和多弗朗明哥交换了一个深吻。凯撒仍然一脸不忍直视的样子,不过等多弗朗明哥问到他,立马便蹦跶起来,“你猜我为什么过来?”

 

当然是为了药物研究出结果来报喜,多弗朗明哥笑了,却没说出口,果然凯撒憋不住道:“我已经研制成功使SMILE缺陷释放的药物,使实用人造果实的能力者狂暴化!”一脸求表扬的神情。罗笑了,“还不是多亏狸猫当家的。”“谁说的,就算只有我也快试到蓝波球类似的成分了!”两人很快吵了起来,多弗朗明哥笑着把罗拉过来,赞赏了凯撒几句,他得意洋洋道:“我才是世界第一的科学家,JOKER,放心交给我吧。”

 

“嘁。”罗在一旁不懈撇撇嘴,凯撒也不跟他计较,“不过,JOKER,临床试验效果不一定完全发挥于实战,既然已经进了凯多的势力范围,找些人过来试药也不错,不过,这需要保密。”

 

言下之意即是用完药的人不说杀了,也绝对是不能放回去的。这也便于后续观察,对多弗朗明哥的要求也就提高一档次。生擒人工恶魔果实能力者,控制狂暴化恶魔果实能力者,都需要强大的实力。“你不用担心。”开口的却是罗,“多弗没有问题。”

 

BIG MOM眼见吞并文斯莫克家族的阴谋败露,直接进入狂暴化状态,娜美在厨房门前急躁地迈步,但也没敢进去打扰布琳和香吉士。就在路飞的声音越来越响时,香吉士推开门,附上一枚比身后蛋糕还要甜蜜的笑容,“走吧!”

 

一时被晃了神,在面对料理时,香吉士就会露出完全不一样的深情与专注,就像完全换了个人,散发出不一样的光芒。几人将蛋糕送到BIG MOM的跟前,才勉强解除了被毁灭的危机。

 

还是……不够强大啊,路飞瞪着面前的人,不甘心地握紧了拳。之前在鱼人岛和德雷斯罗萨遇到的朋友们都过来帮忙,但自己却还是挡不住BIG MOM 的一击。如果不过强大的话,就保护不了所爱之人。

 

事情告一段落,也到了该分别的时刻。娜美体贴地拉走路飞,让布琳和香吉士两人好好告别。布琳手中微微出汗,小心地蹭在了裙摆上,小声问道:“sanji君,有喜欢的人吗?”

 

香吉士愣住了,短暂的时刻脑内已经走马观花跑过太多的情景,主人公却只有一个人。他摇摇头,正要说什么,“对这种问题不立刻否认的话,就是承认了。我可是女人,第六感很强哦,而且我还有三只眼睛,看得很清楚哦。”少女温柔地笑笑。

 

“只是,我可不会祝你幸福!”布琳声调突变得生硬,陡地拔高,带起的冷锋直逼人心,紧握的拳头却微微颤抖。

 

既然不是我能让你幸福,既然你的幸福我不能参与。

 

那么……

 

心思越发沦落黑暗,突然跌入了温暖的怀抱,冷冽的烟草味带来无与伦比的安心。“让lady流泪,真是我的罪过。”她一怔,原来自己这么不争气么?早已经泪流满面。

 

最起码要好好告别。路飞在远处向香吉士招手,阳光在他金色的发间跳跃,更加温暖耀眼。他向着归处奔去,而她不过是路人,布琳挥着手帕,扬起笑容向他告别。Farewell Somebody is gonna miss you。

 

“顺风,永久磁针准备好了。”娜美抬高了嗓音,“起锚,扬帆。”香吉士利落地干好了准备工作,既然已经全员聚齐,那么,“好咧,大家,朝着打败凯多的方向前进吧!”“好的!船长!”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