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束缚

番外

1.

“说起来,应该快到了吧,那个七五三节,”望着初冬飘下的雪花,娜美掌心接过一片雪花,看着它融化,方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转头对旁边的罗宾微笑。女孩子对节日总是记得很清楚,罗宾合上书,略微思索道:“是11月哦,还有一段时间,罗会提前递消息过来。”娜美却趁着这个劲头,“呐,该送什么礼物好呢?小吉祝也3岁啦,给桑巴过生日的时候他就一直哭着不让我们抱哥哥呢……真是超可爱呀。不过只有女孩子才3岁过吧,看哥哥穿衣服肯定会闹……”罗宾笑着听她唠叨,转眼已经过了5年,大家好像都没有什么变化。唯有看到小孩子,才真真正正地感受到了时间的流逝。


2.

东岛飘着雪,索隆和香吉士又不知为何吵了起来,二话不说就互扔起了雪球,这场战役毫无疑问地波及到了海贼团上所有的男士,路飞更是不分敌我的无差别攻击,然后被无差别攻击。


所以他现在一个人躺在雪地里看着天空就不奇怪了,马上就要被雪吞没。路飞脸上还带着笑意,但是……忽然就觉得有些寂寞。他摇摇头,摆掉头上的雪花,他决定堆一个大大的雪人。可惜还没完工,就听到娜美喊:“收到桑巴和吉祝的信啦,我们正在和罗通电话。”


“等等我,我也要接。”路飞马上跑了过来,娜美从远处仔细看了看,方知道他堆得是一顶帽子。至今不肯相信桑巴、吉祝是罗和多弗朗明哥孩子的路飞,每年都试图偷偷带走吉祝,然后被他们的父亲报以“亲切的问候。”娜美笑着凑到电话虫边时便听到路飞大喊,“吉祝,男子汉可不会随随便便哭!”吉祝睁着大眼睛,泪水汪汪地蓄着,听了这话便大哭起来,“呜呜,吉祝……是男子汉……只……不过太想路飞叔叔了。”


太……太可爱了吧,黑色短发的吉祝五官很像罗,眼睛却很大,弄哭小孩子的路飞被娜美揍到了一边,“吉祝酱不要哭了哦,眼睛会变得痛痛的。”娜美尽可能地温柔道,电话虫的影像中出现了一抹金色,一本正经地向娜美打招呼,“好久不见,娜美小姐,托您的福一切安好。”又揉揉吉祝的头安慰道,“再哭的话今天的训练加倍。”


吉祝哭着跑开了,娜美嘴角抽了抽,“桑巴酱,七五三想要什么礼物啊?”桑巴认真地想了想,“不要娃娃。”


已经收到娜美5个娃娃的桑巴这样回答,已经挑好超大玩偶的娜美垂头丧气,桑巴严肃的脸上写着为难,妥协道:“娃娃也可以,索菲亚可能会喜欢。”


“嗯?”正要问什么,就听到桑巴乖乖地喊了一声父亲大人,多弗朗明哥抱着个婴儿出现在影像里,“呋呋,好久不见啊,这是我们家的新成员,索菲亚。”小婴儿长着微曲的金发,脸颊胖嘟嘟的,在睡梦中好像带着笑意,白嫩的小手抓着多弗朗明哥的衬衫不放。


围在一旁的草帽海贼团安静了几秒后,纷纷大呼,“真是天使!”连一向觉得小孩麻烦的索隆都觉得这孩子长得实在是漂亮。“你怎么这么好命。”十分嫉妒的路飞试图戳戳影像里索菲亚的脸,多弗朗明哥还没炫耀完就被罗给撵走了,他和路飞讨论起了近况。“……昨天才出生的……我们已经往生命纸的方向出发了,你们也往这边会合11月能赶得上……”


一直冲着小婴儿做鬼脸的路飞突然收敛起表情,罗还以为他要商量什么事情,就见他认真道,“这是我一生一世的请求,把吉祝给我吧。”正爬上多弗朗明哥大腿的吉祝听到自己的名字回头看了一眼,又哼哼唧唧往上爬。“呋呋,这当然不可能。”


“拜托拜托嘛!”所以说撒娇也是没用的。


3.

