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束缚

第二十三章

 

囚禁的这些天,多弗朗明哥第一次见到罗。

 

大海的夜晚并没有很安静,多弗朗明哥在红心海贼团船上的一间卧室里,白天他们刚刚和海军的中将打了一场,现在船上到处都是宴会的欢呼声。海贼的情绪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如同大海捉摸不透的天气,也只有这样,才能在无边的危险和挑战中自由地活着,不被情绪所累。然而这片海域上的海贼,仍然时刻热情洋溢,情绪变化不定,但是对海的热爱,却如海水那么深邃宽广,所以悲伤和眼泪才阻止不了海贼们不断前进。

 

然而罗进来时丝毫没有沾染到外面的欢乐,脸上如同笼罩着一层冰霜,将冬岛不知何处而来的寒冷带到了这间屋子里。他的嘴紧抿着,脸上的线条因绷紧而十分僵硬,眼睛底下是青色的厚重阴影。是没有好好沉入黑暗里休息的证明。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丝没有消散的酒气。多弗朗明哥顿时皱起了眉。

 

酒气更重了,罗扔了手上的酒壶,将多弗朗明哥掀倒在地,狠狠给了他一脚后坐在他身上。“嗝……”酒气冲多弗朗明哥的鼻子扑去,“你差点害死了他,你差点害死了厨师当家的!混*蛋!”或许只有喝完酒后罗才变得如此坦率,否则他连质问都觉得是种背叛。草帽海贼团没人怪他,香吉士能醒过来,他们就已经感谢一切了。但罗怎么才能原谅自己?“牺牲是必要的……”话没说完,脸颊上又重重地挨了一拳,“去你他妈的牺牲。你这个渣滓,你浪费我对你的信任”

 

原谅自己这么地相信一个注定要背叛的人?“你一定要亲手毁掉这一切你才肯罢休吗?”

 

原谅仍然选择护着这一切罪魁祸首的自己?“我没有勇气一直原谅你,原谅你不可饶恕的罪恶。”

 

“你要让我爱你变成一个笑话吗?”这些话积攒在胸中,一直不敢问出口,因为现实已经给了他答案。只有趁着醉意,才连同那些带着恨意的凌厉攻击,一次性地倒了个干净。

 

多弗朗明哥舔了舔嘴角的血迹,忽地笑出声来,“罗,有太多太多的时候你都想杀了我。对吧。”他看着倒在自己胸前的罗,他的呼吸逐渐变得绵长,已经陷入安稳的睡眠。突然便觉得十分宁静,看着因船身摇晃而不停变换光影的墙壁,“你不可能不恨我的,罗。”他喃喃低语。

 

接下来似乎就是达成了某种秘密的约定,罗每天晚上都会过来,冷着脸一言不发,扒下多弗朗明哥的羽毛外套便睡在一边。香吉士的康复过程十分缓慢,细胞的不正常活性需要抑制,罗所有的时间都尽量挤在了照顾他那边。因为是心照不宣地软禁,多弗朗明哥的情报网被革命军接手,他也能旁听,多多少少了解到了现在的局势。每次被带到会议室时,走过二楼的拐角都能瞥到罗忙碌的身影,以及一直在紧紧相握的两只手。

【突然觉得戴着墨镜仍然被闪瞎_(:з)∠】

 

今天得到的消息并不乐观,四皇之一BIG MOM并没有出手,只静观其变;黑胡子却与海军结成联盟。这个时候来投诚只能成为麾下一员,拥有野心且与草帽小子结下仇恨的黑胡子做出这样的决定,当然不是追逐正义,只不过在利益的角逐场中力求分一杯羹罢了。贝尔庞克开发的人形毁灭者阻挡了他们的前进,毕竟是大军压进,很多人都不是机器人的对手。罗过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多弗朗明哥坐在椅子上,头仰着打瞌睡。是在等我吗?罗的脚步放轻,呆呆地盯着他。

 

睡眠里的人不由自主地对这个世界妥协,身体放松,面庞硬朗的线条柔和下来,看上去十分无害。罗的眼神近乎爱怜,身体每个细胞都叫嚣着靠近,想接近,想亲吻,想拥抱。等那种念头快要溢出来,他猛地闭上眼睛,再睁开时便只剩冷漠。因为战火已经点燃,这样囚禁着多弗朗明哥不是办法,他是这场正义之战的发动者,是精神领袖,如果他不出现,联盟只是一盘散沙。

