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少年心事几人知

7、

旋律听到的心声有些奇怪,那是未曾在他们任何一个人身上听到过的,因此并不属于他们长久以来形成的性格,只是一时心事的反应。是紧张的、欢喜的、不解的、疑惑的各种交织的情绪,在试探与拒绝中相互拉锯,却是无比沁人心腑的声音。酷拉皮卡终于清醒过来,奇犽和小杰都十分高兴,而旅团也因为库洛洛而暂时按兵不动。他们也就安心下来去寻找进入贪婪之岛的办法。几人在机场告别,旋律听到的除了不舍,更多的是少年人对一定会再次见面的信心。雷欧力趁着酷拉皮卡不在意,拉住旋律叮嘱了一番,【……请替我看住他。】虽然这些医嘱和【男】朋友的关心已经对他说了很多遍,但还是不放心地再次对他身旁的人重述。是个很宽厚的人,适合成为医生或教师这样的角色。可是……他能包容已经决定独自承受自己命运的少年吗?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他们各自奔走上人生的旅程,又因命运而一次次深刻了彼此的联系。起码在这时,旋律相信他们是不会分开的整体,因为她从未听过如他们四人相处时更加和谐的心声。

 

因为是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艰苦温书的日子也不算难熬。雷欧力虽累积些经验,但到底没有系统学习,达到目标总要动心忍性。唯一用来调节他苦读生活的乐趣,就是从旋律那儿得知的酷拉皮卡的近状,可惜没有得到心上之人的一个电话。基于黑道组织已经被大规模清洗,这时是崭露头角的最好机会,为了收回族人的眼睛,他几乎没有时间来做出其他的表情。他对契约的回应是需要时间考虑,即使雷欧力知道这可能是在拖时间,清楚自己不可能被允许在他身边,雷欧力还是不由自主的答应,然后止不住失落,只在他受伤的时候被需要的感觉实在增加了对自己无能的痛苦。

 

他到底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给我答复呢?他会给我怎样的答复呢?希望能更加名正言顺地站在他身边,希望能把所有的都给他,希望……不会让自己如此不安。在梦里千奇百怪的答复——简直扰人胆肾皆疲,尤其是最后,无论他的回复是什么,自己的行动倒是出奇一致。他身上的气息清冽,然后被染上浓烈的腥,无法承受似的高昂着头,嗓音是只对特定人开放的媚,眼尾略慵散地扫……

 

然后就得醒来一脸尴尬,好吧,青春期的正常反应,雷欧力这样安慰自己。

 

窗外大雨滂沱,雷欧力总觉得心神不宁,温书也没什么劲头。他起身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凝视着窗外。灯光穿不透外面的漆黑,只是听着雨声沉闷地拍打着门,间和着风狠厉地嚎叫。这时候……外面不会有人了吧。半晌雷欧力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想什么。牛饮了口咖啡就要继续挑灯夜战,猛然间有风卷着雨重重砸上了门,雷欧力一惊,感觉心里好像要丢了一块似的,拿起电灯急着跑出卧室拉开了大门。他没有办法去把那种焦躁归因于天气——

 

雨不由分说,扑头盖脸地砸了上来,雷欧力侧身抵着门,一手拿着灯,一手遮向前额。努力地从缝隙里往外看去,他觉得这样就可以安抚他的情绪了。这个时候,这种天气,所有的人都应该呆在家里才对。

 

然后他就看到地上有个人的轮廓,慢慢在动了。应该是在转身。雷欧力心跳如擂鼓,不会吧……他盯着漫天风雨,立马脱下西装跑过去盖在那人身上,走进了才闻道丝丝的血腥味,心立刻紧了起来。“酷拉皮卡,你哪里受伤了?这个时候在外面淋雨,也不敲门,你疯了吗?”雷欧力边抱着地上的人往屋里跑,他立刻辨认出来这个人是谁,没有丝毫迟疑地叫出他的名字。边又担忧出了什么事,一气呵成地检查身体、换衣服。

 

“我还在想着,你什么时候会开门。”酷拉皮卡抬头,眼睛弯弯,从心底溢出了笑意。听到雷欧力的声音,他瞬间便如同脱力般,完全地依赖起了这个人。雨打湿了他金色的发,耷在额头上,使整个人都更温柔地让人怜爱起来,眸子里类似无力的喜悦像是久病初愈,从遥远的地方战斗归来。和雷欧力梦里一直出现的那张脸蓦地重合起来,无法继续控制自己奔腾的血液,只能紧紧地抱住他。这时候不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来这里,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确认他不是一个人,他不会再是孤单单的一个人了。

 

他已经清楚了答案。

 

雷欧力看着他沉睡过去的侧脸,安稳地像回到子宫。是因为在我这儿他才能如此安心,雷欧力叹了口气,猎人的资格证能让雷欧力知道一些隐秘消息,只是他选择去相信,他怎能不去相信在雨里静静等着他开门的人呢?当酷拉皮卡眼睛闭上时,那种凌厉的美便忽地柔和下来,可以仔细欣赏精致的五官。可这些日子里已经看够黑西装面无表情的脸了,果然还是觉得眉眼间的气质更加吸引人。可无论如何选择,他都是酷拉皮卡啊。

 

感受到略温暖的热度,他从床上醒来,不自觉就愣了下,尚迟钝的大脑转了转,方才想起来这是哪里。简洁的家具,黑白两色的装修,略显狭促的空间,他打量着四周,带着侵入痕迹的隐秘喜悦,知道他不过嘴上嚷嚷爱财,丝毫不懂自我享受。又拉开窗帘,尽情感受着温暖的来源,刚到早晨,天就大晴了。

 

卧室的门开了,他也懒得回头,只闭着眼任自己在太阳底下站着。“你这家伙……”雷欧力颇无奈地走进来,是损友亲近的语气,“乖乖听我这个医生的话,要是再敢淋雨,哼哼。”从后面搂住他的腰,酷拉皮卡被这样的亲昵烫到了,也没法去回嘴还没拿到医生执照之类的话。“快出去吃饭了。”早放开手引着他去洗漱。

 

等坐在饭桌前,才体会到对这个人的了解还是太少了。这样的年纪总是不肯在小事上浪费时间的,自己衣食住行的事他从来不愿多花时间解决。可雷欧力用来邀功的家乡特色小菜全是自己做的,全然没有了猎人考试中对厨房的憎恶。“自己一个人过久了,总要善待口味吧,而且性价比高……”被迫听完引以为傲地砍价能力,他略带嫌弃地吐槽过于贤妻良母的行为,嘴角却不自觉翘起。

 

这样的轻松,就像回到了家里一样。

 

很多事情他亦不知道是否正确,然而他已经被命运框死在这条道中,只能一个劲地往前走,不死不休。他不是不知道有其他更轻松的路,也不是不清楚正在其中的路走到底也没有什么会等着自己。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拖着别人和自己走上这条路。而且更不可以是雷欧力。这是他条件反射的结论,因此没有深究为什么更,这个更是在和什么人比较,又为什么认为雷欧力会愿意和自己一起走。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