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少年心事几人知

8、

这次的动作牵连甚广,他必须得消失一段时间。雷欧力十分欣喜于他的决定,两人可以生活得更近,了解并适应彼此的生活习惯,在猎人生活里是十分宁静而幸福的时光。他们甚至一起去逛市场买食材、去山上锻炼、泡温泉。而且在自己的功课上,酷拉皮卡也可以给自己很多帮助,将这些理论知识的联系掌握做成清晰的图表。“告诉我实话,你是不是什么都会啊!完全没有自信了啊。”

 

好像这样的日子永远不会结束。

 

在雷欧力从身后抱住他替他挽起袖子做甜点时,他耳朵发烫地低下头,甚至升起这样荒诞的念头。明明昨天才收到了火红眼的消息。他终于要离开,背过身子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抱歉,雷欧力,我想……我认为,我们还是只能做朋友。”

 

久久的沉默,比死更黑更冷的寂静。“你可以从任一本书中得出,我们是怎样忠诚与执着于我们的誓言。如果我能够放下你,我不会让自己许下如此任性的誓言。”无声将时间拉得绵长,以至于听到雷欧力的声音竟恍如几日之久。只要有回应就好,他如释重负,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开口,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怎样做才是对的。于他来说,已是太过鲁莽的行为。

 

“人的命运,不是自己一个人可以决定的。酷拉皮卡,你看着我。”他没有来得及说什么,雷欧力已经强硬地扳着他的肩,不得不面对彼此。他以为雷欧力会很激动,却不曾想对方比自己更成熟、更冷静、更明白要说些什么来处理这种状况。因为是无可救药的喜欢,掩盖了其他任何情绪,生气、嫉妒、悔恨就像投入大海中的石子,泛不起多少涟漪,便消失在宽广的海面。爱如同无穷无尽的海水,在自己扩大着生长,在海风下肆意翻滚,又在阳光下归于温暖的宁静。

 

这张脸在惊慌苍白中仍然笼罩着异样的美,怎么说呢,可能是因为那张好看的脸的缘故?雷欧力总是特别担心酷拉皮卡,明明自己的实力甚至不如酷拉,但那种心情无法用理智来控制。只要他处于危险之中,就巴不得立刻到达他的身边。愿意成为他计谋中的棋子,因为知道自己会被摆在最正确而最安全的位置。看到他的脆弱会心疼,属于他的战斗会想参与。所以怎么可能只是一张脸的原因呢?雷欧力知道,喜欢这种情感已经满满地溢出来,流到心中化为深深深的爱。

 

“我不会说你要做的事情我替你去做,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但我想一直陪着你,直到尽头。过去的痛苦我无法感同身受,我知道你不会放下对旅团的仇恨,你要选择怎样的道路我都会在你身边。”这是一条悲壮、充满血腥、无法回头的路,没有人可以去评价对错。支撑他走下去的,也不是理智,而是人心更深层次的东西。“收集族人的眼睛,为族人报仇,我会献上我的忠诚,用我的一切起誓。哪怕我为此死了,这也是我的选择,我愿意。”酷拉皮卡颤抖着跺脚,失控地喊:“别说了别说了,我不会允许你被卷进来。”“你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冷静,”所以不要这么急着推开我。“死去之人已经不会再回来了,不要为了恨意伤害自己,不要用死去的人来折磨还活着的未来。”

 

他茫茫感觉自己的手被力度掌控着,嘴唇发白,在不住地颤抖着。他似乎想要呐喊,谁有资格来插手我的决定?可他举棋不定,这是我想要的吗?为何会让我如此痛苦。可如果不是我想要的,为何我又放不开手。

 

并不想去看他的表情,雷欧力害怕自己会心疼得只想抱住他,用肌肤和温度的切实存在去安慰他。雷欧力只好盯着他头顶的发漩,仿佛那里有着另一个世界,不是让酷拉这样痛苦的世界。然后抬手,弄乱了他的头发,他并没有躲开,虽然讨厌身体接触,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已然没有足够的心力去面对外界的动作了。

 

