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

少年心事几人知

9、

无迎接我归来的人,亦无可归之所。

 

小杰没事。

 

雷欧力推荐他参加猎人12支。

 

在前往黑暗大陆的船上,他要收回族人的眼睛,或许……可以了结这一切。

 

“酷拉皮卡,你怎么这时候才到,我可是准备和你一块过来的。”雷欧力的声音不自觉带着些赌气的埋怨。他们四人没有来得及小聚,雷欧力转述了之前的一段经历,在这危机四伏的船上不自觉就有些放松。雷欧力欠身,用一个吻偷走了他在唇边还未曾绽放的笑。“你需要直接应聘一个皇子的保镖身份去接近那个混蛋吗?”他的笑还是裂开花瓣,有些放松地靠在雷欧力的肩头,“嗯。”

 

可惜一切不曾如人所愿。不到最后,谁都不知道命运究竟会怎样残忍地对待一个人。只有命运,才能让人心甘情愿地走进早已准备好的结局。

 

当他被卷入王室之战中,看着那个婴儿,毫无自保之力,心中竟不自觉柔软起来。而等到雇主死在他面前时,他的眼瞬间变得火红,让那泪水如同血般艳烈。“就这点觉悟吗?不是以杀死我们为目标吗?”

 

仇人就在自己的眼前,可他好像已经被完全瓦解了斗志,他没有能力去保护,也没有资格被保护,只是任由眼泪带走每一分念。真正被摧毁,如同没有灵魂的躯壳。

 

骄傲的少年,你在为何哭泣?

 

为什么会为别人而流泪。

 

“闭嘴!”雷欧力的声音附着冷意,“你们这些人,有什么资格置喙。”旅团的6人围着他们,奇犽被弟弟带走,小杰拖着受伤的西索,眼里不仅是为同伴的愤怒。雷欧力虽然在骂着,心里却为敌我实力暗暗着急。他一把抱住失神的少年,“没事的,没事的。”或许是这温度唤醒了酷拉皮卡,让他知道他们到底置身于怎样的环境。雷欧力暗暗扫着广场,全部被念与怪物包围着,余光见到酷拉皮卡的食指向八点钟方向略微动了动。只意会地大规模佯攻,将在大陆中找到的毒粉全数向六人洒了过去。

 

骚乱只是一时,酷拉皮卡已经用锁链使那个蜘蛛成为‘绝’状态。伊尔迷不知何时接过了西索,和他们朝着不同的方向逃离。皇子的保镖试探着追击,全被扑克牌划破动脉,血染得土地甚是好看。“这下你欠我的帐可是很难还清了。”伊尔迷有些为难地歪头,用万年不变的平板语气道。“濒死”的西索收回纸牌,笑得恣意,带着万种风情。只是可惜对面人没有表情的脸上还是没有表情,显然是对他这种泛滥的荷尔蒙有了实在的抵抗力。

 

“毕竟已经签了‘夫妻’协议~一辈子给你打工❤卖身给你能还清吗☆”

 

酷拉皮卡他们才是蜘蛛的猎物。在那避无可避的诅咒直袭而来时,他竟然如释重负,幸好不是针对雷欧力。

 

我真得知道什么是正确的,我真得能判断出来什么是重要的吗?在面对生死的时刻,他却罕见地动摇了起来。雷欧力告白的场景历历在目,竟然好像是被时时重温的清晰。如果那个时候,不经过大脑理智地思考,而更加随心所欲些,那么我的回答……会是怎么样的呢?

 

然而这些想法不过是瞬息,他安然闭上眼的瞬息,在他被温暖的怀抱覆盖之前。

 

为什么啊!

 

不要啊!

 

命运实在无力对人生出多余的怜悯。

 

意识的剧烈喷发代价,是能力不受控制地倾泻而出,身体很快由于透支而失去知觉。这片黑暗大陆里充满着诡异的危险,使得人的潜能也在一瞬间被压榨出最大的爆发。人在探索未知的危险时,真正的恐怖却来自于同类,这是多么可悲的笑话。死亡来自于背后,来自于血脉相连的亲人。小杰抱着膝盖坐在船头,他说他想静一静,于是金离开了,奇犽也去找大哥伊尔迷。

 

真是冷啊……这里到处是黑夜,依稀听到这片大陆冷冷的嘲笑,对千百年来人类仍然重复相同的错误报以轻蔑的怜悯。

 

他依稀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醒来却不记得内容,只是怅然若失。

 

只是依稀觉得有朵自己的花,为了避免它凋谢,他将它深埋在寒冰底下,阻止了它的绽放。如果这些东西我都要失去,是不是干脆一开始就不要拥有,这才是好的选择?

