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少年心事几人知

6、

他一个人盯着苍白的天花板,他以为自己会愤怒,但但明显,刚刚发泄一通后他觉得像洗了个澡,将脏东西全部冲走,全身轻飘飘的。他以为他会想很多事情,反噬而来的念让他困惑,原来蜘蛛也是会有感情的吗?可没有,他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他陷入了沉沉的黑暗中。一夜无梦。

 

再醒来是个很好的天气,他身上十分轻松,没有久病之人的虚弱与粘滞。旋律在他身边,问了他的身体状况后长舒一口气,端过来一碗汤药。“说起来,这些天都是雷欧力先生在照顾你,你又是发烧又是出冷汗,都是雷欧力先生替你擦的身子呢。”他听了这话,耳尖忽然发烫,他接过药喝了下去,摸索着床头,撕开了山楂饼的包装。“也是雷欧力先生特意买来的吧……我还奇怪他怎么喜欢这些……嗯,零食……”

 

他的手停住了,试图自然地拿回来,清清嗓子,想说点什么,这种莫名其妙的尴尬让他紧张。雷欧力这时跑了进来,手里拎着些特意去当地四处搜寻的零嘴,详细询问了其中的成分,避免与药性相冲。“醒啦酷拉,”雷欧力习惯性地检查了他的身体,仿佛之前的冲突根本没有存在过。他打开雷欧力过于靠近的手,试图唤醒两人不约而同的疏离。旋律有心说点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在雷欧力的示意下离开了。“病人请配合检查。”

 

沉着一张脸,雷欧力欺身上前,一把将他两只手紧紧攒着拉到头顶。两人双眼对峙呼吸交错,雷欧力凭着蛮力压制了他的挣扎,给他做了全身检查。攻防间他的气息逐渐紊乱,体力逐渐流失。雷欧力的动作却因为这示弱性的举动更加粗鲁,最终泄愤似地拍了几下他的手臂,注射进了营养剂。

 

“恢复得很不错,”雷欧力看着自己拍红的地方,苍白的皮肤晕上的艳色让他呼吸一紧。不应该的,将两人之间的气氛弄到如此僵硬。雷欧力有些懊恼,看着酷拉皮卡撇过头不再看自己。应该更加温柔地等待在一边,等酷拉皮卡自己想通,恢复成往日可靠的同伴。理智如此警告着自己,但是雷欧力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

 

凑到少年跟前,雷欧力一把抱住他,“你知道吗?酷拉皮卡,”不自觉地放轻了声音,雷欧力抱住酷拉略显瘦弱的肩头,朋友的温柔是真心实意的陪伴,但雷欧力并不满足于此,他想要的更多。

 

酷拉皮卡被这样直接的示弱弄糊涂了,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姿态面对这样的雷欧力,只僵硬地拍了拍后背,不知是安抚,还是劝人起来。雷欧力抬头,热切地注视着眼前的人,他几乎要被这样的眼神灼伤,不自觉避开那实体化的视线,又被雷欧力强硬地转过来捧着他的脸对视,“我是真得、真得、真得很喜欢你。”在这之前,雷欧力不知道自己会说什么,滚烫的心在胸膛里翻滚着,就要跳出来给眼前人看看它的颜色、形状以及种种无法宣之于口的心思。我想和你说话,想一直这样照顾你,想你对我笑,想你不再受伤,想你远离苦难。而在开口之后,雷欧力豁然开朗,原来那些莫名的情绪,无法控制的喜怒哀乐都是这个原因吗?

 

奇怪,连他自己都十分摸不着头脑,他向来是世俗之人,耳目鼻口心之欲不能免,见色心喜倒是有的。可酷拉皮卡是男人,一起冒险一起成长的同伴。那是他给自己挑选的家人,他承认这是他最想与之亲密的存在。

 

可这是喜欢吗?

 

和小杰、奇犽不同,酷拉皮卡并不是第一眼能太过亲近的人。或许是令人惊羡的美在同一性别人身上的不可言说的别扭,或许是那美被礼貌和冷静疏离开来,愈发高不可攀。雷欧力在两人成为同伴前只是欣赏,成为同伴后则对那样的美又爱又恨。因为他愈发了解酷拉皮卡,却不是愈发习惯那样的美,而是仍旧觉得其深不可测。

 

既能生死相托,又兴趣相投,并为他的美折服。

 

这不是喜欢吗?