 

而多弗朗明哥早就算准了这一切,压抑的怒火涌了上来,烧毁罗的理智只想拉他一同进地狱。给了他一巴掌,“滚起来,渣*滓。”温度正常,没有发烧,不会影响明天的进程。正想着手被拽住,多弗朗明哥含住了他的指尖,温暖、潮湿的触感刚刚包围了他,罗立马触电似地伸回手,面上却很镇定,“明天去主持作战会议。”罗干巴巴道。

 

“呋呋呋……”你倒是舍得和我说话了,多弗朗明哥这样想着,谁知罗看到他的笑更加怒火中烧,一把拽住他的领子,“一切都像你计划的那样,你满意了?你这个恶劣的叛徒!”多弗朗明哥却享受着这样近的距离,“罗,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善,也没有绝对的恶。只有绝对的实力才是一切。”

 

“若同我计划的一般,罗,你应该是站在我这边的。现在整个世界都觉得我就是那个救他们于水火的那个人,我才是正义善良的代表啊。你靠什么来分辨善恶,除了结果,还有什么能检验?无论你是如何想的,行动的最终结果才能说明一切。你是英雄还是懦夫,行动是瞎胡闹还是富有远见,结果出来之前谁都无法下结论。”

 

罗冷笑一声,嫌恶地放开他,“你还真是不懂反省。”既然话已带到,他懒得多说,“你搞错了,整个世界怎样想于我何干?”罗居高临下地望着多弗朗明哥,眼睛微微下敛,十足地轻蔑,“在我眼里,你就是个混*蛋,目的或许能掩盖出发点的对错,但它无法为手段辩护。我们之间完了,你懂吗?你利用干净了我所有的信任。”罗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因为照顾香吉士的缘故,这些天罗自己倒是十分憔悴,胃口也不大好,早上看到面包就吐得厉害,心情十分不爽快。只不过近来香吉士的病情稳定下来,索隆又将些零碎的小事情抢过去,桩桩件件都不假手人,他的心思便更在意这场战争。说到底,他对海军和天龙人都没有什么好感,当年的事情到底是心头的一根刺,哪怕是为了自己,这场战争他也会全力以赴。

 

踏上革命军的船,通行无阻地走到会议室前,便听到了嚣张的笑声。“呋呋,天龙人一定是直接命令赤犬最快地速度赶过来,黑胡子即使想提前会合也是不可能的。利用好他们相遇的时间差,海军的大将实力不用我多说,我们的人数优势只是在面对低级海军时,中将以上的名单都在这里,果实能力以及霸气修炼程度也都调查好了,这些人必须盯梢对付。”

 

果然是被请出来了,没闹什么幺蛾子就行。罗就在外面听着,不打算进去。“人员当然可以由你们来安排。至于黑胡子的行踪,我们也很难准确把握,但如果我是他,等两败俱伤后的出场,既得利益无非是最诱人的。所以我们的主力不可能全部用在海军的对抗上。”

 

但是那样的话,人手势必不够。虽然各地已然有组织地进行反*叛*暴*动,但显然海军分得清主次,所有的兵力都用在对付出头鸟上。“……青雉不会出手,拉拢他也不可能。黄猿的果实能力很棘手,必须有针对性地对付,马尔科自然要出手,但他一个人不够。至于一笑……萨博比我更有发言权吧。”

 

“……七武海名存实亡,但是毁灭者仍然是强敌,沙鳄倒是可以谈谈,不过我可说不动那家伙。那个新晋的小丑巴基,红发和他交往颇深,BIG MOM那边,草帽小子更清楚吧。”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罗在外面都可以想象多弗朗明哥是怎样说出这一番话的。衣服不好好扣起,随意地蹲在椅子上,双手像掌控一切地张开,嘴角咧开,张狂地笑。很陌生又很熟悉。

 

他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情绪中,以至于都没怎么听清后来的话。直到斩钉截铁的一声宣告让他清醒过来,“赤犬和黑胡子,这两个人,我要亲手对付!”

