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少年心事几人知

2、

最后一场测试中,他从西索那儿得到了有关蜘蛛的线索,那群吸干猎物鲜血的恶魔!他清楚地知道复仇该走的路,但是此时他甚至想要拼命,在实力极端不对等的情况下。引以为傲的冷静奔溃,在听到雷欧力让他放弃时,他甚至带着恶意去想,你们这些人,究竟知道什么啊?如果在这里放弃,是不是等待我的结果就是,没有声音、没有呼吸、没有温度,只有火吞没一切生命,与映在瞳孔里的血,将曾经归于虚无。

 

他并非时时刻刻饮下痛苦自怨自艾之人,然而恨意到底是存在的。他到底还是个少年,少年人的理智是压抑不了情感的。幻影旅团在9月出现,因此在小杰说要去找奇犽时,他还是和雷欧力达成一致意见,一起去找那个奇怪的朋友。其实是自己依赖着这些暖意吧。这是一段温馨的旅程,也是少年们接受打磨发出自己独特光芒的时候。他明明知道,有些人,就只能陪你走这一段路。必须抱着这样一定会分离的觉悟,才能走得更远。

 

因为连亲人,族人,都会在一瞬间离你而去。所以要走好自己的路,首先就不能依赖别人。

 

明明是有这样的觉悟,仍旧抗拒不了快乐这种使人心生怠惰的情绪。痛苦可以被忍耐,快乐却能摧毁人的防线。经历、年龄、性格、品行,即使各不相同,但交往所产生的气场让人觉得舒服时,一定是因为十分契合吧。他还并不能好好地区分并将这种微妙的感受抽离出来,只是单纯地投入到其中,充分享受这一切,直到分离的到来。

 

他利用猎人资格证,找到了偏僻的工作介绍所,被告知并没有资格。9月,分秒必争,他没有任何时间可以浪费。合理的推测是猎人考试的后续,跟着师傅修炼念之后,知晓具象化能力的他毫不迟疑选择了锁链。困住自己心脏来锁住蜘蛛,而其中誓约的最大的赌注,就是他的性命。不抱着死的觉悟如何去杀人,他不是蜘蛛,他是在足够的冷静下做出这样的决定,要想得到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他从很早之前就明白了这一点。与族人的仇相比,他的尊严、坚持、性命算得上什么呢?

 

更何况,这也是困住自己杀念的一张网,他知道,他要控制住自己的这份杀意,不要沦为与蜘蛛一般只懂见血的怪物。

 

开始是长度、重量、节数,然后是色泽、温度、气息、声音、味道,弯曲时的力道给指尖带来的颤抖,绑缚不同之物时从链端传来的微妙触感,以及,用力道击碎猎物后递过来毁坏的欲望。他压制住这股对自己力量的沉溺,渐渐沉入冰冷的湖底,然而纯粹的冷意从心底漫出到皮肤上,他的指尖比这湖水更加寒凉,以至于从缠缚在身上的铁链觉出几分暖意。软弱的足尖微绷着向下竖立,白的脚趾更加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再没有那圆润的光泽。身躯也被紧缚着,似脚尖般微微颤抖着,发出阵阵悲鸣。他的头无力地后仰着,看着四周昏黑的湖水把自己吞没,悄无声息。双手被绑在头顶,毫无痛苦地挣扎,整个人似乎要以这样的姿态被献祭给至高无上的神明,恳求它对这身躯产生怜意。

 

这种绝望的黑暗,真是太容易让人放弃生存了,他惨笑一声,急向上越出。在湖底限制自己的呼吸到极限,才能觉出这世界存在的好处。他喘着粗气,使劲呼吸。

 

他师傅倒是讶异于他的成长,即便不说中指针对旅团的力量,酷拉皮卡在其他方面的修炼进展都太过迅速了。男人皱眉,在猎人测试中酷拉皮卡的各项能力皆均衡,如今被复仇驱使,过于局限了能力范围,到底不是件好事,对他的成长亦有害。只是看着他血红的双眼,男人到底没能说出“不”来。“你的念修行到家了,我没有什么可教你的了……”男人看着酷拉皮卡在湖边的背影,也不计较他听不进去自己的话。

 

他看着自己湖中的倒影,第一次觉出陌生。他觉得自己已经成为正在等待猎物的蜘蛛,用自己的生命来狩猎,嘭嘭嘭,他听见自己心脏的剧烈颤抖,这个人……是谁啊。

 

“你完成了考验……酷拉皮卡,你怎么了?快醒醒!”

 

医生说身体没有问题,也不像过度使用念造成的后遗症。男人有些焦急地看着怀里的少年,犹豫再三还是摸出了他的手机。联系人整齐地按着编号排列,男人扫了一眼,未接来电排得满,也不点开,只按下了紧急通话键。

 

雷欧力接起电话便嚷嚷,“你倒是舍得打电话给我了,我打了许多电话你都不接,真是太不够意思了吧。”倒是没有想到重要的人会是这种浮夸样子,和酷拉皮卡完全不一样。男人略解释了一番,对面倒是平静下来,问了一些证明身份的问题,便挂了电话。男人正疑惑着,过了会儿又接到了雷欧力的电话,“忘了问,你们现在在哪儿?”刚报了地址,电话又被“啪”地挂断。男人好笑地摇了摇头。

 

是个很好的朋友呢。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