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束缚

第二十四章

 

战争把时间拉得漫长,所有人都绷紧着神经,身体的极度使用使人的感官拉长,最大程度地提升了人的忍耐力。海军仍处于试探的阶段,但多弗朗明哥已然等不了,他比较清楚海军的实力,加上顶上战争的时候元气大伤,除了大将外,他是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的。当然,最重要的是十分冷静的路飞,所有人都知道他在等待着什么。多弗朗明哥担心他出乱子,之前的提议大家虽知道可行,但情感上仍然支持路飞,这让多弗朗明哥十分不悦。

 

“草帽当家的本来就是一支奇兵,让他自己发挥,必要时助他一臂之力。”罗递上他带领的小队出去踩点画的地形图,毕竟是恶魔果实能力者,主要的开战地点还是陆地。知道多弗朗明哥并不喜欢这样的安排,便将革命军的安排说成是自己的意见,但多弗朗明哥如何不知道罗的心思,“呋呋,反正我现在寄人篱下,说话自然算不得数。”罗皱眉,“草帽当家的一定要报仇,被赤犬缠上很难脱身,到时候也没精力去对付黑胡子……两军对战,最后还是要看大将能否被打倒。”快速解释着,没注意两人之间距离越来越近,被多弗朗明哥一个踉跄拉进怀里,细细地吻了上去。

 

距离的侵入、肌肤的触碰本是罗无法忍受的事情,但如果这个人是多弗朗明哥,一切都颠倒了。罗残存着几分理智挣脱开去,绷着表情,耳尖却泛着红。“呋呋,罗你说这算不算偷*情?”“特殊时期,我现在只是在监视你。”见罗有些恼,多弗朗明哥方才正色,“其实,黑胡子的情报很难搜集,之前潜伏在白胡子的船中默默无名,后来的几次对战都是暗地里进行,不是很知道暗暗果实的能力。如果我们要对他出手,一定要万分小心。”

 

对于他那样忍辱负重,为了目的什么都可以牺牲的人,没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暗暗果实几乎是所有恶魔果实能力的克星,不怪多弗朗明哥有这样的担心。

 

“黄猿也就算了,赤犬的话,一定要将他引到这个小岛,”多弗朗明哥在地图上圈起一小块地域,“他的灼河大喷火,以熔岩组成巨大的熔岩拳攻击,若是任他发挥,我们军队一定会受到影响。”罗盯着他,看他抬头笑道:“怎么了?”“你会考虑减少伤亡,”罗一字一句地说出口,眼神一直没有放开,“我很高兴。”忽地展颜一笑。

 

并不是少年快意恩仇地张扬,也不是克制地戴着面具的礼貌。罗略歪头,他的眼里盛满暖意,眸子里银灰色的瞳孔熠熠生辉,如同亘古渴望拥抱着月光的海水,微微泛起涟漪。溢到脸上的温柔漾开,如春暖花开荡红千里。

 

一时间就忘了为自己辩护,那不过是保证优势的手段。

 

或许是多弗朗明哥不怒又不笑的表情太少见,或许这才是泄露了心事的表现。罗不知为何觉出几分窘迫,略低下头。“我会告诉草帽当家的。”便整理了些文件拿给其他首领,多弗朗明哥见他出去才从那愣怔中惊醒,大概是因为喜欢,才会如此失态吧。自以为见过万紫千红,便什么颜色不放在眼里,却如此猝不及防。

 

不给海军继续靠拢的机会,多弗朗明哥主动带领军队现身于战场。没有任何寒暄,革命军、白胡子海贼团、投诚而来的盟友大军直接压制,最前面的是马尔科、萨博、龙等人,护着路飞开路往大将那儿冲去。

 

战争、利益,这些于路飞来说都是不知所云的名词,目前战场上,他唯一的对手就是——

 

同伴纷纷替他挡下了前来阻挠的人,路飞看都未看他们一眼,霸王色霸气全开,直冲那化为犬形的熔浆之拳砸去。

 

艾斯!他的心里无声悲鸣。

 

