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束缚

第十七章

出乎罗的意料,这些天却是十分风平浪静,他当然不把这个什么国王放在眼里,可是等磁力快要蓄满了,都没人过来挑衅,甚至周围若有若无的小海贼都没再出现。路飞趁着最后的时间到镇上撒野,罗便也跟着过去,想来是有什么变故。

 

很可能便是多弗朗明哥已经出手,最明显的证据就是这些天都没来“红心海贼团”来找过他,罗漫无边际地想着。看到人群聚集处的告示便更证实了自己的猜想,上面的文字不仅揭示了国王和凯多的肮脏交易,将国王做过的所有腌臜事都挖了出来:买卖人口、开设地下赌场、私造武器。而且,“曾经的合作伙伴多弗朗明哥已与其决裂,替天行道,已经将其拉下王位,岛民可以推选出自己的国王。”是怎么回事?

 

这么高调地宣言,是为了在讨伐凯多的过程中积累声望吧,可是,也意味着直接将自己放在凯多的枪口下。罗紧紧攥住拳头,脸上的肌肉不自然地抽动着,话说……国王干得这些事真有多弗的风格,不会是多弗编造的吧。

 

既然已经俘虏了那个SMILE使用者,大概已经在进行试验。罗很不情愿地回到堂吉诃德的海贼船上,果然实验室那边传来一阵阵咆哮,胆小点的船员都吓得面无人色。罗抱着鬼哭,信步走了进去,比寻常豹子大5、6倍的黑色怪物疾冲而来,凯撒在一旁吼叫,罗略侧身避过这一击,“room-屠宰场。”之前还来势汹汹的怪物被几刀砍得七零八落,只有暴吼声仍回荡在床上。

 

“啧,堵起来,吵死了。”罗不耐烦地命令旁边战战兢兢的助手,因为要看能力在药剂催化下有什么变化,便没有用海楼石手铐,出了这样一个乱子。“凯撒,你一个人不行,就不会叫人帮忙吗?”凯撒本来焦头烂额地护着实验数据,闻言叫起来,“什么不行,谁不行!”

 

这家伙更吵……罗腹诽着,就看他伸出食指,差点戳到他脸上,“还不是因为你啊,你还知道回来,JOKER心情很不好,人抓回来就递给我,我还没有准备,好吗?你倒是闲得很啊。”

 

果然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抓过来了吗?这些天他派贝波注意着岛上的动静,却根本不知道多弗是什么时候动的手。这种行动还是和多弗打声招呼吧,虽然还没原谅他做的事,但因感情私事耽误和凯多的战斗,罗也不会原谅自己。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留在堂吉诃德家族内,每天忙于实验,倒和凯撒同进同出。往凯多的地穴只有一条线路,倒不担心迷路。罗从少主卧室搬了出来,一人霸占了客房,见到少主就像见到了空气,目不斜视地走开,明确地表达拒绝交谈的意图。干部们纷纷表示这小子多不知好歹,之前看两个人腻在一起担心个不停,生怕罗伤了少主,如今两人形同陌路,他们又气愤,罗这家伙竟在少主面前拿乔,实在不可理喻。

 

不可理喻的是这些骂他的家伙,罗不禁翻了个白眼,他都要忙死了,可没工夫理会这些对少主关爱过度的家伙们。突然听到船上乱糟糟地,“不好啦,有凯多的手下海贼船追上来了。”

 

追?如今他们往凯多的老巢去的,往这边追过来,看样子不是凯多身边的队长。能这么快追上来,想来应该是得到消息的第五队长吧,毕竟是他的手下,而岛上的人又不可能这么快恢复元气。边想着边移动到甲板上,便见到从远处的海贼船中飞出一大鹏鸟,转瞬间便落在堂吉诃德家族海贼船的桅杆上,化身为身材壮硕、尖嘴青眼的男子,嚣张地朝下望着,“多弗朗明哥呢?给我滚出来。”

 

不悦地皱眉,罗一言不发,“room-”鬼哭上附着霸王色霸气,便往男人心脏处刺去。然而瞬间眼前人就不见了,感知色霸气还未及散开,凭着直觉一刀挡住了身后暗袭的爪子。“哟,你手下倒是终于有个能打的了啦。”两人皆被冲击力往后倒退了几尺,那男子稳住身形,对走过来的多弗朗明哥道。“呋呋,好久不见,弗瑞。”多弗朗明哥笑道,叫弗瑞的队长“呸”了一声,“我可不是来和你叙旧的,你们对韦伯做了什么?快把他交出来!”又十分不屑道,“不过是凯多殿下养的一条狗罢了,竟然也敢发疯回咬主人一口。”

 