春岛的11月份仍然是个好天气,路飞边含着「千岁饴糖」边在船舷钓鱼,远远地看见熟悉的人影从天边飞驰而来。“咦,明哥,好久不见。”他冲着天空招手,慢慢看得清了,见多弗朗明哥背着小吉祝落到船上,“小吉祝。”路飞抢上去抱住在空中飞行很高兴的小男孩,“我好想你呀。”


吉祝亲了路飞一口,“我也很想路飞叔叔。”两人腻了一会儿,吉祝跑到船边,眼泪汪汪地望向多弗朗明哥,“父亲,爸爸他们怎么还没来呀。”


被缠着很久要先来见路飞而跑腿的多弗朗明哥想揍自家这倒霉孩子了,路飞则一脸兴奋道,“我带你到岛上玩吧,我看到了很多大家伙。”吉祝不愿意,扑倒了刚出来的乔巴,便忘了自己的烦恼,“狸猫叔叔。”“是麋鹿,麋鹿。”“狸猫叔叔,你会魔法吗?”几乎每次见面都会被问这个问题的乔巴已经免疫了,很高兴地在人形和麋鹿之间切换。


端着做好的糖果出来,香吉士见主角桑巴还没到,就拿了「千岁饴糖」递给小吉祝。“罗还没到吗?”娜美张望了前方,没看到船,“啊啊,变成了宠小孩没底线的蠢爸爸了啊。”倒是开起了多弗朗明哥的玩笑。他也不恼,“这么说起来,之前这样飞的时候确实只带过罗呢。”


被喂一嘴狗粮的娜美o(▼皿▼メ;)o


等堂吉诃德家族的船靠岸后,罗抱着索菲亚,和金发西装的桑巴一起下船。桑巴挨个地问安,被娜美拉走去试她特意做的新衣服。父亲和爸爸都对他求助的眼神视而不见,倒是吉祝高高兴兴地跟了过来,嚷着也要试新衣服。


“好呀好呀。”两个孩子被带进船舱里试衣服,不一会儿就听见吉祝的哭声,罗对此习以为常,倒是多弗朗明哥无意识地敲着船舷。毕竟,吉祝长得更像罗,又特别爱撒娇,放到他身上的注意力便多些。多弗朗明哥甚至想,是不是因为跟草帽小子呆久了,所以二儿子才特别爱哭。


七五三的主角换了一身繁丽的宫廷礼服出来,拉着因为娜美恶趣味发作而被换上公主服的二弟,耐心地安慰着他。香吉士将「千岁饴糖」递给他们,摸摸吉祝的头,“别哭了,吃了糖可以长命百岁哦,小公主~”成功将堪堪被糖止住眼泪的吉祝惹到嚎啕大哭。而娜美仍然兴致勃勃地盯着罗怀里的索菲亚,罗被她盯得发毛,“她还小……”眼疾手快将女儿递给了多弗朗明哥。


十分失望的娜美退而求其次,将大大的玩偶递给今天的主人公。那些太过危险的礼物被没收给了家长,多弗朗明哥却不在意,“呋呋,男孩子怕什么危险。”十分不负责任。路飞也拼死捍卫着自己活捉的巨大恐龙,娜美扶额,等看到桑巴三两下爬到恐龙身上,给了它重重一拳时,更是忧心。虽然恐龙被路飞用霸气驯服过,但是……


恐龙应声倒地。


“好厉害啊,桑巴酱。”路飞夸道,吉祝拽掉了头上的蝴蝶结,奶声奶气道:“我也要和尼桑一样厉害,打怪兽。”萌得娜美一把抱起,又给他扎上了小辫子。桑巴只是很淡定地走下来,但望着罗眨巴地眼睛泄露了他的心情。罗摸摸他的头,“干得漂亮!”桑巴的眼睛便闪得更厉害,路飞问他,“桑巴酱的话,想要吃什么恶魔果实呢?”


能力者代表了强大,路飞以为小孩子都想要,桑巴的天赋很高,合适的果实能让他如虎添翼。可桑巴坚定地摇了摇头,“我不吃恶魔果实。”路飞奇怪道:“为什么呢?”“要是爸爸父亲掉到海里了,我可以去救他们。”


被感动得涕泗横流的路飞一把抱住桑巴,“呀,真是好孩子啊。”一本正经地说出这样让人感动的话……果然桑巴不是多弗朗明哥的孩子。路飞坚定地想。


罗也震惊于桑巴的话,阻止了话语道:“并不需要担心我们,如果桑巴有想要的能力,吃下恶魔果实没有问题。”他看了眼多弗朗明哥,“父亲不会让爸爸掉到海里的。”


猝不及防一口狗粮,你们这样会失去草帽海贼团的,还有你们可爱的孩子。


小孩还是认真地睁着眼睛,没有改变自己想法的意思。一直到长大,桑巴都没有吃恶魔果实,只专心修炼霸气。虽然他没有机会救掉下海里的爸爸和父亲,但是每次捞出吉祝的时候都会认为自己的选择十分正确。


4.


