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少年心事几人知

3、

雷欧力放下了医药箱,才细细地问了酷拉皮卡的状态。男人略过了对能力重要部分的叙述,而雷欧力虽然笨,在朋友的事情上却有着敏锐的观察力,他眉头紧锁,“这种修炼会不会限制酷拉皮卡的成长?”却并不是希望听到回答,只自言自语罢了。他恨不得立马飞到酷拉皮卡身边去,他知道那个少年看似冷静内心如熔岩般滚烫,如沉寂的火山待时喷发。他害怕酷拉皮卡伤到自己。

 

等在旅舍见到酷拉皮卡憔悴的样子,还来不及心疼就好好检查了一番。男人在旁边道:“医生说不是身体问题……”却见雷欧力一把抱住酷拉皮卡,深吸一口气,再放到床上仔细按摩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雷欧力在床边衣不解带地照顾酷拉皮卡,输液、喂食、梳洗绝不假手他人,动作很是熟练。男人在一旁啧啧称奇,这小子看起来粗犷,却十分会照顾人。

 

背负着锁链无法挣脱的少年,会不会慢慢往前抛开同路人直到踽踽独行,教他誓约之惩是对是错,自己也没有答案。不过人生啊,从来就没有一个标准回答。少年的脸略消瘦了些,躺在那儿如同失去生命的艺术品,男人叹了口气,将空间留给了两人。

 

为了照顾酷拉,雷欧力点着盏暗灯,要照顾病人,自然浅眠,因此轻微的动作便被惊醒。他抬头,就见酷拉皮卡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如黑夜一般地寂静,脸上肌肤紧绷着,像笼了层寒冰,没有一丝动作。

 

借着灯光,雷欧力在视觉上被完全暴力地接收了美这个字眼,从前生命中有关这个字的信息完全不见了,所以不是依靠以前的经验来判断这个字,而是整个心灵被震撼到空白,只有被美吸引对美臣服甘心沉溺的情绪汹涌着。然后重新理解了美这个字眼,从此世间只有他能完全与之对应。

 

唯有美,能摧毁人,并以之为荣。它的破坏力如同洪水猛兽,所到之处无坚不摧,却又如同让人上瘾的毒药,在极度的欢愉中接受它的制裁。

 

居高临下的美,蔑视众生的美,无与伦比的美,摧心折肝的美,不论生死的美。

 

他的眼里失去了平时温柔中带着冷静的色彩,没有温度地注视着雷欧力,又好像没有。如果雷欧力能懂一种古老的语言,大概能用它里面的诗歌这样形容:“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也动人。”

 

完全拒绝的态度,似刺层层地扎出去,也硬生生长在自己的皮肉中。那种纯粹的黑使得他整个人变得妖艳无比,甘心堕落而散发出的诱惑之美。像是陈列在珠光宝气中仍艳压群芳的古老展览物品,高贵而无情的姿态,无机质生物一般的美,哪怕没有生命亦美得惊心动魄。

 

但那不是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既是冷静博学可靠的同伴,也是默契温柔知心的密友。即使经历了世界最无情的苦难,仍然有一颗金子般善良的心。无论身陷什么样的泥泞之中,一路陪着他们经历无数欢乐与困苦,可以交付后背,亦可以借与肩膀。没有人比雷欧力更清楚他是怎样的人。

 

那不是酷拉皮卡,以殉道者的姿态,将自己裹满荆棘虔诚地献祭给上帝,甘心走入蜘蛛的网中,鱼死网破。酷拉皮卡应该更加耀眼,璀璨夺目,笑容炙热到能夺走人的呼吸,活的表情、热的吐息、颤动的肌肤,那才是酷拉皮卡。

 

雷欧力微微一笑,抱住他深吸一口气,“酷拉皮卡,你再不醒来,你师傅都要急得去请专业医疗猎人呢。”汤还在温着,起身盛了碗过来。他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样子,略撇头挡了雷欧力喂过来的勺子,勾起一丝生硬的笑意。“你基础知识掌握不扎实,快回去复习吧,别在这儿耽误时间。”他也不看雷欧力阴沉下去的脸色,接了碗喝下热汤,不是太习惯的味道,但开始觉得自己是这世间的人了。他感觉到雷欧力一直在盯着他,目光里的情绪带着某种温度,他仍要说些什么打发雷欧力走,却被拿走碗,然后被塞进了被子里,一气呵成,比猎人比赛时还要身手利落。雷欧力关了灯,正大光明地趴在他身边睡了下去。他能感受到熟悉的气息,终于还是闭上了眼。

 

翌日便跟师傅告别,男人欲言又止,他却没怎么理。雷欧力却是怎么也赶不走,他板着脸,如今已学会“念”,周身气势很有压迫感。眼见对方脸一黑,头也不回地离开。酷拉皮卡松了口气,心脏却仿佛被锁链狠狠地绞紧了,这是为雷欧力好,他这样想着,明明是最好的决定,却隐隐有些委屈的情绪。

 

去惯常的修炼地点,瀑布里恍惚间又看到陌生的自己,被绑成诡异的角度,在被人大块吞噬着。他不禁脚下趔趄,“喂!”那人急切而又熟悉的声音传过来,一把拉住了他。他猛然回头,眸子里是不可置信的喜悦。

 

像在发光。

 

“为什么不走?”声音冷静,却因为涨涩而睁大了眼睛,眼珠微微颤抖,外圈泛着些红。

 

“笨蛋,如果真的想要我走,就别露出那种表情啊。”雷欧力感觉心都融化在那片水波中,掩饰性地推了推墨镜。那是酷拉皮卡不为外人道的软弱,将外套盖在他头上,轻轻拍了拍他的头,“酷拉皮卡,走啦,回去休息。”

 

等他身体恢复后,雷欧力便收拾行李准备离开。临走时啰啰嗦嗦了一大堆“不要勉强”、“注意安全”的话,虽知道这小子肯定听不进去,又关心则乱,控制不住地开口。他不自觉露出一抹笑意,却是比那天晚上的要生动得多,雷欧力想抱抱他,最终还是没抬出手。临上火车时跑回来喊,“需要我的时候联系我,我一直都会在。”又快步乘上了车。

 

于是笑意便更深了。他深吸一口气,再次走进了那个介绍所,脸上已经没有表情。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