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少年心事几人知

  1. 开放式结局,HE/BE都可以算?【喂,太不负责任了吧


    2、酷拉皮卡视角,有不依照富坚原著的部分。

    3、OOC一定会有的,这辈子都逃不开OOC了。雷酷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4、首发贴吧。

 

酷拉皮卡很冷静、温柔、强大,但我想写内心深处始终被绝望与恐惧笼罩的酷拉皮卡,即使如此还是对雷欧力抱以笑意的酷拉皮卡。

 

1、

绝对,绝对不会原谅,那群蜘蛛!

 

几乎不用回忆的时间,只要看到蜘蛛他都会双眼发红。 “天上太阳,地上绿树   我们的身体在大地诞生   我们的灵魂来自于天上   阳光及月亮照耀我们的四肢   绿地滋润我们的身体   将此身交给吹过大地的风   感谢上天赐予奇迹与窟卢塔族土地   愿我们的心灵能永保安康   我愿能与所有同胞分享喜乐   愿能与他们分担悲伤   请您永远赞美窟卢塔族人民   让我们以红色的火红眼为证”本以为唱起家族的祈祷文会让自己疯狂,却反而是让他安静下来的良药,他从深心相信他们的灵魂能回到天上安息。然而哪怕地上只剩他一人,他一定要承担窟卢塔族这份仇恨。

 

我愿能与所有同胞分享喜乐   愿能与他们分担悲伤。

 

这是他唯一能替他们做的事情。

 

他甚至感觉不到亲人离去的痛苦,除了满腔的愤怒,只有对自己竟然幸存于世的不安。这命运是不公正的,他想,即使不是派罗,也该是别人活下去才对。如果不是派罗救了他,派罗的眼睛就不会出问题。也是派罗替他换了眼药水,他才可能出去替派罗找医生。怎么会出事呢?死掉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

 

他还记得离开的时候,他对派罗笑着说:“一定,一定会治好你的眼睛的。”派罗眼睛看不清的时候,他自责得默默泪流满面,只是派罗摸索着过来抱着他,“没关系哦,我最不喜欢酷拉皮卡哭了。”明明是自己的错,却还要受害者来安慰他。

 

从那年开始的承诺,却再也没有机会实现了。

 

我愿能与所有同胞分享喜乐   愿能与他们分担悲伤。我愿能与所有同胞分享喜乐   愿能与他们分担悲伤。我愿能与所有同胞分享喜乐   愿能与他们分担悲伤。

 

少年被迫完成了成长。曾经大笑着说要出去看看整个世界,曾经大怒着向欺负朋友的人拳脚相向,那些情绪都不会再有了,完全外泄的感情于他来说是奢侈品。他冷静观察局势,与他人介绍形式,对他人施以援手。他在哪里都能自然而然地成为人群的领袖。猎人的选拔开始后,他孤身一人便踏上了旅途。

 

当他头也不回地离开那片火海时,他就明白自己只有复仇这一条路可走。

 

他以为自己足够冷漠矜持,再不为其他的人费尽感情。然而他还是高估了他自己。小杰是个发光的小太阳,他坚持着自己的道路,时时刻刻照耀着认定的伙伴。这样的人怎能不让人心生欢喜呢?他沐浴着光辉并报以同行中所最能给予的帮助。他觉得猎人考试是他必须一个人要走的路,可不知不觉中,小杰已经吸引了那么多的同伴,而他也是其中之一。

 

即使在不同的环境中,和某些人交往中都会产生相同的磁场。当他蓦然发现自己笑得很开心的时候,便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对蜘蛛复仇的执念是他自愿绑在心脏的锁链,他倒并不是觉得这样的自己就不配拥有幸福什么的,否则也不会在小杰问猎人到底是干什么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回答探查遗迹、保护珍稀动植物。那确实是他的梦想,在他做完该做的事情后。

 

只是有种微妙的情感破土而出,那是很轻松便便放下心防的毒药。

 

小杰是太阳,是中心,按着自己的轨道毫不动摇地运转。坚信着意念强大到胜过现实世界,让人不自觉便倒向他那一边,让世界都为他让道,有惠泽万物的光辉。和他在一起很难产生负面情绪,但好像也不会开发其他的表情。

 

雷欧力不一样。

 

初见时只觉得是个全身充满市侩气的大叔,以至于在得知他的真实年龄时,一贯自诩冷静的酷拉皮卡也足足吃了一惊。那是在独自摸爬滚打中锻炼出来的虚假气息,足够掩盖掉惊人的勇气与内心的柔软。还没到成人的年纪,已经读懂成人世界的规则,磨炼出类似莽撞却深藏智慧的行为标准。那是认清这个世界仍旧深爱而不苟同于这个世界,和他这种被仇恨催熟的成长不一样。

 

而终于到了猎人考试时,他才真正认识到这一点。视钱财为宝物的雷欧力,原来看重的不是钱财本身,而是它在这个世界能给别人带来的东西。一定很自责吧,无法挽救友人的性命。他在这一刻方才生出感同身受的悲哀,那几乎扑头盖脸的情绪让他很不好受。想伸手给予安慰,又知晓这非他人能插手之事。在一边静静守着,无端又生出被愚弄的愤慨,极没有来由的。真是百感交集。

 

昏暗的拐角,没有人声的夜晚,灯光照在曲着单腿靠在墙根的少年身上时,雷欧力下床后还没有反应过来。金色的短发柔顺地贴在脸颊,抬眸正对上那一双眼,火红色的怒意烧了起来,映着灯光直觉璀璨生辉。

 

像银河万顷降落人间。

 

