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束缚

第十八章

最初罗十分紧张怀孕这件事,但现在讨伐凯多的事近在眼前,他也没那么多功夫担心。甚至有些逃避性地选择忘了,他原谅了多弗朗明哥,但始终不知道如何面对孕育生命这件事。不……天龙人的基因太霸道,说不准什么都不会发生呢?他只敢这样乐观地想想,便投身到诱发狂暴试剂的完善与生产中。因为要大规模使用,所以必须喷洒出来仍然能发挥效用,这对其浓度要求就太高了。偶尔被提溜出来和多弗朗明哥切磋,和草帽海贼团们一起对敌,在第五队长生死未知之后,凯多终于舍得分出些注意力给他们——所有的岛屿上都被通缉了。

 

被轻视的感觉真是让人不爽,在海岸线边解决掉身后的麻烦,罗不禁皱起了眉。“呋呋,等到了布吉岛,就要面对凯多的大军,那时候可没法抱怨。”多弗朗明哥不知什么时候也登上了这座岛,牵着罗的手穿过农场,丢下了在里面缠着厨师香吉士就地取材做饭的路飞。“虽然没有命令,但有其他的队长已经往布吉岛赶了。”多弗朗明哥将收集到的信息告诉身边的人,“有时候我还挺喜欢凯多这种愚蠢的自信。”

 

话是这么说,但他皱着眉,可不是什么喜欢的样子。罗踮起脚,拽着多弗朗明哥的衣领往下拉,揉揉他的眉心,“我们会打败他的。”

 

认真安慰他的罗太让人喜欢,多弗朗明哥将他的指尖含在嘴中,满意地等罗红着脸瞪他时才停止了动作。城镇上没有罗想象的剑拔弩张,街上的人对闯入者十分友好,不少女人往多弗朗明哥的怀里塞了各种各样的花。

 

罗再迟钝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一路上多弗朗明哥确实在“伸张正义”,但也不至于受欢迎到这种程度。多弗朗明哥怀里堆着花,笑道:“圣兰斯是情人之岛,听说曾有少女捧着花等着出海的爱人,日夜吟唱为他指引方向,最终泣血而死化为石像。岛上的人以爱为生,热恋的情人哪里有空在意什么正义与邪恶呢?”

 

不,重点不是这个,罗看着他满怀的花,违和感使他表情扭曲。多弗朗明哥不自觉笑出声,“嗯,向喜欢的人赠送亲手种下、栽培、采摘的花,是他们的习俗,如果是出生月开的花束就代表将一生交给对方。不管结果,花总要收下。”罗扭开头,不再看那些许错芳心的花。“要是厨师当家的过来,想必会送花送到手软吧。”

 

“嗯?和我一起还想着其他人?”多弗朗明哥状似不悦地看着他,罗翻了个白眼,转身懒得理这无聊的问题,一束金合欢就这么出现在他眼前。罗正要拒绝,抬眼见极为华丽的红色宫廷长袍,金色卷发随意扎成小辫,翡翠绿眼睛的男人向他抛了个媚眼。“美人你好呀。”

 

空气突然凝滞,罗眼里实体化的不可置信让他没来得及躲开强塞进他手里的花。多弗朗明哥却还在应景地解说着,“嘛,无论男女,都有追求爱的权利啊。”他弯下腰,无辜的金合欢被扔在地上,将自己怀里大把大把的花塞给了罗。那男人气愤地扔下腰间的长剑,“我要和你决斗。”

 

按习俗应该讲剑捡起来,但多弗朗明哥只是“呋呋”笑着,“好啊。”就这么应下了。一直没弄清状态的罗,直到在一座雕像前看到多弗朗明哥没有使用能力,直接用剑术打败了那个孔雀男,大摇大摆地走到他跟前。

 

“在圣兰斯的见证下,你得给胜利者一个吻。”他的手搭在罗的肩上,将罗困在怀中,“给我一个吻。”多弗朗明哥在罗的耳边缓缓低语,磁性的声线将话语演绎得暧昧,透过眼镜仍能感受到炙热的视线。没有人能抵抗这样认真的多弗,好像全世界已然不存在,只有这滚烫的呼吸、缠绵的眼神、絮絮的低语是真实的,罗不禁喟叹一声,像踩在云端的醉酒之人。

【之后干了个爽。】

 