话还没说完,罗又狠狠砍了上去,嘴里真不不干净。“嗯,不错,霸气更加充沛了,运用的时间也缩短了不少。”刚被骂得七窍生烟的多弗朗明哥,看罗立马为自己出头,被放置了几天冷处理的心里极大的满足,这时候倒有心力去评价罗的成长。

 

几招过后,罗心里有个大概了解,动物系恶魔果实能力者,战斗只靠直觉,反应神经元传达信号时间极短,动作迅捷,攻击力度有加成。而且眼前的对手,并不只是能力使用得熟练——几乎就把自己当做鸟类的程度,而且两种霸气都修炼得充足而强大,恐怕他的部下没有能挡住的。

 

这就是凯多御下队长的实力,而且,他熟知的一番队队长,更是难得一见的强者。狂暴化药剂对SMILE使用者有效,对战队长级别的还是规避不了的硬战。他下意识地瞅了眼堂吉诃德家族的干部,他们倒是注意力十分集中地观摩着这场对战,眼神里跃跃欲试。

 

船上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手中伽马射线聚成刀状,狠狠刺进了对手的心窝,对方因麻痹而从高空落下。罗收起刀,略惊叹兽皇凯多的势力强大。如果是队长级别,想来SMILE狂暴化造成的混乱只能阻止他们一段时间。正想着这些,身后风声呼啸,“小心!”多弗朗明哥一声大喝,罗惊醒,要遭!狂暴的风刃席卷而来,出手和躲避都已然来不及——

 

一堵曾难以攻破的白色城墙现在挡在他的面前,严丝合缝地将他护在安全的一方。作为敌人多弗朗明哥如此可怕,但当他站在罗这边时,罗觉得整个世界都在他这一边。只要是和他在一起,总觉得,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当视线明朗时,多弗在他身前,粉色羽毛大衣振振欲飞,五彩丝线上下翻舞,挡下了垂死者的最强一击。

 

多弗这样的人……

 

如果没有他,这个世界简直难以想象。哪怕分开如此之久,他仍然是无法替代的存在。好像多年前,他也是这样挡在自己身前,罗有些恍惚。如果他们之间不曾有过那段空白时间该有多好。

 

如果他没有杀死柯拉松先生该有多好。

 

罗不禁苦笑,事到如今,像个胆小鬼一样去假设不可能存在的事情,有什么意义呢?哪怕他至今仍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是否满足柯拉松先生的期待,可那有什么关系呢?这是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和他在一起,这是我唯一的期望。

 

“战斗中可不要分心,我想这点不需要我强调吧。”多弗朗明哥皱着眉,嘴角往下压着,是在隐忍着怒气。他什么也不管,走过来就拽着罗一通吩咐。只是罗显然心不在焉,多弗朗明哥以为他是后怕,心中微动,十分体贴地吻了吻他的眼角,罗没有拒绝。“噗。”弗瑞一口鲜血吐出,“多弗朗明哥,你……竟敢……背叛凯多……”多弗朗明哥倒是早下命令让干部们去捕捉SMILE使用者,听到这话回头笑道:“呋呋,何谈背叛,我们不过是合作伙伴吧。而且,”他一把捞过罗,“我已经和罗结盟了,你知道吧,他就要打凯多,我说什么也不能拖他后腿吧,呋呋。”说着这样十分暧昧的话,搂着罗的腰挨得近些,是不能逃跑的距离。“不过,既然你落到我手上……”

【弗瑞: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被狗男男气地吐出一口血……】

 

这是一幅极为赏心悦目的图画,不仅是以乔拉挑剔的艺术家眼光,其他的堂吉诃德干部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想是近来被多弗朗明哥折腾得死去活来,纷纷怀念起罗的好来——最起码罗在少主的身边,少主就没这么多精力来注意他们了。

【这样一来还是觉得蛮悲惨的。】

 

“不如我们来谈笔交易?对于你们的兵力布置我倒是不陌生,但是消息自然越详细越好。你知道,我是个商人,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弗瑞盯着多弗朗明哥嚣张的脸,“哈哈哈哈哈……”他不禁笑出声,“你不会觉得你能打败凯多吧。我以前就觉得你很蠢,你将SMILE卖给凯多,就应该知道他必然不可能被打败。你应该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的可怖。”罗想往那张脸上揍一拳,多弗朗明哥却拉住了他,“呋呋,惹怒我可不是好主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年灭了你们海贼团的,就是凯多吧。”

 

等路飞过来抱怨怎么不等他来的时候,罗已经被多弗朗明哥抱在怀里,躲过了扑面而来撒娇的路飞。“什么呀,你也太恶劣了吧,特拉男又不是你的。暴君!”被这么直白的控诉羞红了脸的罗挣开了多弗朗明哥,“草帽当家的,接下来会有更多的战斗,我们可是已经与凯多正式宣战了。”

