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少年心事几人知

4、

友克鑫市,黑暗发酵出的繁华和糜烂,危险而又迷人。无论那片黑暗里进行着什么样的交易,那个城市永远亮着灯火,尽情地将每个享乐的时辰照亮。人的欲望在这片黑暗里被点亮,然后膨胀,直到身躯无法承受时,“嘭”地一声炸为碎片。城市已经看惯了这样的人,于是照样灯火通明,夜夜笙歌。

 

在近距离接触那群蜘蛛后,他一番布局下杀了旅团的一名成员,终于接了一直在响的电话。他很感动于小杰的决心,并不仅仅是对自己的帮助,更是由于小杰对善恶的判断才决定做这件事。但是他还是不能把朋友卷入到这件事中来。从一开始,这就是他自己的事情。就在他决意全面复仇时,却听到了旅团已灭的消息。

 

蜘蛛们……死了吗……

 

他不知道自己听到这个消息时是怎样的心情。

 

迷惘、痛楚、愤怒、悲哀、无奈,那些仇恨再无依托的对象,那么同族人的惨死算什么。猛地便化为无边的煞气。他在空旷无垠的荒野中举目四望,没有边际,没有指向标;他低头,脚下是一层薄薄的冰,举步维艰,时时可能跌进冻住一切的寒;他张开双臂,四周无所依恃,唯有亘古而来的风,轻轻闯过指缝,无论如何也抓不住。

 

他恨天上太阳,恨地上绿树,为何无法护窟卢塔族人平安。恨善恨恶,恨肆无忌惮的蜘蛛,恨让他们横行无忌的世界……直到前方传来小杰活力满满的声音,他无意识间已经走到了约定的公园这边。

 

他闭上眼睛,缓缓吐出胸口的浊气,睁开眼时又是冷静的、温柔的、可靠的酷拉皮卡。

 

小杰和奇犽在打闹,欢呼着向他跑来。他脸上的笑意虚浮,像是水中飘起的一层油,笼盖不到真正的感情上。即便如此,那样的笑容仍然十分蛊惑人心,带着病态的、苍白的、软弱的笑意,像易碎的水月镜花。

 

他很熨帖于奇犽的贴心,正说着话,手机却是响了。他接起,熟悉的声音经过电波转换传到耳中,然后慢慢和更加温热的话语声重叠,雷欧力走到他面前定定地望着他。他侧头一笑,笑容终于浸在脸上,从心中婉转着笑意。

 

谢谢。

 

旋律听着他的心声,迎着微风觉出醉人的滋味来。旋律才发现他的心声又变得干净温暖,那应该是一群很好的人。她放心下来,替酷拉承担他的工作。

 

他向几人说了这些天的经历,也将自己的能力告诉了他们。奇犽脸色大变,旅团中的人有能直接接触身体得到消息的能力,酷拉皮卡会把自己送入危险之地。然而他听了后,只是在微微的惊讶后便继续开口回答小杰的问题。雷欧力审时度势,本不打算听,可以把身家性命托付给酷拉皮卡,却不舍得酷拉皮卡受到可能的伤害。但在与奇犽商量好后,真正四人同体,生死与共。他并未拒绝他们的好意,“即使秘密真是由你们泄露出去的,”他笑了,眸子里流光溢彩,闪烁着世间最为耀眼的光芒,照得那张好看的脸更为华美无双。“我也,无怨无悔。”

 

那是对伙伴们的承诺,而雷欧力却因为那笑容晃了神。

 

雷欧力只觉得事情告一段落,看着酷拉皮卡脸上真实的笑意也放下了心,谁知接下来的事情急转直下,谁也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发展。命运,真是毫不留情地肆意嘲弄着人类。

 

蜘蛛们,还活着。

 

为了酷拉皮卡的安全,他们决定抓住派克。由于他的冲动,导致小杰和奇犽被抓住,他太冲动太愚蠢了,以至于无法接受雷欧力加入他的计划。“明明连‘念’都没有学会,你要做什么?送死吗?”他的几次情绪失控都因为雷欧力,都是因为这个人。

 

“我相信你,酷拉皮卡,”隔着墨镜,雷欧力的眼神逐渐深邃,“所以你也要相信我。”

 

旅团一踏入酒店,雷欧力身体本能地抗拒着那股威势,想要逃开。哪怕沙发下的小腿害怕着发抖,还是卖力地饰演着黑社会的角色,将主要信息传递出去。如果哪个环节出了错误,想必他们全都得交代在这里,雷欧力此时才急迫地了解实力的重要。

 