果然……“之所以不让草帽小子对上赤犬,也是出于能力考虑。”多弗朗明哥对旁边的罗道,他眉头紧蹙,战况不容乐观,虽然路飞以新开发的招式牵制赤犬到小岛上,但是他自身的负担越来越重。小岛已化为火海,海水起不了什么作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橡胶果实能力的觉醒使得路飞的攻击没有任何差错,所有的攻击输出都精准有效。相比而言赤犬的动作就有些迟钝。

 

“你找死!”这种悍不畏死的打法赤犬能理解,但身体完全不惧熔浆的炎热,到底是怎么回事。被一个小鬼抢了数招,赤犬恼羞成怒,霸气威势更强,接下了变大的路飞一拳,拉住他的手化火为拳攻了上去。

 

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不像武力可以被弹开,火几乎是橡胶的克星。”香克斯掩了眉,其他处的战况还好,但路飞那边实在不容乐观。“哈哈,是想为你哥哥报仇吗?就凭你?”赤犬将路飞踩在脚下,“那个蠢货,永远也不会审时度势,如果不是他,白胡子海贼团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赤犬指了指和黄猿对战的马尔科等人,他并不畏惧激怒这些人,反而愿意抓紧时间解决掉这些人,果然已经有些队长愤怒到要向他出手。路飞双眼赤红地掀开了赤犬,眼看着他出手打飞了艾斯以前的伙伴,他死死地盯着赤犬,“闭嘴!”

 

被激怒而忘记攻击职责,白胡子海贼团那边的战线溃败,堂吉诃德家族的成员已经补了上去,多弗朗明哥沉默不语,他仍然低估了人心。罗悄悄握住了他的手,又放开。“好像有些动静。”多弗朗明哥的见闻色霸气张开,战场上人太多,感受不到什么“呋呋,后方我只给他们留了西北角,那里守备最弱。”“这么明显的陷阱……”

 

“即使是陷阱他也敢闯闯的,虽然我不认识黑胡子,但他的所作所为已经不再遮掩他的野心了。他或许认为现在我们这方,唯一值得他出手的,只有同为四皇的香克斯。”多弗朗明哥看着远方,果然,西北战线在往内收缩。香克斯也顾不上路飞那边,“我们过去吧。”

 

既然已经决定去尝试……“这边的指挥由伊万科夫接手吧。”罗建议道,多弗朗明哥也不推辞,跟着他们走向了战场的另一端。“呋呋,好久不见啊,黑胡子。”

 

丝毫没有在战场上的自觉,黑胡子十分嚣张地站在队伍的前方,并没有摆出战斗的姿态,“多弗朗明哥……?是吗?这次倒是让你出尽了风头,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他倒是十分热情地朝着香克斯打招呼,“之前蒙受你的照顾了啊,你们救下的那个什么国王,已经投靠我了。”

 

香克斯皱眉,之前他就一直劝白胡子提防这个人。他没什么聊天的兴致,二话不说就缠上了黑胡子。震震果实在混战中很实用,不能让他扩大伤亡。

 

霸王色霸气觉醒,黑胡子接下一拳,脸却被割伤。罗身形一闪,就要在背后偷袭,还未近身,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吸向对方。“小心!”罗只听到香克斯的一声提醒,却是挣脱不开。多弗朗明哥弹线射出,撞开了罗,同时几堵丝线凝成的白墙挡在身后。避开香克斯的攻击,黑胡子的震震果实将墙击得粉碎,多弗朗明哥被冲击力击倒在地,吐出一口鲜血。

 

空间一转,罗带他离开黑胡子的攻击范围,“没事吧!”暗暗自责进攻的鲁莽,立刻就检查起了多弗朗明哥的身体。他摆摆手,刚刚的弹线没有起到攻击效果,“暗暗果实是能力者的克星,可以吸收果实攻击……甚至可以使对方恶魔果实能力失效。”

 

