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束缚

第九章

觉得罗的状态不对,昨晚Baby-5一直留意着他。等少主和罗一前一后奔向小岛,身上的杀意让她发冷,不自觉将双手抱在胸前。她总在说少主不可能被束缚,但是等这话真实现后,她才发现,原来言语上过度的肯定,内心却完全不想接受这样的结果。

 

可之后罗就被裹在少主粉色羽毛大衣中被公主抱着回来,垂在外面的手臂上满是丝线攻击留下的细长伤口,只是……为什么是光着手臂……Baby-5咬着烟,十分不愿想大衣中的罗是什么样子的。被差使着去找船医要什么不要留下伤疤的药膏,虽然被需要了很开心……但是拜托,那种伤口会留下什么伤疤,更何况,伤疤不是男人的勋章吗?Baby-5一脸黑线,果然,罗那家伙真够烦人的,不如死在那小岛上好了!

 

少主也真是的,自己把罗弄成那样,又要亲自上药,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Baby-5拿着药膏敲门进了少主的卧室,罗喊了声“进来。”她看了眼四周,少主不在,罗盖着少主的羽毛大衣坐在床上,脖子上、胸膛上、甚至纹着“DEATH”的手上,除了那些狭长伤口,还斑驳着暧昧的紫红色痕迹。她一抖,差点将手中的瓶瓶罐罐砸向看上去挺悠然的罗。Baby-5又不是小孩子了,这发明就是吻痕!哪怕在德雷斯罗萨,少主过着酒池肉林的放荡生活,她也从没在那些女人身上发现过这些痕迹。她胸脯剧烈颤抖着,觉得眼前有些发黑,亲亲抱抱她只当作罗是在撒娇,可这是都发展到哪一步了?

 

“你这是在做什么呢?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Baby-5指着那些痕迹,又觉着羞愤,气着把手放下。罗不在意地伸了个懒腰,那些痕迹在灯光下竟显得十分色*情。他毫不在意这些指责,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倒是多弗朗明哥从浴室中走出来,全身上下只系着浴巾。Baby-5无语地看着这两个有伤风化的男人,心里咆哮着给老娘把衣服穿好啊。“呋呋,药拿来了?用法和忌口的单子也放这儿吧。”

 

几欲张口,但她最终什么都没说,恶狠狠地瞪了罗一眼,传达出“好自为之”的光波后,把药罐泄愤似地砸在了床上离开。“呋呋,你又怎么惹她了?罗。”

【今天的Baby-5也不懂少主和罗之间的情趣。】

 

熟门熟路地抱住了多弗朗明哥,罗笑道:“恐怕是,她害怕我把你抢走了。”“呋呋呋,”多弗朗明哥配合地笑了,“躺好,我给你上药,罗。”

 

清凉的药膏抹在身上,手指慢慢抹匀,再适度按摩吸收。多弗朗明哥认真地按照说明上的手法涂抹着,罗舒服得昏昏欲睡。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罗想。之前因为催*情藤蔓而亲密接触后,他确实觉得哪里不对。然而在这次捍卫底线的战争里,他想明白了。多弗朗明哥爱他,所以才迷恋这具身体。或许多弗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罗对这样的事情没有丝毫的抵触,或者可以说是沉迷在其中。他确定自己对多弗朗明哥的爱有多深沉,在相处之后发现自己的爱里有对他的欲*望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地方。

 

所以他顶多躲着多弗,这是心害怕跟着身体一起沉沦下去的自然反应。唯一可怕的是他没有得到多弗朗明哥。罗没有什么性*体验,都是从多弗那儿现学来的,而实施对象,也就多弗而已。

 

他不知道这样的爱是不是正确的,但是爱哪有对不对之分呢?唯有你愿不愿意罢了。

 

虽然可能是错觉,但罗仍旧相信着,多弗的亲吻是安抚,并不是在安抚罗,而是在安抚多弗朗明哥的破坏欲。如果他不是暴力的亲吻,那会怎样惩罚一个再次对他拔刀相向的人呢?如何停止体内嗜血的欲*望呢?

 

但那些吻是真实的,或许是罗唯一能踏实感受到的真实,他怎么舍得推开呢?

 

次日去到SUNNY号上准备讨论合作事宜,甲板空无一人,在厨房中找到他们时便觉得气氛不对。“正要去找你们呢……特拉男,”路飞手按着帽子,“打凯多的事情先放在一边吧,香吉士不见了。”

 

其他人面色各异,盯着他的目光却都带着尴尬,而红心海贼团里,贝波他们更是十分惊异地看着自家船长身上浅淡的痕迹。路飞没注意到这些,罗则是大大方方地任他们打量,没有特意换上什么遮挡性的衣服。“这是怎么回事?草帽当家的,说清楚点。”

 

