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少年心事几人知

5、

然后突如其来地陷入了永恒的黑。他一个人在漆黑之中,连手指都无法看清,只能感受到自己好像在行走。然后四周便突然出现各种各样的凶兽猛禽、不知名的生物,一个个向他扑来。那是派克死去反噬而来的念,他的意识备受煎熬,偶尔清醒时都能感受到身边的温度。然而这终究不会永远是他的。猎人的世界从来不对弱者温柔,那份温柔会让人心软,生出懈怠,直到为那温柔,付出生命的代价。

 

有些路,注定是要一个人走的。他在这片黑暗里披荆斩棘,踏出了一条血路,然而他找不到出口,因为这里,没有光。

 

醒来的时候酷拉皮卡很沉默,念的反噬让他在心境上消耗了许多精神,他整张脸上没有情绪,连略带安抚的笑容都扯不出来。雷欧力守在他身边,见他如此更加不放心,这时候却不好说什么,只讲了这些天小杰和奇犽的事,特意隐去了旅团的消息。

 

他懒得听了,“你走吧。”直接下了逐客令,如果是小杰和奇犽他断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雷欧力的话,不仅是因为和他说话时会轻松些,雷欧力懂得人情世故,又同他拌嘴,和别个人相比,自然是亲密些。而亲密些,便可以更加随意地表达自己的心情,因此更加求全责备。而且,这样说虽有些伤人,但他始终认为,小杰和奇犽并不懂得真正的失去,唯有雷欧力曾感受过那样的痛苦,哪怕对伤害的防御动作不同。可他只是现在不想见到这个人。

 

雷欧力火气也大了,厌恶他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却也没法对病人生气。只递了药碗过去,他手一挥,药碗嘭地一声砸在地上,四分五裂,褐色液体在木板上渗开,留下顽固的污渍,再也擦拭不干净。

 

“滚。”他的声音里含着冰,雷欧力一把拽住他的领子,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怒气,“怎么?你要杀了我?”这距离近得能感受到雷欧力的体温,他凑到对方耳边,语调里上扬的疑问拉长成暧昧,和着灯光下冰冷的眼神,更是妖异诡艳。雷欧力似被那眼神烫到了,一把放开他,深吸了口气,“还是为之前的事情吗?酷拉皮卡。”

 

“你活着,并不只是为了将自己困在痛苦中不是吗?为了族人,你的尊严不算什么,那么,你的朋友,你的梦想,你的人生,是不是都算不得什么?”

 

“哪怕复仇是唯一的解脱,也是要以活着为前提,好好活着。总不能为了已然失去的东西,放弃掉已经拥有的东西吧,更何况,在你看来,这也是不值得的吧。”

 

他望着雷欧力的眼神更加冷了,然后燃起红色的火,“究竟在自顾自说着什么啊?你知道些什么?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你知道那根本无法承受的痛苦吗?如果不宣泄出这股仇恨,我会毁了我自己的,说到底,不是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像旁观者一样说着这些道理,很轻松吧,真是够自私啊。”

 

停止,我在说什么,这种迁怒的话语,不经头脑的发泄,莫名其妙的责备。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啊?我又凭什么说出这种话。

 

雷欧力面色铁青,“你说我自私,我承认,比起你的族人,小杰、奇犽对我来说更重要,”这是当然的,但是亲耳听到这些话,他的心突然就冷了下来,整个人冷静地笑了声。“但更重要的是,我不希望你不再是酷拉皮卡。”雷欧力深吸一口气,不能这样刺激他的,但是也不能放任他沉浸在自暴自弃的绝望中。“因为我知道,哪怕那份仇恨让你如此痛苦,你,酷拉皮卡,仍然不愿意失去小杰和奇犽啊,我不希望你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让自己以后后悔。”

 

闭嘴!好像你有多懂我似的!好像你能知道我的心情似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最为重要的东西,因此也能做到毫无愧疚去伤害别人,并认为自己的立场态度没有错误,甚至是在为对方着想。“闭嘴,别逼我动手!”他色厉内荏地喊,第一次见面便差点要打起来,或许这次可以补上那一架。

 

“因为我说得完全触动了你的心,对吗?所以你才会生气,你说过,生气是最无用的情绪。”雷欧力不甘示弱道,指链冲了过去,西装笔挺身形未动,连眼都未眨一下,就那样望着酷拉皮卡。他握拳的手在颤抖,锁链却再未前进分毫,他厌恶这种殷殷为他考虑的言语,他痛恨这种貌似在设身处地的开解。然而他对这个人动不了手。

 

无视攻击的武器,雷欧力叹了口气,这并不是他人劝导能够慰藉的事情,这个时候本不适合说这么多。但是不能看着这个人沉入自己的世界。“我很高兴,你愿意迁怒于我,酷拉皮卡。”这是不是说明,在你心中,我已经是亲近到你可以撒娇的存在。雷欧力想,声线越发低沉醇厚,像引人安眠的药物,诱人进入薰酣淋漓的梦境。

 

“这个世界上,有无论如何都希望你能好好活着的人。”哪怕是为我考虑,雷欧力的声音变得越发柔和,他却像突然惊醒了般,神色逐渐平和下来,开口的声音里也带着礼貌的疏离,“你走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雷欧力不想走。

 

其实和人交往是有一条看不清楚的线的,它限制着你能和人走到怎样合适的距离。雷欧力能准确清楚地找到它,轻易不越过限制。和这样的人交往很舒服,你会信任这个为人爽朗、爱讲义气的人,和他成为很好的朋友。但好像也只能成为朋友,可以托付性命的朋友。但交心这件事对雷欧力有些困难,他不太爱说自己的心里话,因此也不愿去承担被说那些心理话的责任。然而雷欧力干涉酷拉皮卡太多了,这种想参与他人生活,担心他人的心情,甚至想为他人做决定的不自觉,雷欧力对此毫无所知,只是单纯凭着本能,忽视掉理智去做,哪怕在反应过来后仍然乐在其中。

 

雷欧力最终还是离开了。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