 

草帽当家的?他怎么过来了,罗一惊,推开门走了进去。就见路飞站在桌子上,死死地盯着多弗朗明哥。“呋呋,无论如何,我都很佩服你的勇气,以及愚蠢。”话音刚落,会议桌前的气氛顿时剑拔弩张。“我确实建议你和白胡子海贼团剩下的成员养精蓄锐,去对付可能偷袭的黑胡子一伙。但我可没放心到让你一个人去对付黑胡子,更别说再加上一个海军大将了,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多弗朗明哥的眼风扫了扫进来的罗,甚至冲他招了招手。

 

无视他的动作,两人的冲突使得联盟的气氛十分微妙。罗上去拉住路飞,“草帽当家的,从长计议。战场时刻在变化,到时候这计划不一定有用。”后面一句话却是冲着多弗朗明哥说的,他也不恼,“我要说的也说完了,具体的安排确实要因时因地而定。”赞同了罗所说的,躁动便有平息的趋势。

 

会议结束后,罗看了看时间,查房时间还很早,他准备先去对付那个人形兵器。虽然任务没有安排到他身上,罗却闲不住。等伽马刀破坏了一个机器人的中枢系统,他才缓缓回头,面色不善地瞪着身后晃悠的人,“你跟着我干什么?”

 

“为什么当时要挡在我的面前呢?你不想杀了我?”多弗朗明哥冷不丁地问道。罗没有理睬他,径直往回走,被他拦在了身前,用力一拽倒在他怀里。鬼哭出鞘,趁他躲避时脱离了他的掣肘。“我当然想,你这个败类。”罗脸上满是肃杀,“但是柯拉松先生没有杀你,我也不会。”我想要在你身边,成为束缚你的锁链。

 

所有的心情要怎样说出口,曲折地表达,直白地宣告?而无论说什么,多弗朗明哥都不会相信。我以为这些日子能够说明什么,然而只是我以为。我真得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吗?罗甚至会这样怀疑,在极度的痛苦中,人连自己都不会相信。大悲大喜稀释了他的情绪,他所有的情绪都是眼前这个人引起,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他手中的提线木偶,任他摆布直到被毁坏。

 

“如果我们就此结束,你会不会后悔?”多弗朗明哥心里一跳,抬头看满身是尖刺写满拒绝的罗,他并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的后果,只是亲耳听到这种话,内心竟觉出几分酸胀,几乎不能接受。

 

远方炮火连连,这实在不是一个谈天【情】说地【爱】的好地方。多弗朗明哥手头的电话虫响起,已经有情报传递过来。“什么?”他皱紧眉头,等通话结束后匆匆赶过去拉着罗要走,罗避开了他,“多弗,你既然这样会掌控人心,为什么你不肯承认我爱你呢?”

 

“我不相信你,但我仍然爱你,这让我很痛苦。”一时间,赤犬带领海军已然袭来的消息好像也没那么让多弗朗明哥急躁。他看着罗往前走,只觉得时间空间全部都失去了意义,青年颀长的身躯倔强地站得笔直,好像这样就能证明口中的话不是示弱。“一直以来我都那样爱你,无论我有多想杀你,我都没有狠心下手。”

 

唯有感情,从心头叫嚣的不舍,无法挥刀斩断。如果一切非黑即白,如果一切对错分明,是不是就能轻松些。当真得放弃掉彼此,是不是可以开始新的人生。这算是逃避还是智慧的抉择?这样费尽心力的纠缠,到底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知道,你这个混*蛋,你爱我不是吗?我想教会你怎样去爱一个人,猜忌、痛恨、伤害,这些统统不是爱你懂吗?”

 

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罗只觉得被整个天地抛弃,孤零零只剩他一人。“我们……还是放过彼此吧。”直到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追求人类的陪伴,是一件蠢事,最愚蠢的事莫过于去相信人的心了。”多弗朗明哥眉头皱着,开口的话仍是无情地伤人。

 

“只不过,如果那个人是你的话,”如果是你,“我不介意试一试。”因为你想要我,哪怕你已经看透我是这样不可救药的人。多弗朗明哥仍然痛恨这个世界,仍然自私、贪婪、狡诈、阴狠、巧言令色、伤天害理,但是确实有什么东西就在改变,哪怕多弗朗明哥一直拒绝承认。他无法抗拒他的情绪,它莫名产生,用理智剥丝抽茧仍不晓它的由来。只是……如果是罗的话,好像这个世界也并非不可忍受。

 

伴随着他的话语,天边炸开红色的烟火,那是海军在三岛之外的信号,战争,已经开始了。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