“为什么弟弟和爸爸姓,我和妹妹却要和父亲姓呢?”正直少年桑巴今天也这样苦恼着。


“发色决定一切。”


太草率了吧喂。


桑巴突然想把弟弟的头发剃光。


“我不要和父亲姓,父亲大人是个坏蛋。”被自己女儿掐住脸蛋的多弗朗明哥分不清楚自己是愤怒多一点、嫉妒多一点还是无奈多一点,“呋呋,你不想和桑巴酱姓吗?”终于妥协的索菲亚抱住桑巴,“哼,看在尼酱的面子上。”


为什么自家的女儿这么熊,明明长得像个天使,某个无良大人想,这到底像谁?


像你啊,少主。堂吉诃德干部们这样回答道。


5.

索菲亚经常生病,罗已经检查过很多次,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可能只是先天不足。她的生日与七五三节很近,却在前些天突然发起热来,罗衣不解带地照看着,一退热就被多弗朗明哥扛到屋里补充睡眠。桑巴在照看着妹妹,注意着输液的速度。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索菲亚身上,被冷落的吉祝很不开心。


趁着桑巴去熬药的时候,吉祝跑到窗前去看熟睡的妹妹。输液可能是有些疼的,睡着了仍皱着眉,小脸红扑扑的,嘴唇却有些发白。吉祝戳了戳她的脸,想起每次战斗受伤后爸爸给自己喂的药,马上就能恢复活力。噔噔噔便跑去拿。


“吉祝,你在干什么?”等桑巴回来看见吉祝正费力将什么东西往索菲亚的嘴里灌时,皱眉喝住了他。“是恢复……”吉祝撇着嘴小声辩解,看哥哥的脸色大概知道自己做了错事,手中的药瓶被打翻,吉祝委屈地看着哥哥给索菲亚测体温,更加害怕地看见妹妹全身脱水嘴边还有血迹的样子。桑巴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跑出去叫医生,又【自认为】被父亲训了一顿,“索菲亚的身体还不能承受住这样的药性……”哇的一声就跑出去了。


自认为在讲道理的多弗朗明哥:……


“所以吉祝酱就离家出走了?索菲亚酱没事吧?”来参加宴会的草帽一行人围在床前,乔巴正在仔细地治疗,毕竟在医药方面,他更有权威。“罗及时取出了药剂,索菲亚现在只是比较虚弱。”乔巴和罗讨论了会儿,就一起去配药。“做错了事还敢离家出走,该让他长长记性。”这样说着的桑巴却总是看向停靠的岛,那孩子从小就不好好训练,一个人跑出去两三天都没回来……


真是超级不省心!光想想又开始火大的桑巴。


春岛上照常的生机勃勃,如果和家人一起过来的话就好了,刚出来就这么没出息地想。吉祝哼了一声,没有你们我自己也可以好好玩,满岛上撒野,肚子饿了就摘点果实。还兴致勃勃地烧火烤兔子,刚剖开看着血淋淋的内脏就没法下手,然后那些压下去的坏情绪又涌了上来,“呜呜呜,尼桑……坏,讨厌尼桑……”


哭够了才发现天色晚了,好歹知道找个地方过夜,古树上很宽广,但晚上便有些冷意,还有纠缠不清的蚊虫。吉祝开始怀念温暖的床、堂吉诃德家族的晚餐已经哥哥的睡前故事,抽泣着睡了。


好温暖……等吉祝迷迷糊糊醒来时,就发现路飞搂着自己,大大咧咧地睡在旁边。“路飞……”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路飞被推推搡搡,终于打了个哈欠醒来。“走吧,回家了。”


才不要。吉祝噘着嘴,蹦跳着下了树,用背影传递着拒绝的意思。路飞便跟着跑了过去,两人在岛上嘻嘻哈哈闹了好一会儿,路飞才一把抱住吉祝,倒在草地上。“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点怀念啊。”路飞望着天空,喃喃道。


“吉祝,你想要成为一个好哥哥吗?”路飞突然开口,眼睛却盯着天空。“好哥哥的话,是要一直保护着弟弟。弟弟做错了事,要揍他,和他一起向人道歉。”


“要给弟弟烤肉,和弟弟一起战胜敌人,笑弟弟犯的蠢,为弟弟学会礼貌,向弟弟保证他永远也不会死。”吉祝气也消得差不多,委屈道:“呜呜呜……我也想照顾索菲亚酱嘛,想她快点好起来。我不知道那个药不能用……”


“我也想成为尼酱一样的好哥哥。”