而船员的战斗情况也很糟糕,“海楼石子弹!?有狙击手。”范·奥卡在进行远程骚扰,对方的战术也是不断磨合中的最佳选择。他转移速度很快,但是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支援己方船员,简直不胜其扰。这只苍蝇要解决掉,多弗朗明哥与香克斯同时想到,越快越好。“你先去解决掉那个狙击手。”多弗朗明哥早已紧急召人过来,要拦住黑胡子一时半会儿。香克斯立马抽身而去。

 

黑胡子清楚,这一战看似势均力敌,然而根本没有可以相互比较的价值。双方的筹码不同,一旦海军失败了,所有的威信将荡然无存。即便还有一些散兵游勇,却再无抗衡的理由,师出无名,这一场战争决定了海军政府以后的命运。但对方不一样,即便这一场输了,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和力量东山再起。

 

从一开始,这场战争就没有公平与正义可言,只是为利益驱动得欲望相争罢了。但黑胡子是绝对的赌徒,他押了赢面很小的那一方,甚至自己都不看好的海军。他不知道结果如何,但他享受这一过程,风险越大,成功后得到得就越多。他一向绝对信任自己的实力,因此不管死了几个船员他都不在意,他必须胜利。

 

胜利所带来的成就感比胜利本身更让人沉溺。

 

当下就要擒住多弗朗明哥,他现在主帅的名头可十分吸引人,杀了这个人的话,以推翻天龙人为旗帜底下的几股势力必先窝里斗起来。多弗朗明哥知道以自身为饵的危险性,若是落到了黑胡子的手里,性命必然难保。

 

怎么回事?多弗朗明哥突然觉出几分冷意,肃杀的气氛包围了整个战场,整个海面安静了下来,然后是惨厉的尖叫。路飞的眼里褪去了一切生机,只如死水般倒映着红色的岩浆,显得诡异万分。他身上杀气外露,化为实质性地攻击,赤犬的心脏被踩爆,突然便朝这儿望了一眼。

 

糟糕,他的目标是……黑胡子。多弗朗明哥与罗对视一眼,立刻下命令退走。路飞全速冲了过来,霸王色霸气觉醒的方向却是与本人完全不合的杀气。是被赤犬的话给激怒了吗?事情终于开始完全不受控制,震震果实对橡胶能力觉醒的路飞几乎不起作用,在这种杀气腾腾的模式下,霸王色霸气笼罩全身,连暗暗果实似乎都被压制了。香克斯解决了狙击手打算帮忙,却被无差别攻击,黑胡子趁机往人多的方向逃。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完全疯了。

 

一路引起暴动,路飞敌我不分,自然引起了许多还击。多弗朗明哥只好不断指挥人避开黑胡子,路飞的速度太快,眼里只有黑胡子,马上就追了过去。香克斯他们早已经将黑胡子与海军和他的船员们隔开,让他们无法提供救援。眼睁睁地看着路飞不知从哪里捡了把刀,插进黑胡子的心脏。

 

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所有的人,都去死好了。

 

还未完全恢复的香吉士坚持上了战场,索隆就跟在他旁边,怎么骂也骂不走。此刻所有的草帽海贼团成员全都站在了他们船长的对面,拔出了武器。哪怕以杀死对方的觉悟,都要阻止他。路飞却像好不疲倦的杀人机器,他将布鲁克的骨头折断,不顾刀剑攻击夺走了索隆的刀,向困住他的罗宾砍去。香吉士一脚踢了过去,罗宾摸了摸脸上流血的伤痕。“啊啊啊啊啊,路飞,你回来啊!”娜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她不懂为什么最亲近的人要彼此生死相搏,她不懂这样无情的攻击有什么意义。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是路飞了,难道路飞会对这些珍惜的伙伴出手吗?