头发是柔软的,乖顺地如阳光披洒开来,使得他整个人更加温和,和自己怎么也梳理不顺的发桩不同。然而雷欧力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外表彬彬有礼,内心却比谁都坚守自己的信仰。也正因为如此,才将自己逼到这样的绝境。  

     

更何况,即使言语如刀一般割开伤口,他好像也无法在实际行动上拒绝雷欧力示好的举动。

 

“你的亲人已经死了,但小杰、奇犽在那里,他们比亲人更忠诚;我在这里,我愿意护你左右,成为你的爱人,比任何人都亲密。不要让过去如同锁链困住你,让你的心做决定——如果那时你仍觉得我不是那个人。”

 

爱是长久忍耐。

 

近乎残忍地说出这话,雷欧力因为疼痛而倒吸了口气。酷拉皮卡眼睛有了焦距,定定地看着眼前之人。“我是不会把你拉到这条路上来的。”雷欧力苦笑,他如果被这样轻易地说服,反而是有所隐瞒,以退为进的招数。他或许不懂得爱到底是什么,只是本能地不想将好友拉下水。他转身离开,再不回头,好像这样孤独的背影能说明一切。

 

然后手机便收到了一封长长的邮件,提示音响的时候他就知道是谁,脚步略顿了顿。想想还是打开,写得都是些生活方面需要注意的小事,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读完,慢慢将手机放进怀里。

 

放过我吧,他听到自己的心在这样哀鸣。他仿佛走在悬崖之间长长的独木上,胆战心惊,稍不注意脚下便是万丈深渊粉身碎骨。然而这条脆弱的道路没有尽头,他费尽全力维持着平衡,心却越来越累,他不知道这条路到底何时能走到底。

 

放过我吧,心仍然在不甘地反抗着,它始终不肯服从理智的指挥。我只是想和他们一起踏上旅程罢了,少年人的梦想,从未被死亡的洪流湮灭。如同待发芽的种子,风一吹便要破土而出。能够和他们一起行动,我很高兴,这是无法抑制的情绪。他知道的啊。

 

放过我吧,因为有些东西从来不由理智掌控,它们似乎是头脑中和理智来源完全不同,它们来自更深的地方,比右脑深,比常识深,比心灵深,比人们已知未知的一切都要深。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反抗的到底是什么了,是蜘蛛,是自己,还是这近乎好笑的命运。他不知道自己要求什么放过自己。他似乎是由千万个念头组成的东西,肉体只听从它们的摆布。那些念头在身体里冲撞着,都在冲破头寻找着主宰的机会。最后它们分成两种阵营,要将一个他撕碎。

 

我真得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吗?这个念头只如电光一闪,在漆黑的夜里再无痕迹。

 

小杰受了重伤,昏睡不醒。刚收到这个消息雷欧力就怒不可遏,谁害小杰受伤了?阿金出现在猎人会场竟然不去看小杰?直接打电话联系酷拉皮卡,准备一起去找小杰和奇犽,结果却是无人接通。

 

“奇怪……”雷欧力一直和旋律保持联系,最近火红眼的收集并没有太大的阻力,酷拉皮卡这时候应该会接电话才对。他穿上了西装,勾勒出纤细而坚强的曲线,衬着面上多了层薄薄的霜雪。雷欧力无意识地掂了掂箱子,这才心底安慰了些,毕竟是酷拉皮卡给自己换的医疗装备。又握了握手机,那里有很重要的东西。“没准已经在小杰那儿了……”这样安慰着自己登上了飞机。

 

无数双火红色的眼睛注视着自己,它们在溶液中飘浮着,兀自美得惊心动魄,却早已失去了生机。他睁着眼睛,任凭铃声在响,不肯泄露出丝毫表情。不动如山。十指交叉抵在下巴上,他比雷欧力知道得多了,清楚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可他脑海里又似乎什么都不在想。对死者的祭奠,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用怎样的心情。那些仇恨,似乎让自己所有精力都蒸发,虚软的躯壳让情感脱力。那些痛苦从每个细胞中压榨而出的动力,是在很久之后了。在最初面对那场火时,猛烈的情绪一瞬间如利刃插入心脏,如同游荡在世界的亡魂。只剩一些了,这件事情似乎就要结束,只要去到黑暗大陆。他有预感,这一切会在那里结束。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