 

分析形势的语气十分正直,脸上没有消退的红晕十分没有说服力。路飞却是笑道:“哈哈,没问题,全部交给我吧!”等他们闹腾开来,多弗朗明哥从后面将罗圈在怀里,下巴撑在他的肩上,语气倒是难得地示弱,“今晚和我一起睡。”

 

不是所有人都能读懂多弗朗明哥,但罗听出了那命令句式下的请求。真不该惯着他的,罗在微风中勾了勾嘴角。阳光带着温度洒在他们身上,海上特有的咸味和湿润也围绕上来,但他们只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怎么会有这样好的天气。

 

怎么会有这般令人享受的午后。

 

怎么能拒绝这样的多弗朗明哥,“好吗?”他在和风轻轻低语。罗无比庆幸这个人在他身边,他们怎么能够辜负这样好的时光呢?怎么有那么多的时间用来怀疑、争吵、冷战?分开成了难以忍受的事情。罗深吸一口气,就要说什么的时候,路飞蹦跶着过来了,“特拉男,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打败凯多的新招式哎,过来看过来看。”不由分说便拉走了罗。

 

罗回头看脸色黑成暗夜的多弗朗明哥,不厚道地笑出了声。多弗朗明哥实在擅于蛊惑人心,罗心甘情愿走入他的陷阱,至此无法逃脱。

 

因为近来很多战斗,敏感于他们气氛变化的乔巴心里又挂念着药物的事情,大家也就没怎么太关注索隆和香吉士之间的关系。蓦然安静下来的海贼船让人有些不习惯,但是激战前各自的准备很重要,除了当事人,也没人在意那些消失一段时间的吵闹了。

 

其实或许是因为大家相信,如果是这两个人的话,没有处理不好的事情。他们就是这样地相信着彼此,无论发生什么,都能将后背交给船上的每一个人,哪怕谁发生了意外,没有做到该做的事,也只会尽全力挽救,而不会去责怪这个人。

 

可惜当事人的觉悟不在此,香吉士已经打定主意要和某个剑士拉开距离,而这对于战斗、生活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不如说改正了某个不得了的错误。没有总是关注那个绿色脑袋,他有更好的心情向lady献上满满的爱,在战斗中也不会因为将注意力放在错误的地方,分心同他争斗。奇怪,这个错误一直在眼前,经历了这么长时间,每个人都深受其害,而连受害者都没有反对,这难道不是太过荒唐可笑吗?连香吉士自己都认为如此,那么总该是时候纠正这个错误了。

 

那些变化是悄悄地、坚定地发生着,如春雨无声润万物般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一切。香吉士再次避开了索隆找茬的势头,给缩在房间里的乌索普、乔巴、弗兰奇他们送食物。终于开始偷偷进行改良版蓝波球后,乔巴又是自责又是兴奋,变得一惊一乍,总怀疑这怀疑那。香吉士将饮料送过来,刚打开门,乔巴“啊”地大叫一声将药瓶大半部分露出来的样子藏在身后,怎么看都是在做什么坏事。“那个……藏错方向了吧。”看着一脸努力掩饰的乔巴,香吉士都不忍心指出来了。还没怎么逼问,乔巴就抽泣着把交代一切行为,“呜呜呜,我只是想试试……但果然还是对人体负担太大,虽然能瞬间激发潜能,但会以细胞大范围死亡为代价……果然医生还是不要做这样危险的药物开发啊。”

 

香吉士略微思索,将药物全部没收过来,“知道错,就已经没错了。不过……以防万一,这些东西上交吧。”摸了摸他的头,“没事,我知道乔巴没想做坏事。”乔巴抽着鼻涕,“呜呜呜……”男子汉才不要哭呢!都怪香吉士有时候太温柔了!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多弗朗明哥听着音乐在月下自斟自酌,冷冽的酒香融入月色之中,好像能看见清澈浮动的痕迹。“这个世界有那么多的人,我好像却只在意着你,你是我关于一切,最好的期待。”纯粹的曲调里,沧桑的女声突然吟唱着童话的爱情,如梦如幻。“怎么会听这种……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少年隐在黑暗处,觉得一切都不太真实,声音是,气味是,月光也是。他不自觉地哼起了歌的节拍,多弗朗明哥轻笑一声,“砂糖递过来的,歌名是……”起身走到罗身前,影子覆盖在墙上,随着烛影激烈地摇荡。“你。”“总觉得,很适合……”然而适合什么,为什么适合,罗都没有说,多弗朗明哥也来不及问,一切都隐藏在了夜色热烈的吻中。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