“要永远站在弟弟的前方。”最后倒在自己的怀里,温热的血流到身上,仍然被保护被感谢着。“我有世界上最好的哥哥,”他自豪道,“无论我身处何地,我都觉得他在我的身边。”我所有的经历被他关注,所有的情绪被他知晓。“我最爱艾斯了。”路飞边笑着边泪流满面。


吉祝并不是很懂路飞的话,只是懵懵懂懂中,觉得那个笑容难以描述,给人很悲伤,又很幸福的感觉。


后来吉祝就开始学医术了,还翻出了爸爸小时候看的书和整理的笔记。他献宝似地给爸爸看,罗摸了摸他的头,怀念道:“没想到多弗你还留着它们啊。”那是他不曾忘记的一段时光,而也被这个人如此地珍视着,罗起身吻住了多弗朗明哥。


虽然吉祝成为了医生,照顾索菲亚十分尽心尽力,她长大后便十分健康。然而索菲亚仍然更黏着桑巴,“我才不喜欢打不过我的二哥呢。”吉祝怒,两人又打在一起了。


想必这就是他吃下恶魔果实的原因吧,好歹希望在妹妹心里留下强大的印象。


6.

罗回到堂吉诃德家族后,两人之间的粉红色更加浓厚。堂吉诃德家族的干部已经见怪不怪,连Baby-5都任命地觉得这两个人还是在一起互相折腾得比较好。只不过在孩子面前也照样亲亲抱抱——


对此造成的不良后果就是吉祝懂事后总追着桑巴要亲亲,桑巴嫌弃地给弟弟一拳,耳尖却害羞得发红。


7.

塞尼奥尔十分喜欢索菲亚,照顾她要比罗和少主更加尽心尽力,总是亲昵地喊她小公主。索菲亚还并不知道公主是什么意思,塞尼奥尔给她读了几篇童话,她十分不喜欢里面柔弱地总是被欺负、愚蠢到不知所谓的公主,扔了那些书。


路过的乔拉若有所思,“那些都是特例,公主啊,就是国家未来的继承人,掌握整个国家的臣民,代表国家的未来,任意发号施令。因为她强大、睿智、天生具有领导众人的权利。”


小公主这才高兴了,“乔拉,你说的很好,本公主就是这样的人。小的们,我今天就要去禁地修炼。”明明是穿着粉红蓬蓬裙的金发女孩,一瞬间却感觉像少主附体。塞尼奥尔:好像有哪里不对……


索菲亚今天也被堂吉诃德家族的众人们宠爱着呢。


于是在欺负二哥的时候——


“跪下,愚蠢的人们。”索菲亚踩着吉祝的剑,踹翻了他的玩偶,二哥今天仍然哭个不停。罗在一旁黑着脸,“谁教你这些话的?”索菲亚威胁地瞪了二哥一眼,立刻乖乖地跑到爸爸身边撒娇,“叔叔们说我是小公主,其他人都是我的奴仆嘛。”这群人究竟教了索菲亚什么……“这样是不对的……”罗正要解释,“呜呜呜索菲亚不是公主吗?”被那双盛满泪水的眼睛注视着,罗怎么也说不出反对的话,只好读童话故事给女儿听,让她知道公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于是难得的亲子时光里,索菲亚睁大眼睛,“**公主好善良啊,我也和她一样吗?”“嗯嗯,当然。”罗摸了摸索菲亚的头,果然都是那群家伙的错。哎,不过这个公主为什么跑到陌生人家里,吃陌生人递过来的东西?愚蠢又没有教养,明天去找别的书吧。


之后堂吉诃德家族的干部们被罗狠狠操*练了一番。

8.

因为某些无法言说的原因【维持角色特征】,多弗朗明哥备了一柜子一模一样的太阳镜。当上奶爸后,团子们都喜欢他的火烈鸟粉色羽毛大衣,糊上了鼻涕眼泪,所以又准备了一柜子外套。


某天起床后,戴上墨镜,感觉眼前一片漆黑,怀着糟糕的心情去换一副……果然还是一片漆黑。


边洗眼镜边盘算着没收掉索菲亚喜欢的零食和娃娃,对自家女儿的恶作剧总有种甜蜜的烦恼。索菲亚在罗的面前十分乖巧,而在他的面前就化身小恶魔,难道是自己没有父亲的威严?