 

从那片惨烈的大陆回来后,没有人说话。唯有沉默才能治愈那些悲伤的心情,如果开口他们怕会伤害到自己。这当然也是为了他人考虑,因为说实话,他们都不清楚同伴的悲痛到底有多深。很多时候,一件事对不同人的影响程度差异太大,甚至到了天南地北的程度。所以他们默契地回避了这个话题,将悲痛留在过去,留在失神的愣怔中,留在每个辗转反侧噩梦连连的梦里。

 

在那片未知的土地上失去的东西太多了,连少年人冒险的热血都渐渐冷了下来。只是没有什么能抵抗远方的诱惑,如同海妖的歌声,吸引着一群群勇者扬帆起航。因为目标或许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重要的是旅途。

 

他们还是带着雷欧力踏上征途,不过这次是为了拯救,他们仍然坚信着自己并没有失去同伴。

 

他感激于小杰和奇犽的体贴,因此对自己更为痛恨,只想着逃避,透支着自己的生命力去寻找解救之途。直到奇犽将雷欧力的手机递给他。

 

密码是他的生日。手机的存储空间简洁到无需多注意,除了那以他名字命名的文件夹。

 

原来步步都是在走进,却也是在远离,他却从未看清楚这一点。他以为自己在得到,其实一直在失去。他以为于对方这是最好的选择,却不过是将自己任性的将心意摁给对方,强迫着让对方去接受。知道最后,竟然眼睁睁看着爱人死在自己眼前,如同亲手毁灭了所爱。

 

他颤抖着点开,甚至因为手不稳,手机控制不住地摔了下去。

 

“希望,我能让酷拉皮卡,笑着活下去。”雷欧力久违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那是那个男人内心的柔软,是只对一人开放的角落。他没有救下来自己的朋友,所以努力成为医生,然而无论他医术如何了得,要如何医治朋友内心的创伤。他无法承受失去酷拉皮卡的痛苦。隔着手机都能听出他深沉的无奈与含笑的祝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才真正爱一个人甚于自己的生命。

 

“你要问原因的话……”他有些局促地笑了,然后深吸一口气,“你知道的啊,因为我爱你,希望和你既是恋人,也是朋友。”成为恋人会有多了解对方的权利,比朋友更加亲密;而朋友却在某些时刻比恋人更适合倾诉。如果可以,他想成为酷拉皮卡生命中所有重要的角色,参与这个人每个生命阶段。

 

他不知道听了多久,只是木然地坐在雷欧力的身边,直到手机的提示音打破了他的僵硬。那是身体防御外界伤痛的自然机制,用来伪装这假象,他能承担这一切,他知道雷欧力深沉的爱意。然而他终于是崩溃地哭了出来,“活过来啊!你这个不负责任的家伙,如果说爱我,活过来!你为什么舍得死掉啊!”喊着这种幼稚到极点的话语,不过是为了说出心底最热切最期盼最不可能中寻找可能的愿望。

 

仇恨早已如烟般散去,爱已经驱散了它们,重新占领了这个躯体,却比以前更适合被称为生命,鲜活的、生动的、热烈的生命。

 

原来,我早就找到了更为重要的东西。

 

“你这样子可称不上睡美人。”

 

“我曾经说过,猎人的工作是探寻重要文化遗产及稀少的动植物并加以保护,抓到重大刑事案件的罪犯。现在,你还愿意陪我去做这些事吗?”

 

“你说过要陪着我的,你说过要一直陪着我的。”

 

“我相信了哦。所以,请一定要……醒过来……我还有重要的话没有说出口。”

 

“我爱你。”

END

关于救赎又不单单是救赎的爱情故事,大概是爱吧,真正让人奋不顾身仍觉十分幸福。

 

 

 

 


评论

热度(6)