早餐时没有听到人喊他们吃饭,这就很不对劲了。SUNNY号每一天的开始,是伴随着暴力厨师“混*蛋们,给老子滚过来吃饭啊。”开始的,当然,偶尔香吉士做好早餐不知跑哪里去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路飞揉揉眼睛开始抢饭时,大家才陆陆续续过来,而所有人都到齐后,香吉士仍然没有出现。

 

大家纷纷表示没有见到他们的厨师,“搞什么啊,那个臭厨子,不是说了要大家在一起吃饭的吗?”索隆嘟囔着,起身去找他,甲板上的吊篮里,船舱的粮食储存处,SUNNY号的燃料补给室……没有,全都没有。每经过一个地方他都以为会有一个人回头冲他灿烂地笑,比阳光般的金发更耀眼,然后看清楚是他之后便抱怨,试图惹怒他,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互相打起来。

 

可是没有,这些都没有。索隆不知怎地就想起来初见时暴力好色的厨师,在宴会上试图和他好好谈心,在发现他果然是个油盐不进的人之后冲他跳脚。索隆看到香吉士对每个人都很温柔(偷吃东西的路飞除外),便不喜欢被同样对待,故意曲解他的好意,然后看他生气地盯着自己骂。

 

喜欢那个不把自己包裹在温柔的壳里的香吉士,喜欢那个表情张扬奇怪的香吉士。可是……慢慢有种被愚弄的感觉,心里不详的意味也越来越浓,索隆打开仓库的门,果然,香吉士惯常用来采补食物的船不见了。

 

旁边摆着一张孤零零的纸条。

 

拿着那张纸条走到厨房,路飞早已经大喊着“香吉士”跑遍全船去找他们的厨师,然而没有任何回应,索隆叫回了他。大家看着这封信,气氛逐渐凝重起来,这是不该出现在SUNNY号餐桌上的心情。“受到了大家的关照……有些事情要自己处理……这都是什么意思啊!”路飞把信扔一边,“我要去找他!”

 

这最后一顿早餐到底没有吃完。

 

“你怎么去找他?去哪里?他是自己主动要离开的。”索隆冷静地开口,“没有得到船长的允许就随便脱离这个队伍,他知道意味着什么吧。”“你这是什么意思!现在什么都还没弄清楚……”娜美白着脸开口,乌索普在一旁揉了揉眉心。

 

厨师当家的不是冲动的人,对草帽海贼团也很有归属感。这次没有当面告别就离开,怕是有什么会连累到草帽当家的事。罗不自觉地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多弗朗明哥,“呋呋,”多弗朗明哥接受到了讯息,很愉快罗遇到问题会想到自己。

 

从之前的通缉令上就觉得不对劲,作为七武海,身份又十分特殊,自然可以和海军打交道。旁敲侧击得到些消息后,着手下去调查,结果同他猜测得差不了几分。金发、sanji、徒手画的通缉令、活捉,对于有心人来说,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北海曾经的王族文斯莫克家族,你们知道吧。”多弗朗明哥开口,“其第三子小时候走失,后来在东海被发现,通缉令上没有放上他的照片,并被下命令活捉。”

 

路飞歪着脑袋,“这和香吉士有什么关系?”

 

罗沉吟开口,“多弗,你是说厨师当家的是回文斯莫克家族了?”

 

两人同时开口,路飞搔着头看向罗,“哎?香吉士是那什么家族?真的吗?特拉男。”多弗朗明哥难得被路飞哽住了,微妙地停顿了会儿,赞许地看着罗:“是的,罗,我最近还得到有意思的消息,”多弗朗明哥扫了一眼四周,“呋呋,文斯莫克家族与BIG MOM联姻,这个时候他们很需要一个政治棋子。”

 

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下来,如果香吉士知道这个消息,那么他一人回到家族的意图就很明显了。如果文斯莫克和BIG MOM找上来,整个草帽海贼团都要受到牵连。可是……如果一旦联姻成功,这就意味着香吉士要离开SUNNY号吗?

 

“原来是这样啊!”路飞很高兴地握拳,“我们知道香吉士去哪了,去带他回来吧!”

 

你真得懂了是怎么回事吗?

 

“说不准那厨子很高兴去结婚呢,何必不长眼凑上去。”索隆冷着脸道,“总之还是先处理掉手头上的事,我们现在可不是BIG MOM的对手。”文斯莫克家族的第三子吗?联姻吗?你可真是好样的,这些事情全都没有对我说过。

 

这是事实,和BIG MOM家族干部交手就已经很吃力,“不管怎么说,没有香吉士我都吃不下饭啦,我一定要把他带回来!”路飞气鼓鼓地双手抱在胸前,“索隆,其实你也很想香吉士回来吧。”

 

知道和他讲道理讲不通,索隆干脆就不开口了。“那个,我也希望香吉士能回来。”开口的竟然是娜美,虽然平常被称为船上的恶魔,但这个时候还是很善解人意的,“他还欠我很多贝利没还呢。”典型式娜美的发言,但是低落的声音还是泄露出了不安的心情。