没收时索菲亚睁着泪汪汪的大眼睛,罗都忍不住求情了,多弗朗明哥仍然没有丝毫心软。“呋呋,索菲亚酱要是偷吃的话,女孩子有了蛀牙就麻烦了。”成功说动了罗,收获女儿白眼一枚。


第二天起床发现所有的外套都被剪了袖子……


哦折翼的火烈鸟。


结果索菲亚被罗好好训斥了一顿。“呜呜呜,讨厌父亲……”


9.

索菲亚小时候最喜欢黏着多弗朗明哥,尤其是喜欢被举高高。【可能是因为明哥比较高的缘故?】


因为妹妹玩得很开心,吉祝就要哭着也要举高高,于是就被抛到半空,一次比一次高,把吉祝吓哭后再去哄。


后来玩上瘾了,并不想被举高高的桑巴也不能幸免,只好配合地发出惊吓声和笑声。罗在一旁看着,带着些莫名的情绪,不自觉笑了起来,当初多弗也这样哄过自己呢。正陷入回忆中,就见多弗朗明哥走过来,双手张开,隔着墨镜都能看出期待。


……“我才不要呢!”给了多弗朗明哥一拳,罗竭力维持着怒气地离开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他脸涨得通红,


结果晚餐被多弗朗明哥灌了酒,被抱回去后闹腾了半天,捧住多弗朗明哥的脸就吻了半天。边喘着粗气边脸红红道:


“我,我也要被举高高。”


10.

“给我好好穿学校制服!”罗面色不善地把一群不良少年掀开,试图拎住他们老大的领子。但由于身高问题只好作罢,他恶狠狠的语气便打了折扣,在多弗朗明哥看来就像撒娇。


衬衫不好好扣着,露出古铜色精壮的胸膛,袖子随意卷起,披着不伦不类的粉红色外套,十足的恶趣味。在罗看来这种哗众取宠的装束就是用来招蜂引蝶,破坏学校规则的行为必须禁止。多弗朗明哥凑了过去,“呋呋,我的风纪委员长,又特意到这里来堵我吗?”


淡淡的烟草味萦在鼻尖,这距离……未免太近了点吧。罗维持着镇定,退了半步。这货竟然敢抽烟,一定要告诉阿姨!罗拽下多弗朗明哥的外套,“没收!还有,把扣子扣好。”学校里的其他人是管不了这个恶霸,为了不引起骚乱,罗只好亲自监督这个混账。多弗朗明哥慢慢地穿好了衣服,凑过去轻声道,“呋呋,说好的,罗,一个命令,一个吻哦。”


又来了,每次这种时候就会叫他的名字。说到底,他为什么会答应这种愚蠢的约定,要不是替阿姨管这个家伙……在自己房间被压在床上吻得喘不过气来的罗替自己解释着。


对,他这个维护学校规章制度的委员长,竟然和这个浪荡的小混混是青梅竹马。这真是剪不断的孽缘。父母是医生,工作很忙,罗自己带着妹妹。两家父亲是好友,多弗朗明哥的母亲一直颇为照顾罗和拉米。罗一直认为像阿姨这么温柔美丽的母亲,唯一的败笔就是生了多弗朗明哥这样的混蛋。从小就是这儿的惹事王,到处滋事打架,长大后更是成为这边的混混头子,旷课、打架、飙车,让学校头疼不已的存在。


怎么就不能学学柯拉松呢?虽然笨手笨脚,好歹人家听话啊!多弗朗明哥除了在阿姨面前扮乖,就一无是处了。“我们家多弗朗明哥,就拜托罗了哦。”被这样请求着,拼上性命也要做到吧。


但是,就这样的一个混蛋,从小到大都没有赢过他,果然是我太差劲了。无论是打架、成绩还是做的甜食受拉米喜爱程度,都没有赢过这个混蛋。要让多弗朗明哥听话……就这样纠缠了好几年,到高中时突然结成了这样的契约。


“学科竞赛必须参加!”+8


“模拟考也要好好考,不准交白卷!你想气死老师吗?”+9


……


“我的便当里不准放面包!”+504


“不准帮米拉写作业!”+505


……


“喂,隔壁学校的草帽当家的和警局有关系,他哥就是警察,约架会吃亏……我也要一起去!”+731


……


“志愿表和我一样填!专业别照抄!”+932


“别把通知书扔到床底下……喂,阿姨在……隔壁……呜……放手”+933


……


“做我的爱人!”+???


罗忽地睁开眼,黑暗里什么都看不见,只有身旁的温度,真真实实地传递了过来。“嗯?怎么了?”“做了个梦。”那是一个罗完全没有见过的世界,但是那里也有多弗朗明哥。“嗯,是个很好很好的梦。”罗把头埋入多弗朗明哥的怀里,更好的是,梦醒来能看到你。

END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