肯定是今天太累的缘故,被一拳揍倒在地上只来得及闷哼,等到酷拉皮卡坐到他身上准备再给他一拳时他才清醒过来。雷欧力大喊:“是不是认错人啦,在这守着就是等我醒了揍我啊。”酷拉皮卡手恰恰停在颧骨旁,头低着,声音也同情绪一般低沉着,“当猎人就是为了钱?骗人也该有个限度。”说出的话却是不带丝毫友善。

 

明明是朋友……

 

如果雷欧力不了解酷拉皮卡这个人,此时一定会大嚷着“钱本来就很重要啊”之类的话。虽然是结伴不久,酷拉皮卡这个人却意外地很好看透。刚开始注意到他是因为雌雄莫辨的容貌,雷欧力向来对美的东西没什么抵抗力,便多注意了。明明看起来是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样子,却会很尽责地告诉自己和小杰不知道的东西,坦荡地没有任何藏私的念头,尽责地想要每个人都免于受伤。

 

是个很温柔的人。雷欧力不止一次这样想。他这样的怒火是因为我吗?雷欧力握住酷拉皮卡略微颤抖的手,冰凉的温度,纤细的骨架,流淌的血液。“我没事的,不要担心我。”拉近了两人的距离,酷拉不适地抬头,指尖的温热触感消失,雷欧力的手敷在额头上,略带着担心的眼神撞向他,酷拉只觉得头昏沉无比。“果然是发烧了。你是笨蛋吗?照顾人倒把自己照顾病了。”骂骂咧咧地直起上身,右手环着他的后背,左手抬着大腿抱着酷拉走到床边。见没什么动静,果然已经睡了过去。雷欧力任命地给他降了温,打了针退烧药,躺在床边浅睡了过去。

 

现在想想,那是他们第一次同房共眠。

 

等酷拉皮卡醒过来,雷欧力端来了清淡的食物,为要开始的第二场猎人考试补充能量。他不知不觉同雷欧力关系更加亲密起来,这可能是因为小杰更黏着奇犽的缘故。他因着自己同雷欧力这种笨蛋捏出同一类型寿司大受打击,自然被雷欧力指责了很久。等晚上休息时,雷欧力又挤到他的房间里来,借口则是光明正大的——照顾病人。

 

哪怕知道雷欧力是医生,“很会照顾人”的这种感觉也从没有出现过——他实在是不靠谱。之前发烧时没留下什么记忆,等雷欧力真得像模像样地照顾起他时,酷拉皮卡才觉出几分不自在。太过贴心贴近了。他脸红着喝下雷欧力喂的药,竭力反抗要脱他衣服给他擦身体的行为,“又不是女孩子。”听到雷欧力这样嘀咕着,恼羞成怒地给了他一拳。

 

从这个人身上,清清楚楚感觉到了人间的七情六欲。情绪被他轻易地点燃,嬉笑怒骂这些被遗忘的行为慢慢被捡起,这个世界慢慢生动开来,记起他所拥有的多种颜色。在那个废气港口,为了付住宿费而寻找宝物,酷拉皮卡一个人沉入到深深深的海底。声音慢慢消失,海水将他与整个世界隔绝开来,他的手里握着一个蜥蜴状镶有红宝石的黄金坠饰。这种沉溺感压迫着身体,活着的器官拒绝这种感受,但却给心灵带来某种奇妙的慰藉。好像这样的痛苦可以证明自己还活着。然后,向着光从海底逃出,深深呼吸。

 

海面上……是什么?波纹剧烈地散开,正在看着宝物的雷欧力回头,首先是金色,如阳光般耀眼的颜色被海水晕开,在夕阳下更加温暖。水珠在空中散开,使画面显得不够真实,淋到脸上的水滴使皮肤的质地更加脆弱,仿佛要化开来,那白也更不像平时看见的颜色。只是刚睁开的眼睛却如同没有看见这个世界,什么也倒映不出来,和那没有表情的脸,使得那份美丽诡异地凝固起来。雷欧力担心地看着酷拉皮卡抓着什么离开了。

 

“这是……我们族人留下的东西……”酷拉皮卡什么也没有问出来,看着阳光下刺眼的红,这是艳丽的颜色,激起欲望的颜色,生命流失时残忍痛苦的颜色。雷欧力走进了,却没有像以往一样聒噪。他想,这是在照顾我的情绪吗?握住那冰冷的质感,没有生命的物体,仿佛在提醒着他这已经不是世间之物了。

 

说不定,我也不是……他将其扔开,让它回到海水中安眠,一言不发地走去自己的房间,将那种软弱的情绪隔在门外。雷欧力因为担心酷拉皮卡,和别人交换到了他的房间里。确认他没有发烧后,很安静地陪着他。这样奇特地安抚了他的情绪。是很温柔的一个人,迷迷糊糊地睡意袭来时,他这样想。

 

在后来的测试中,他们越来越默契,明明是两个极端的人,初见面便口角争执不断,却在相处中互相明白对方眼神的含义,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有时候甚至觉得,剥开待人接物的不同方式,灵魂中所追逐的品质是相同的。雷欧力好色、肤浅、冲动的背后,是决定了目标便努力去实现、相信别人却又有自己的判断的赤子之心。知晓世故却不圆滑,热血时也会为团队考虑,有自己鲁莽的温柔。

 

奇犽和小杰两个小子玩得特别黏糊,晚上都不肯分开,好像不在一起就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一样。“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话说不完的。”雷欧力略抱怨了几句,“小孩子总是能够坦率地表达自己的心情的,”他笑了,却见雷欧力呆着看他,有些奇怪地叫了眼前人的名字。雷欧力尴尬地摸了摸头,自己干笑着转移了话题。

 

不知怎么,他也觉得不甚自在。好像雷欧力……一直都和他在同房共眠,因为是朋友……吧。他能客观冷静地面对危险,却无法条理分析出感情。

TBC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