堪堪在出发前赶上了船,路飞抱怨着“肉很好吃所以想多留会儿”,被娜美无情地拒绝了。在某地停留时间越长,被围攻的可能性越大。即使凯多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上,他手下的人也够难缠。

 

“狂暴化药剂还是在人多的时候使用才有意义。”罗嘴唇微微红肿,听他发言的船员视线飘忽,最终还是停在上面。罗拍着桌子引起他们的注意,“为了能够在人群中全身而退,我,多弗,草帽当家的会挑选出一部分人作为投递先锋,其他人作为后勤补给,尽量稳定战场。”众人表情犹疑,罗吼出声,“听到了吗?”

 

听着整齐的回话罗的表情方才缓和下来,那样暧昧的痕迹在他严肃的脸上有些浪费。多弗朗明哥在外面等他,自从被贝波重点“照顾”后,他就没被允许进入红心海贼船。“呋呋,回去吧。”罗钻进多弗的怀里,“嗯,草帽当家的那边也安排好了。基德已经失败了,和我们联系交代了些事情。不过这边的实验暂时没有告诉他……”越临到头反而越不安,从基德的转述中也能知道敌人有多强大。“凯多有什么缺点吗?”

 

“大概就是……太蠢了吧,蠢到想要自杀。”多弗朗明哥拍了拍他的头,“这种方式既是自残,也是磨炼,我无法否认他是个强者。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阴谋阳谋都没有用,如果不打败凯多的话,我们所做的一切准备都毫无意义。”

 

“所以,不要害怕,因为迎接我们的,只会是胜利。”

 

 

 

“你说过你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你真得能看清这一切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想必也知道了一些吧,毕竟只要跟着恶魔之子罗宾的脚步,总能找到些蛛丝马迹……如果你不逃避的话,我手里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你想要什么?”“放心,我们的目的相同……啊,这么晚了,我得回去了。再联系吧。”

 

 

 

娜美担忧地望着海上的天气,哪怕她能切身地感受这一切,她仍然无法理解这反复无常的海域。下座岛就是这次旅途的最终目标,也是她觉得不可能战胜的对手。路飞仍然因为要与凯多开战而兴致勃勃,然而能否征服这座海域对她来说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什么?她希望能和他们一起走遍大海,完成整个航路的海图。她害怕这样的愿望会被吞没在海水中,说到底,她还是那个看着贝尔梅尔死去的无力的孩子,竭尽全力也救不了别人,只能向路飞求助。她没有办法阻止少年人追逐梦想的脚步,她不会做出这种事,但她到底还是担心的。

 

抱怨打断了娜美的沉思,“已经经历了几场暴风雨了,什么破天气啊。”乌索普手里拿着娜美的改良“天候棒”,“呐,加强了攻击力度的暴力版,很符合你的气质。”话还没说完就被揍了一拳,“符合我什么样的气质啊?”“明明就很暴力……”乌索普小声抱怨,看她满意地观察着新武器,“笑出来就好啦,虽然我也很担心路飞他们,毕竟直接和那个凯多开战啊!不过,”他终于知道乌索普不会是这个海贼团的团长,但还是十分幸运能和他们一起出海。“我们要足够强地支持他们,为他们守好后背就好了。毕竟,路飞他可是完全地相信我们。”

 

原来,自己也被这样的关心着啊……“改造的工具费、人工费五千贝利诚惠。”“哈哈哈今天天气好好我要去画海图了回见~”

 

多弗朗明哥的势力慢慢集中到布吉岛旁边,就算是一群野兽也发现了不对。第一队队长早将事情报告给凯多,但他忙着搜寻青雉的踪迹,和海军大将的战斗比和几个小毛头玩玩明显有趣得多。杰克明显很担忧,没有人比他更知道多弗朗明哥是怎样一个人,他擅长搜集情报,玩弄人心,如果不是因为凯多实力强悍,杰克肯定不会放心他和这样一个人打交道。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那消息是多弗朗明哥透露出来的。

 

虽然他们的实力不足为虑,但是多弗朗明哥会和草帽小子搞在一起,这一点始终让人在意。而且如果他的情报没有错误的话,那个死亡外科医生不是和多弗朗明哥势不两立吗?为什么最近他们看起来很……和谐?

