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束缚

索香有一点点

第十九章

然而最终他们还是没有打起来。深知他们船长有多热爱胡闹的索隆早赶过来,让他们快走。罗正在犹豫,路飞也难得不同意,毕竟杰克的实力有目共睹。而香吉士就是这个时候点着烟慢悠悠晃过来的,索隆看他脸上漫不经心的表情,心里怒气冲冲。“厨师当家的一直在这边?”罗边用鬼哭挡了杰克一击边问道。“嗯,不是怕路飞胡来吗?这儿就交给我们吧,船长。”香吉士冲路飞展颜一笑,“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呵,你们一个都别想走!”杰克听着属下的惨叫声,目眦尽裂,多年培养起来的军团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不拿他们的鲜血祭奠,要如何平息他的怒气。路飞二话不说,拎起罗的领子就跑。索香二人默契地拦下了杰克的追击,杰克恨极,下手越发狠厉。“没问题吗?”看路飞脸上满是凝重,罗担忧地问道,“嗯,他们很强。不过这次都怪我惹了大麻烦啊啊啊!”边加速边跑到集合地点。

 

竟然还知道反省,真是长大了啊,罗不无欣慰地想。

 

一路上颠簸罗已经眼冒金星,被路飞粗鲁地放开时差点栽倒在地上,如果没有他的怀抱的话。多弗朗明哥不悦地盯着路飞,“我说过不要做计划之外的事。”别把罗卷进去。

 

这是从未体验过的情感,路飞不是他的属下,无法绝对控制他,这是正常的。但一想到罗跟在这人身边,心里的不满便膨胀开来,哪怕路飞干脆利落地道歉了。不按计划行动的失败是得不到原谅的,他酝酿着怒火,直到罗回抱住他。

 

这厢刚停息,彼此交换了信息,就要进攻这座黑漆漆的地下城。路飞右手握拳高高举过头顶,“冲吧,小的们。”一马当先找了条路进去。“不准先行开战……”罗的嘱咐便消散在空气中。

 

于是气愤便发泄在剩下的人头上,“地下洞穴错综复杂,而且到处是魔兽、机关,可能还会遇见队长级别的人物,尽量不要暴露自己的行踪,不要忘记电话虫联系知道吗?”训话的语气十分严厉,多弗朗明哥看着自家罗成长为完全合格的船长,那点胸膛里翻滚的情绪不合时宜地排挤走了他的冷静。等罗站在他面前告别时他才稍微明白了处境如何,“这边很危险……我带着贝波……先走了。”

 

你要小心,贝波可能保护不了自己,所以……分开行动吧。这样的画外音让多弗朗明哥不自觉挂上了微笑,嘴角上扬出夸张的弧度。“呋呋,小心。”他珍而重之地吻上了罗的额头,看罗慌张地走进了洞穴。

 

他敛起了笑意。

 

 

 

“‘路标历史正文’一共四块,我手里有翻译过的三篇,字迹你应该很熟悉。你大概也稍微了解了吧,不过能揭开一切秘密的最后一块古碑,在凯多的手上。”“你想让我和凯多鹬蚌相争?”“你搞错了,你又赢不过他。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全部的真相。”

“位置呢?”“既然达成协议,你得帮我将他留在殿里,这很简单,凯多留给我就行了。”“你没有把握赢他。”“真正的赌徒是敢于押没有赢面的那一方。”

“好,我会将碑文交给罗宾的……但,你到底想做什么?”

“拿回一切属于我的东西。”

 

 

 

罗所选的这条路上全是SMILE实验的失败品,用这些人来拦路实在太过残忍,贝波几次想要上前医治被打昏过去的患者,都被船长阻止。明明不是时候,但出于医者的天性,还是忍不住出手。贝波第一次反抗了船长的命令。“如果我这时候离开,我想我之后无法在海上继续走下去的。”罗叹了口气。

 

即使是船员,他们也有自己的意志,在草帽当家的身边,他们好像越发成为能表达自己的独立个体。“等外面战争告一段落,你出去和堂吉诃德家族的人会合吧。”罗无奈地同意,只留给贝波远去的背影。

 

等终于看到一丝微弱的光,罗才摸到了出口,不由自主深深呼吸,吐出了胸中的压抑。黑暗狭窄的空间、潮湿腐烂的空气、虚空无人的寂静,无一不折磨着人的神经,倒有点怀念起草帽当家吵闹的声音。眼睛逐渐适应了光线,咦?那是……

 

有人逆光而立,慢慢转过身,冲他朗朗一笑,世界突然亮了起来,罗生平第一次觉得光是如此温暖而深邃的幸福。他三步并作两步,跳进了多弗朗明哥的怀里。

 