 

声音能否传达出内心最真实的感受?“艾斯,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有温暖的双手环住他的肩膀,奔溃着四处狂奔的路飞动作慢了下来,“……艾斯?艾……斯……”他喃喃自语,那双手温柔地抱住他,他整个身体的每个毛孔都微微张开,疲劳感铺天盖地而来。他再也无法奔跑。“你回来啊,艾斯。”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这样,在我最无力的时候失去你。那道温暖的光芒凝聚成艾斯,伸出手想擦掉他的眼泪,又收回搔了搔后脑勺,笑着摇头,“爱哭鬼……路飞,你已经长大了,不要再为我哭泣。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看你成为真正的海贼王。”然后慢慢消失,路飞蹒跚着爬过去,他的身体早就到了极限,注定没有触碰到那飘散而去的虚无。

 

他不由泪流满面。

 

我要怎样才能留住你。

 

正在同路飞战斗的多弗朗明哥看到眼神空洞的路飞突然流泪,怔怔地站着不动,他可不会等人反应过来,当机立断打晕了他。因为路飞的暴走,海军和黑胡子海贼团虽然都被击溃,但是联盟这边也损失了不少,几个主要阵营的战力都多多少少负了伤,最严重的就是草帽海贼团的成员,连罗宾……她的脸上都添了伤疤。“啊啊啊啊啊啊这就是我们的失职啊你懂吗我们竟然让罗宾chuang受伤了这是耻辱啊啊啊啊啊。”好像精神还不错,只是十分担心他们的船长。

 

该醒了……这无休止循环的噩梦,该醒了。路飞想,我还有很多牵挂的伙伴,还有很多没有做完的事,我没有时间浪费在这梦里了。更何况……无论我做什么都无法挽回他,无论如何我都无法挽回他。

 

在霸王色霸气觉醒后,他的能量暴走,他的头脑比任何时候都更糊涂。他以为可以,任性的哭闹,无理的坚持,只要撒泼打滚,艾斯嘴上骂他,但暗地里都会满足他的要求。

 

而当那个真相终于给了他一巴掌,清醒吧,艾斯已经死了,无论如何也不会回来了。过去有多美好,失去就有多痛苦,然而除了继续前进,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呢。

 

死去之人已不属于这个世界了。

 

哪怕理智这样清楚地告诉他,说着不可能,可也阻止不了从心底蔓延出来撕心裂肺的疼痛,它从血液流向四肢,将皮肤灼烧出滚烫的伤,最后化作无法控制的眼泪鼻涕与划裂声带的大喊。

 

骗子,你这个骗子,你说过你永远不会离开我!

 

为什么那个永远,如此短暂,虚幻得像是无法企及的梦。

 

他醒来的时候阳光正好,上午九、十点钟的时候,太阳还刚刚成长,不似中午时刻散发威严的暴君。阳光温柔地抚摸着他的每一寸伤口,合适的温度使得光似乎有了某种力度,路飞舒服地眯了眯眼。乌索普早边哭着抱上来边大喊着医生,他只觉得自己真正活过来了。那种糟糕的心情,被阳光驱逐得干净,给他所有的行动以力量,伴随着他一同前进。

 

大家都很担心地看着路飞,他醒来时没有说话,只怔怔地看着窗外。

 

“没有关系哦,”路飞笑得明朗而无畏,“没有什么理由,可以阻止一个男人出海!”跌跌撞撞兜兜转转,一切都在改变,一切好像又都没有变,原来他们还是回到了原点。

 

“我想去拉夫德鲁,藏匿one piece的最终之地。不是因为真相,也不是因为宝藏,只是因为我想去。那既是终点,也是我所期盼的起点。”

 

痛伴随着生命而存在,然而它始终不是路飞生命的主要感情旋律。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经历的成长,不足为外人道。而无论选择如何度过伤痛的劫难,都是正确合理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权力,不容他人置喙。

 

“那当然,船长要去的地方,我们一定会到的!”“对啊。”

 

无论黑夜怎样漫长,无论遭到怎样残酷的对待,黎明到来之后,人类仍要选择生存。否则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吗?

 

TBC

写唐罗感情线的转换,实在觉得有些生硬的时候就在想,哎,有什么事不是滚一次床单不能解决的呢?实在不行就N次,哪里有什么误会解决不了呢(*/ω\*)两个人都色气满满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