 

“呋呋,虽然你们已经决定了,作为同盟,还是给些建议比较好。”多弗朗明哥慢悠悠开口,“你们最好分头行动,和之国的事情还没解决吧。如果你们打算先和BIG MOM作对的话,你们的厨师还是很有用的。”

 

罗宾点头,这些确实是必要的。“BIG MOM嗜好甜食,香吉士抓住这一点的话,最好的结果是我们没必要开战。”罗站在一旁,听着多弗朗明哥的话,略微翘了嘴角。他很懂多弗朗明哥提供这么多信息的用意,“我和多弗便不去找厨师当家的了,既然已经向凯多发起挑战,我们准备让凯撒继续诱发SMILE狂暴化的试验,作为战前准备。”

 

这样的作战策略得到了认可,“当然,香吉士是我们船上的事,不用你们帮忙,我一定会带他回来的。”信心满满地甩了甩胳膊,这时候才冷静下来,发现新大陆似地大喊:“特拉男,你手上,哎?还有脖子上怎么了?被虫子咬了吗?”

 

众人纷纷掩面,不知道是从“你这时候才发现?”还是“如果是虫子咬得就好了。”开始吐槽。但有种这个时候开口就输了的感觉。罗斜眼看向多弗朗明哥,似笑非笑道:“是啊,是只很混*蛋的虫子。”那一眼撩拨得多弗朗明哥心里痒痒的,迎着他的眼神笑了,“呋呋呋呋呋。”

 

“那可需要医生看看啊,上次娜美就是被虫子咬了……”娜美连涨得通红,冲过来大吼,一拳揍上去,“我可是真得被虫子咬了!”“特拉男也是啊……”为了避免路飞一直问下去,罗道:“我们先去看看凯撒。”

 

娜美也很快放弃和路飞纠缠,拿着海楼石钥匙,“我带你们去。”走近船舱的一个房间,就听见凯撒不停地咒骂声,娜美暴力地推开门,声音戛然而止。“JOKER!”还没等娜美说什么,凯撒便尖叫着扑向多弗朗明哥,“你是来救我的吗?嘤嘤嘤……”

 

拽着多弗朗明哥的裤脚不放,显然是多日在船上的生活摧垮了凯撒的思考能力。罗走过去低头看着凯撒,“啧,麻烦。”暴力地把凯撒揪起来,娜美过来将手铐脚铐解了,“呋呋呋呋呋,凯撒,我们现在和草帽小子他们可是盟友了呢。”

 

明显搞不清状况的凯撒手脚并用地想离开这些家伙,显然是这些日子受够了蹂躏。罗不耐烦地从口袋里取出心脏,五指并拢——

 

“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声突破天际,凯撒在地上打滚。罗内心里偷笑,他讨厌看到凯撒对多弗朗明哥莫名信任的眼神,有些碍眼。他把心脏粗暴地塞回去,凯撒喘了口气,心脏回归的感觉让他安稳下来。“我说你对别人的心脏做什么啊,就这么随随便便把它放在哪里呀?”

 

所谓好了伤疤忘了疼就是说凯撒这种人吧,罗磨了磨牙。“呋呋呋,好了,凯撒,罗可是我们的同伴。”

 

这样就不好对他下手了,罗阴恻恻地盯着凯撒,于是抱怨的声音“谁要和这种叛徒做同伴啊,我可是一直相信JOKER你会来救我的……”在这种冰冷的温度里越来越小。凯撒扑到多弗朗明哥的身边,有些警惕地望着罗。

 

路飞这个时候也过来了,气昂昂道:“特拉男,我准备现在就出发去找香吉士啦,娜美和我一起走吧!”

 

很多时候罗都想不通路飞的脑回路,反正他总能把话题带歪,然后让你沉浸在他的逻辑里甚至觉得他说得很对。罗扶额,“不是……草帽当家的,你知道怎么走吗?”

 

“有娜美就行了吧!”

 

“有我也不行!”随着暴吼是娜美生气的拳头,

 

“稍微等下吧,把事情交代好,草帽小子,”多弗朗明哥有些不悦地开口,路飞清楚地明白多弗朗明哥想要把一切掌握在手中,原因可能是他的直觉,什么事都不管不顾,完全是多弗朗明哥的对立面。多弗朗明哥讨厌这种毫无条理的做法,“如果是他们联姻的场所,我已经吩咐手下将永久指针送过来了。”

 

众人十分惊诧,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这些了。“呋呋呋呋呋,我没说吗?”路飞倒是难得夸了多弗朗明哥,“哇,明哥,你还是很有用的嘛!”凯撒“哼”了一声,“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吗?不过是运气好罢了,JOKER当然很厉害!”

 

边叫嚣着边躲在多弗朗明哥的身后,路飞笑得灿烂:“我本来就运气很好呀!”

 

因为是个笨蛋的缘故吗?不知道为何众人涌出了这样的念头。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