“呋呋,没想到第一个见到的人,会是你。”多弗朗明哥接住他,“想来我们是第一个到的,路上没遇到什么危险吧。”罗摇了摇头,两人在宽广的地下洞穴中前进着,“这里竟是别有一番洞天。”罗感叹道,“我第一次过来也觉得十分新奇……”他突然噤声,罗心领神会地同他缩进了黑暗里,仔细感知着前方。

 

果然……罗皱着眉,凑近多弗朗明哥的耳边,“草帽当家的和凯多遇上了?可是能量波动……”微热的呼吸洒在脸上,略觉得不自在,“草帽小子应该是被困住了,凯多也没出手……”多弗朗明哥略一思索,“你相信我吗,罗?”

 

这是多弗朗明哥第一次将这样的问题问出口,光影明灭处,罗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但是他的声音很平稳,没有疑问时的上扬语调。“事到如今还问多余的话,多弗,我不记得你是这样优柔寡断的人。”

 

当冰冷的手铐在手上引起颤栗的触感,罗有那么一瞬间充满着恶毒的念头。“你……做什么?”多弗朗明哥丝毫不敢他的挣扎,拽着罗走到战场。凯多正坐在高高堆砌的石座上俯瞰着手下和草帽海贼团成员的打斗,更确切地说,是单方面的凌虐。多弗朗明哥就这样堂而皇之地走了进来,“呋呋,看样子这边也结束了?”

 

身上到处是透露着狼狈的血污,罗被海楼石拷着拖了过来,边骂脏话边在多弗朗明哥的手中无力地挣扎着。双方都被这样的变故给惊到了,“多弗朗明哥!”弗兰奇和凯多同时咬牙切齿地喊道,“你这是做什么?放开罗!”变身机器人的弗兰奇冲了过去,被多弗朗明哥随手一击倒飞出去。

 

“呋呋,凯多,好久不见。”多弗朗明哥像凯多打招呼,“是啊,好久不见了,听说你不但从推进城跑了出来,还说要和这群不自量力的家伙们一起打败我?”凯多语气不善地开口,而多弗朗明哥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指着地上的罗,“托这小子的福把我救出来,我总该说些他愿意听的话。凯多,我们毕竟合作多年,你觉得我会同这些家伙,”他不屑地指了指地上的残兵败将,尤其是不知为何被海楼石网困住的路飞,“乳臭未干的家伙,发疯吗?”

 

这确实是事实。凯多向来觉得,多弗朗明哥是最识时务的人,所以才会主动找到他合作。否则就凭他能产出SMILE,早被世界政府给盯上了。可惜啊,如果不是太弱了的话,他是不会就那么放弃自己的合作伙伴的。

 

六番队队长插话,“又想用花言巧语蒙蔽大人吗?你可是伤了我们不少兄弟,破坏了我们统治的岛屿。”

 

“呋呋,商人嘛,无利不起早,为了他们的信任,我自然得这么做。而且,这不就是我的诚意吗?”多弗朗明哥将罗拽到面前,“死亡外科医生——手术果实能力者,他可是能为你做永生手术的人。”

 

沉默,难得的沉默,弗兰奇挣扎着爬起,“咳咳……你竟然背叛我们,多弗朗明哥!你对得起罗吗?”没人答话,倒是凯多哈哈大笑,“你知道,我可是想死得紧了,永生这种东西,有什么意义?没有实力的人生只会被人践踏,还不如早点死去。”多弗朗明哥状似无意地走到六番队队长旁边,“无所谓,他就交给你处理了。”

 

话音刚落,罗就被扔往凯多的方向,就在空中异变陡生。罗轻易地挣开了“海楼石”手铐,鬼哭附着霸气斩下,手里伽马刀凝聚成型。虽然于他人来说猝不及防,但凯多野兽般的直觉立刻察觉不对,霸王色霸气护住心口。“你!”凯多震怒,罗挑眉一笑,“room-”多弗朗明哥瞬间出现在凯多面前,却是攻向了他的眼睛。

 

“凯多最厉害的武器是他的身体,折金断钢,无坚不摧。缺点再于内脏,向稍脆弱的五官出手,定然能出其不意。”这是多弗朗明哥战前的策略,没想到这么顺利就能实施,毕竟是凯多,很难近身袭击。

 

两声痛苦的吼叫先后响起,不同的是,凯多的战意完全被激发出来,多弗朗明哥狼狈地退回。而六番队队长倒在了伽马刀中,丧失战斗力。弗兰奇从异变中清醒过来,罗早上前帮助多弗朗明哥,弗兰奇打开了海楼石网,放出了路飞。

 