 

刚开始是人品和实力的认可,确定是可以结交的伙伴;然后是性命相托的珍视,用鲜血浇灌出来的珍贵花朵。可其实是不一样的,其实并不需要答案的。只是想要更亲密的接触,更接近的距离,更理所当然的陪伴。雷欧力不想将心困在安全范围内,只一个劲地叫嚣着要冲破牢笼。于他来说这是十分新奇的体验,他们结伴旅行并未很久,并未深入了解对方的生活习惯与感情经历,但仿佛已经熟悉得如同自己的呼吸,重要到无可替代的存在。雷欧力曾经与青梅竹马大量时间相处,却也从未如此偏私于一个人,甘心为之付出一切。这个词或许空洞,却是他现在所能给予最恰当的解释。

 

比如说,“我能吻你吗?”这就是最为显著的不同。

 

曾多年混迹于市井,雷欧力不是不知道调情的手段,恰到好处的恭维与漫不经心的调笑才是心照不宣的暗号。过于认真的口吻去询问是新手的毛头小子才会做的事,过于程式化地体贴对方反而是最大的失礼。

 

可这却是雷欧力此刻心情最适当的表达,想不顾一切地倾泻这无处安放的渴望,却害怕这温度过于灼热而烧伤他。于是姿势也相当暧昧,类似恋人间久别重逢时的拥抱。明明对喜欢没有什么清晰的概念,只是挑剔于异性的身材与面容。因此从未认为自己会喜欢上男人,以为这两个词是无法连在一起的,主语更是和自己没有丝毫联系。

 

酷拉皮卡一动也不动。

 

他没有说话。

 

于是自制力土崩瓦解,雷欧力的吻落在了他的额头上,没有重量的呼吸一寸寸往下移动,他却觉自己受到最严酷的重力训练。羽毛般轻飘飘的吻落在眉间,鼻尖,“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吻伴随着两个音节落了下来,一声声揉进了吻里,全砸在了他的心上。雷欧力突地低头,轻轻咬上他的喉咙,他整个人一颤,却并不仅仅是由于注意力集中而敏感的身体。他的博学这时候更让他窘迫起来,这是雷欧力家乡用来像爱人宣称真心的仪式。

 

将你最脆弱的地方交给我,我来保护你的一切,必要时我会吃了你,免受他人的伤害,然后与你一同奔赴死亡。

 

他并不认同这种誓言,他紧绷的肌肤轻轻放松,正要说什么,雷欧力的吻落在了他的唇上。他试图忽视这久违的柔软触感,那是在绝对信任的范围内带着珍惜的触碰,他认为这种动作只属于亲人,可他无法解释他脸上的热度,以及头脑空白到想不起解释。那力度慢慢增大,是无法忽视的存在。

 

唇与唇的相贴近到底意味着什么,酷拉皮卡身体僵住,再没有余力思考问题。窟卢塔族的避世是怀璧其罪,也使他们更加封闭和内敛。这样的亲近太奇怪了,喜欢,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呢?虽然他向来成熟,自以为看懂这个世界的法则,但是对于情感,无法具体感知的东西不能用头脑去判断,而他凭着一腔愤怒从封闭的家乡出来,还来不及体会更为复杂的情绪。火红眼里是涌动的熔浆,可以熄灭他为自己的任何自私打算。雷欧力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再次专注地看着他。

 

“做这样的事情……是因为之前的怒火伤害到你了吗?”酷拉皮卡扭过头,试图给这行为寻找类似恶作剧的原因。雷欧力无声地容忍了他的质疑,“你知道的,酷拉皮卡,你这么聪明,你知道我到底为什么这样做。”他不做声了,雷欧力轻捏着他的下巴让两人对视,“我可是很狡猾的,如果你不回应的话,我就不认为你是拒绝了。”带着些急迫的收音,舔湿干燥的皮屑,吻上眼前因长久沉睡而显淡色的唇,温柔地侵入他柔软的口中。他第一眼看上去就有着自信到傲气、礼貌到生硬的疏离,而成为他的朋友之后才会知晓这是怎样好的一个人。无论世界如何残酷地对待他,他只挺起脊梁对抗,内心仍带着温柔的善良。所以全身上下才会这么软吗?雷欧力搂住他的腰,更加用力地吮吸着开始想要逃避的唇舌,来平息太过热烈的渴望。他明显过于慌乱,不知道如何去学习在吻中呼吸。雷欧力放开了他,喘着气,看他的脸和唇都异样的红,眼里带着些潮湿,以符合优秀猎人身份的实力将他狠狠摁倒在床上,再次吻上了他。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