这既是一系列的巧合,也是尽心安排的剧本,每个演员都有充分发挥的余地。友克鑫市上演着生死追逐的戏码,一着不慎则满盘皆输。其实他没有胜算,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他的对手是真正的赌徒,不管手中有没有筹码都完全不惜命。而他必须要救下小杰和奇犽。

 

被绑住的库洛洛面不改色,上下打量了一番酷拉皮卡,“很意外,没想到锁链杀手是个女人。”他冷着脸扯掉了假发,擦去了嘴上的红颜色,眼里是压制不住的怒火。而库洛洛却对自己的处境毫不在意,既是对旅团的信任,也是享受这生死一线间的刺激感。如果两个人毫无共通点,谈话便是多余。对于库洛洛来说,窟卢塔族人的性命并不比昨天的晚饭值得惦记,他胸中翻滚着恨意,心声如海上翻滚的阴云,和着风浪一片肃杀之气。

 

“如果你要杀了他,我就杀了你。”司机开口,声音里带着急切的残酷,而他知道那是雷欧力的真心话,然而这无异于火上浇油,他恨这个屠了他全族的人到此仍漫不经心的模样,蜘蛛的头子,当年是不是也这样轻描淡写地杀光了他的族人。恨恨恨恨恨好恨啊!恨不得生吞活剥了眼前之人,额头上刻着十字架花纹,却没有将世间任何东西放在心上,哪里需要什么救赎,真是可笑。

 

这种渣滓,凭什么好好地活在世上。

 

好笑,这愚蠢的天道。

 

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他恨不得立马站在世界的顶端,用绝对的实力碾碎这群蜘蛛。

 

闭上眼,将那片火红色关住,不再泄露自己分毫情绪,有条不紊地安排着交换人质的工作。他在赌蜘蛛的头子对幻影旅团很重要,然而等他们真得按条件交换同伴时,他动摇了。蜘蛛们真得会有在意的东西吗?难道不是一群亡命之徒吗?如果会在意团长的性命,那么为什么可以毫不在意地杀人?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谁都不觉得自己有错。

 

他没有看雷欧力担忧的目光,之前还说着相信自己,然而谁能去相信另一个人呢?小杰和奇犽被用来交换库洛洛,他跑上前去,就听到雷欧力焦急唤他的声音的声音。双手在袖中紧握成拳,指甲深陷肉中,这个人以为我会做什么?他回头,展颜一笑,那样的脸无论配怎样的笑容都足够让人飞扬生动起来。他的笑是在宽慰,附带了善解人意的解释,就是完全冷静的酷拉皮卡的风格,雷欧力皱了皱眉。

 

还是喜欢会和自己拌嘴的酷拉皮卡。

 

几人再次重聚,都有劫后余生的喜悦。他从热气球外看着库洛洛,蜘蛛们不会放过猎物,这件事情根本没有结束。小杰的表情中带着些许苦恼,望着酷拉皮卡道:“也许是我不能体会酷拉的心情,但是……我不希望酷拉再和他们打交道。”

 

很难纯粹地说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明明会为了死去的同伴流泪,但是却可以毫不犹豫地夺走他人的生命。只要是想要的,罔顾道德、爱与性命,无论是他人的,还是自己的。而且在这次行动中,他们确实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团长而付出了很多。

 

刚开始只是想得到,后来……就不想失去。

 

我不想酷拉与这群亡命之徒打交道,我知道失去的痛苦,却无法感同身受。可我怕酷拉受伤,怕酷拉同他们战斗时失去自己本来的样子。变得麻木不仁,不顾一切的残忍。和怪物战斗的人,要小心自己被同化成怪物,因为在一次次生死相搏中,他会发现只有自己也变成怪物,比他们更凶狠更贪婪更罔顾生命的尊严,才能打败他们。然而这样的代价,值得吗?为了死去的一族,为活的人压上重担,甘心缚上锁链无法脱身,甚至连心都被绑住,亲手埋葬那些少年曾经的梦想。

 

值得吗?或许这并不是能用什么天平来衡量的东西,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选择,别人又怎么能伸手指指点点呢?又是靠什么来评价呢?

 

可我怕自己会失去酷拉皮卡。这种略带自私的话,要怎么说出口,要怎么才能让对方为了自己放弃坚持为爱的复仇。小杰难得地踌躇了,奇犽揽住了他的肩,都看出了双方眼里的担忧。或许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只是陪伴。

 

因为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哪怕是朋友亦无法干涉,正因为是朋友才无法干涉。那是不应该、也无法越过的界限,划分泾渭分明,尊重对方独立个体的权利。

 

可……

 

像小杰这样的人,面对朋友时,心里在想什么脸上自然藏不住,更不要说面对的是他这样心思玲珑之人。

 

只是他不愿意懂。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