三人围攻失去双眼的凯多,竟然渐处下风。多弗朗明哥见势头不对,一堵堵白色丝墙倾泻而出,将凯多困在其中,几人方才有了喘息的机会。“这困不住他多久……”多弗朗明哥眼神凝重,连路飞也都认真起来。弗兰奇走了过来,“刚刚真是吓死我……对了,路飞,你怎么没有被骗到啊。”路飞一脸理所当然道:“之前看到明哥碰到了那手铐却没事啊,明哥不也是能力者吗?所以肯定不是海楼石啊。”弗兰奇郁卒地倒在地上,“没想到有一天会在智商上被路飞比下去……”

 

不,其实是因为信任吧,对我的绝对信任,相信我的选择没有错,才会那么信任多弗吧。罗嘴角紧抿成一条线,“你们怎么就自顾自打起来了?”两个人同时露出了心虚的表情,“那个……看到青雉那家伙,他之前伤害过罗宾……就冲上去揍他,结果碰到凯多,青雉倒逃走了。”

 

青雉?他怎么会在这里?罗略带着疑问的眼风,稍稍扫过多弗朗明哥,突然就觉得不安。到底什么才是绝对的信任?他自嘲般地低头,“弗兰奇,之前的密道中有其他伙伴没有出来,那些受伤的人就拜托你把他们带回去吧,毕竟,外面的混乱可能会波及到这里。”

 

大家心里都清楚罗没有点破的事实,弗兰奇在这里帮不到什么忙,可能还会是拖累。毕竟他在刚刚的战斗中已经受了严重的伤,退下前线才是稳妥的打算。他也不坚持,“好的,那这里就拜托你们了。”既然已无后顾之忧,三人正面已经脱困的凯多,“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多弗朗明哥,你还真是,胆大妄为得狠呢。”

 

“呋呋,凯多,你的时代终究是要过去的。”多弗朗明哥暗暗蓄力,带着两人往后疾退,果然凯多已经狠狠捶在三人刚刚落脚的地方。“激怒我没有什么好处,多弗朗明哥,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吧。”罗霸王色霸气全开,横刀在多弗朗明哥的面前,身体微微前倾,用保护的姿态试图拦下来势汹汹的凯多。路飞却霍然迎了上去,三档的强大攻击力此刻只能化为被动防守,几种模式转换,恰恰跟上了凯多的攻击,又全力但已经左支右绌,不免山穷水尽穷途末路。

 

多弗朗明哥微微叹一口气,这种强大实在给人一种紧攫脖颈的压迫感。路飞动作被看穿,直接受到凯多的头部撞击,一旦受阻就要被贴身连击。唐罗二人对视一眼就要出手,路飞却似乎没有感受到到疼痛一般,被掐住了脖子仍然握拳狠狠砸上了凯多的胸。两人同时倒飞出去,凯多的身体已经修炼到了无坚不摧的硬度,不会造成多大伤害,反而是砸通了几层石头墙。罗立马飞身出去,使用能力转移了正在往地面坠落的路飞。

 

“刚刚……是怎么回事?”罗略带着惊疑,询问多弗朗明哥。正常情况下,受到外力打击后动作会迟缓,但路飞刚刚的出手丝毫没有犹疑。多弗朗明哥面沉如水,光从侧面映过来,有一层十分浓重的阴影,使得他整个人都灰暗了起来。“大概是恶魔果实能力觉醒,橡胶果实既是绝对的自由,任意收缩。也是绝对的防御——如果完全觉醒,应该是感受不到外力的冲击,或者说将外力反弹出去。”

 

这种觉醒在战斗中似乎十分实用,但也有着风险,一旦完全感受不了疼痛,身体便无法自我保护。战斗至死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时候塞尼奥尔、琵卡、索隆、香吉士他们都从拱道中围了过来,明显是经过一番战斗,全是狼狈不堪。索隆接过勉强还要起来战斗的路飞,香吉士摸了摸口袋,确实里面一根烟也没有了。他强迫自己盯着正跨步而来的凯多,耳旁罗说着什么,他听到声音,却不是很清楚话的内容。“草帽当家的,你休息会儿,多少也要依靠下我们。等我们撑不住了,你还是得出手。”

 

珍而重之地抱着他们的船长,脸上的表情是香吉士难得一见的温柔。这种温柔可能是索隆刚醒时回味着好梦,或者是两人相拥着看不到脸时的低语。这一切都应该是属于船长的,他偷了一些过来,甚至以为那就是他自己的。

 

哈,多么可笑,他都要笑出声来了。笑自己的可悲、愚蠢、自以为是,明明早就清楚这个事实,明明是自己决定做保持距离的同伴不是吗?

 

他还以为自己早就心如死灰。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