【直男杰克看不出来男男情侣氛围。】

 

不过无论如何,觊觎兽皇凯多称号的人太多,他们最终都成为了他登上绝对高位的垫脚石,然而总有蠢货前仆后继,这片大海真是把所有人的野心都养育得太过膨胀。

 

愚蠢也是。

 

等草帽海贼团一马当先地侵*犯到布吉岛的领土,战争已经一触即发,红心海贼船和堂吉诃德家族海贼船护在其后两侧。谁都知道这不是外人可以进来游玩的地方,杰克带着所有的能力者军团,站在岸边。他们停的位置很微妙,在最远射程以外,否则毁了船就可以让那群能力者死无葬身之地。

 

当然,这也是他们更喜欢陆地开战的原因。

 

这一切的一切让杰克心里萦绕着一股不祥的感觉,等他叫嚣后草帽小子也没出来,这股不祥就更强烈了。“哈,哈,哈,”干巴巴的笑声从船上传来,乌索普双脚打颤着出来,“我们,这边可是……有,十,那个十亿部下,识相的话,哈,哈,就赶紧投……投……投降吧。”

 

“别结巴啊笨蛋!”娜美在后面提醒,“要不你上啊。”差点吓哭咬到自己舌头的乌索普怒而回头,又往后退了几步。杰克一怔,“草帽小子哪来那么多的手下?”竟是十分认真地思索起来,乌索普向来是别人给点颜色就开染坊之人,当下俯拾皆是胡说八道起来。

 

就在他说得入境之时,一股劲风迎面而来,若不是重重叠叠的手将他运走,必然躲不开杰克的这一击。

 

“啧,这船上也不都是蠢货……”还未说完,岛上突然传来一阵阵怒吼,杰克一惊,这是自己手下遭到攻击。“你们偷袭。”他又惊又怒,乌索普立刻回嘴,“不是你先出手的吗?”杰克看底下乱成一团,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想先把船里的人干掉。谁知还未出手,两边船上就陆陆续续跳过来许多帮手,似乎想将自己留在这里。

 

现在手下群龙无首,这场面明显是多弗朗明哥他们捣的鬼。杰克脑子里瞬间转过几个念头,即使杀了这些人也没什么作用,反而会把时间浪费在这里。当断则断,他速度极快地跃下了船,发现手下的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到处都有因发疯而暴涨几倍身形无差别攻击的手下,几个心腹逃到他身边,七嘴八舌地报告了情况。“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陆陆续续有人发了疯,状况和那些食用SMILE失败的试验品一样。”

 

“他们都是SMILE食用者吗?”杰克眼睛盯着战场,凝重地问。“场面很混乱,不能完全确定,但大部分都是。”果然是多弗朗明哥搞的鬼,他应该是最清楚SMILE缺陷的人,利用它大做文章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自从知道多弗朗明哥叛变后,他们的兵线都有调整……

 

他们怎么突破巡防的?

 

叛徒!杰克想到失踪的五队长弗瑞,但现在没工夫细想,西南方向正在引起大规模暴动的,不是草帽小子是谁?

 

留下他!否则战局就一边倒了,杰克还觉得事情没有遭到需要凯多出手的地步,瞬间越身而去。

 

路飞接下了将狂暴药剂洒到敌军那里的任务,“什么啊,一点也不好玩。”他嘟哝着出声,罗和多弗顿觉十分头疼,关键时刻还是娜美出马,“如果不是人手不够,谁愿意放你这个惹事鬼出去啊!”于是那些“我不管我要和杰克打一场”的话语就被压制下去。但果然还是捅出了篓子,其他人都已经撤退了,路飞却和狂暴化的能力者打了起来。在一旁照应的罗气得牙关紧闭,就想暗中找合适的机会把他转移走,感知色霸气早就全开,等杰克过来时便意识到不妙。当下也不躲闪,使用“room-”将两人转移开。

 

激斗正酣的路飞十分抗拒,罗恨不得将他打晕,身后杰克穷追不舍,而身边的人还在抱怨着要挣开,真正一个头两个大。按照约定好的计划,大家现在应该往地下城池中潜伏,这时候自己却背上了杰克这个包袱。无论如何改变方向,杰克都能在瞬间确定并追上来,罗也有点恼了,总不能将他引到会合地点,既然避无可避,不如就此开战!

 

和草帽当家的在一起,总是会将理智燃烧成热血。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